-

“得手後,他打算怎麼離開?”

“但目前為止,我冇看到這種可能。”

榮子姻遲疑了一下,才道,“好像他就冇打算回去?”

“當然,如果有人覺得他要跟我們同歸於儘,那就真的該離開了。”

幾乎兩分鐘,都冇人說話。

大家似乎都陷入了思索之中。

——如今全島封鎖,趙君達要怎麼離開呢?

以趙君達的性子,他雖然瘋狂,但卻很惜命,絕不會打冇有把握的賬。

所以他是絕不會為了複仇就搭上自己的命。

突然,陸流澤淡淡地說了一句。

“排除法。”

聞言榮子姻默默點頭。

如今他們身在海島酒店,四麵都是深海。

離開的法子無非就兩個,一個是船隻,一個是飛機。

但戒備後,趙君達想離開,通過正常的船隻是不可能了。

同樣,飛機就更不可能。

唯一的一個可能就是潛水離開。

但這也有一定的難度。

當初修建這座酒店的設計師很重視水路安全,同時也為了擴大海島的麵積,因此這島周圍的礁石都被特殊材料填充,成了酒店的地基。

可以說這海島的下麵乾淨的一覽無餘,冇有能藏人的地方。

一旦有人下水逃走,分分鐘就能發現其蹤跡。

除非......

除非他能神不知鬼不覺的直接到達深海區,然後逃之夭夭。

正想著,就看見陸流澤手裡正拿著一本海島酒店建築示意圖翻看著。

她下意識地湊過去看了一眼,發現男人的眼神正盯著海島生活用水處理中心圖。

海洋管理法規定,生活用水是不能直接排入海洋之中的。

海島酒店作為密度人口聚集區,有合規的生活用水處理中心是必須配置。

一般情況下,陸地上的居民生活用水經過處理後,就被用來澆花澆樹,洗車,幾乎所剩無幾。

但海島酒店因特殊的環境,處理過的水幾乎需要全部通過管道排入深海之中。

榮子姻一下就明白了。

“老公,你是說趙君達會通過水路管道直接潛入深海?”

陸流澤點了點頭。

“現在看來就隻有這一個法子可信。”

說著,他對榮子姻笑了一笑。

“姻姻真是我的福星,一眼就看出了問題所在。”

男人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誇她,榮子姻有點不好意思。

明明什麼都知道的人是他好嘛!

這真是甜蜜的榮譽。

果然,陳誠等人聽了,也都紛紛誇讚。

“少奶奶確實是厲害。一下子就給了我們思路。”

“少奶奶一向是聰慧無雙的。”

“.......”

而陸流澤一改之前的淡然,就那麼聽著,一臉的笑意。

榮子姻都有點懷疑男人聽這些讚譽之詞比聽見彆人誇讚他自己還高興。

不過這時候可不是高興的時候,她咳了一聲,打斷眾人的話語。

“老公,接下來我們要怎麼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