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剛衝進來,便如爛泥一般癱在地上,氣喘籲籲,

“火麒麟大人大事大事不妙”

“咱們的人,全部中毒,體虛無力,甚至無法站立”

“您您快去看看吧。”

什麼!

火麒麟和水麒麟匆忙衝出指揮室,

指揮室外麵,麒麟國會的人全都癱在地上,有氣無力,麵色慘白,如待宰羔羊。

毫無疑問,這些都是冥麒麟乾的。

火麒麟吃人的目光望向冥麒麟:“冥麒麟,你他媽好大的手筆。”

冥麒麟微微一笑:“過獎過獎。”

首髮網址

他掏出無線電,喊了一聲:“進來吧。”

頓時,黑壓壓的人群衝了進來,迅速控製住全場。

這些都是金麒麟的手下,隻要金麒麟一聲令下,他的人就能把這裡所有人都給殺光。

金麒麟道:“火麒麟,奉勸你還是認清現實,低頭認輸吧。”

“現在承認我麒麟王的身份,我可以給你個機會。”

火麒麟看了眼水麒麟,最後無奈歎氣,

他走到金麒麟麵前,滿麵屈辱的單膝下跪。

水麒麟見狀,當即就氣炸了,

“火麒麟,你他孃的就這麼點骨氣?這就低頭認輸了?”

“草,老子瞧不起你。趕緊站起來,否則休怪老子不認你這個兄弟了”

火麒麟根本冇理會水麒麟,繼續朝地上跪去。

終於,他膝蓋接觸到地麵,

“火麒麟拜見麒麟王大人”

此時,異變突生,

火麒麟猛的從懷中掏出一把匕首,凶猛的刺向金麒麟。

而金麒麟卻早有防備,

在火麒麟掏出匕首的瞬間,金麒麟便一腳飛踹,直把火麒麟踹飛了。

落地後的火麒麟,半條命都冇了,吐出的血能裝滿兩個礦泉水瓶。

水麒麟見狀,也憤怒的衝向冥麒麟,

不過,他無法爆發氣勁,當然不是冥麒麟的對手,

冥麒麟輕鬆一掌,就把水麒麟給拍飛了。

金麒麟漠視全場:“還有誰不服?”

現場鴉雀無聲,無人敢應答。

金麒麟得意道:“那麼,從現在起,我便是這麒麟國會的王,麒麟王了”

我不同意!

一道高亢的聲音,從聖殿入口處傳來。

眾人循聲望去,

一道質樸的身影,緩緩走進來。

金麒麟一眼就認出對方來,

這不是那位曾內定為麒麟王妃的蘇清荷的老公嗎?

他怎麼來這兒了,還敢如此口出狂言。

眾人並不知,嶽風就是麒麟王。

金麒麟麵色不善的看著他:“你叫嶽風是嗎?”

“這是我們麒麟國會內部的事,奉勸你乖乖滾蛋。”

“否則,我不介意把你的小命留下。”

嶽風道:“麒麟國會乃國之重器,國家興亡,匹夫有責。”

“我也是大夏公民,這事兒怎麼能跟我沒關係呢?”

“你敢謀朝篡位,今天我便要替天行道,斬妖除魔。”

嗬嗬!

金麒麟一臉不屑:“就憑你?”

嶽風:“就憑我!”

金麒麟:“算了,既然給你機會你不珍惜,就休怪我心狠手辣了。”

“冥麒麟,乾掉這傢夥,彆來擾我清淨。”

明白!

冥麒麟立即衝向嶽風,爆發氣勁,準備一招取其性命。

對於冥麒麟的進攻,嶽風甚至都不正眼直視,毫無反抗的意思。

直等冥麒麟夾雜著磅礴氣勁的拳頭即將轟到自己身上,嶽風才終於出手。

他隨意伸手,竟輕鬆拿捏住了冥麒麟的拳頭。

冥麒麟感覺自己的拳頭像是轟在了一塊石頭上,強大的反衝力,讓他拳頭生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