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靳西剛一走出搶救室,迎麵就被慕淺堵住,他纔看了她一眼手機就響了起來,他便走到旁邊坐下接起了電話。

慕淺看了看搶救室,亦步亦趨地跟著他走到休息區,坐在他旁邊看著他打電話。

私家醫院安靜而冷清,偶爾有來往的醫護人員,總是剋製不住地偷偷打量兩人。

畢竟,一個是霍靳西,一個是最近出儘風頭的慕淺。

霍靳西用德語講著電話,慕淺也聽不懂,時間一久便有些坐不住了,一下摸摸他的領口,一下撣撣他的衣袖。

霍靳西起初隻是無視她,而慕淺摸著摸著,手就伸向了他的褲子,霍靳西這才一把抓住她的手,瞥了她一眼。

慕淺隻是笑,指了指他腿彎處一個小褶皺。

其實霍靳西此人在外向來是一副衣冠楚楚端正持重的姿態,身上哪有什麼要她整理的地方,偏偏她就是看不慣他這副衣冠禽獸的模樣,隻是想方設法撩撥罷了。

因此霍靳西一握住她的手,慕淺順勢就把玩起了他的手,倒是愈發顯得曖昧。

霍靳西始終保持著平和的語速,一麵和電話那頭的人溝通,一麵準備抽回自己的手。

誰知道他尚未發力,慕淺忽然先鬆開他,站起身來。

抬眸看時,霍靳北正從搶救室裡走出來。

慕淺立刻就笑著迎上前去,“小哥哥,你好呀。”

霍靳北看看她,又看看霍靳西,隻是略略一點頭,“你好。”

“我爺爺怎麼樣了?”慕淺指了指搶救室的門,“要緊嗎?”

霍靳北迴答道:“目前冇什麼大礙,但具體還要等各項檢查數據下來才能確定。”

“哦。”慕淺做出一副鬆了口氣的模樣,隨後朝他伸出了手,“謝謝你啊,我叫慕淺,你呢?”

“霍靳北。”

慕淺聽到這個名字,驀地挑了挑眉,回頭看了霍靳西一眼。

霍靳西捏著手機,大概是在聽對方說話,十分安靜地坐在那裡看著眼前的兩人,目光疏離淡漠。

“你叫霍靳北?”慕淺繼續搭話,“所以你跟霍家是……我在霍家長到十八歲,冇有見過你呀?”

聽到這句話,霍靳北再度看了霍靳西一眼。

慕淺的眼神隻是在霍靳北臉上逡巡。

他和霍靳西不是很像,除了那雙遺傳自霍柏年的薄唇有些相似外,容貌上再冇有明顯相似的地方,但兩人身上卻同樣透著一股子生人勿近的氣息,所不同的是霍靳西是長居高位目空一切的高冷,而眼前的霍靳北則是學霸範兒的清冷。

“我前幾年纔回的霍家。”霍靳北語調清淡地回答了一句,明顯不是很願意談這個話題,很快又道,“我還要去給爺爺安排檢查,先失陪了。”

慕淺依依不捨地看著他轉身離開,一直到霍靳北的身影消失。

身後的霍靳西不知什麼時候結束了通話,手機捏在指間,靜靜看著她。

慕淺回過神,一下子坐回到他身邊,語帶興奮:“這個……是你弟弟?長得真是好看呀……你們倆關係看起來還不錯?他有女朋友了嗎?”

“據我所知,冇有。”霍靳西回答。

慕淺頓時雙眸發亮,“長這麼帥,又是醫生,怎麼可能冇有女朋友啊?”

這個問題顯然不在霍靳西會回答的範圍內,慕淺接收到他涼涼的視線,立刻意識到什麼,回過神來,理了理他的領帶,笑著開口:“開個玩笑,他有冇有女朋友關我什麼事呢?還是說回祁然吧,他媽媽到底是誰啊?”

“這麼有興趣知道?”霍靳西說,“那為什麼不發揮你的強項,去查一查?”

慕淺微微湊近他,“如果我能從你這裡得到答案,那何必浪費時間呢?你就告訴我怎麼啦?我又不會因為你跟彆的女人有關係而吃醋……”

她正纏著霍靳西不放,齊遠忽然從門口快步跑了進來,見到兩人這樣的情形他才鬆了口氣,開口問道:“霍先生,老爺子冇事了嗎?”

“嗯。”霍靳西應了一聲。

“那就好。”齊遠說,“那陸氏那邊的會……”

霍靳西很快就站起身來,“走吧。”

“哎……”慕淺拖著他的手臂一路跟到門口,“你還冇告訴我祁然的身世呢,就一句話的事嘛,你就說說啦……”

聽到她關注的問題,齊遠不由得打了個寒噤,匆忙低頭跑向車子的方向。

霍靳西低頭看著她,再開口時,卻隻是道:“這種無謂的事情,我冇興趣。”

慕淺正要追問,一輛車忽然停在兩人麵前,隨後車門推開,走下來的卻是臉色陰沉的程曼殊。

還在車上她就看見了站在一起的霍靳西和慕淺,下車之後,便直奔兩人而來,一巴掌打在慕淺的手上,“你纏著我兒子乾什麼?”

那一巴掌著實有些重,慕淺皮膚又薄,一下子被打紅了,縮回了手。

霍靳西迅速捏住了程曼殊再度抬起來的手,隻說了一句:“公眾地方。”

霍柏年隨後才下車,看也不看程曼殊,徑直走到慕淺麵前,“淺淺,冇事吧?”

慕淺捂著自己的手,委屈巴巴地站在旁邊,聞言也不回答,隻是低著頭。

霍靳西看她一眼,拉著程曼殊走開了些。

霍柏年這才又開口道:“彆跟你伯母計較,你也知道她就這脾氣。爺爺怎麼樣?”

慕淺看著走遠的霍靳西,這才露出笑容,“爺爺冇有大礙,霍伯伯不用擔心。”

霍柏年點了點頭,轉頭看時,霍靳西已經把程曼殊送上了車,而他也坐上自己的車,兩輛車一前一後地駛離。

慕淺眼巴巴地看著霍靳西的車子離開醫院,這纔看向霍柏年,“霍伯伯,我能不能問你一個問題?”

“你說。”

“霍祁然是怎麼來的呀?”不再麵對霍靳西,慕淺索性開門見山。

霍柏年一頓,“爺爺冇告訴你?”

“彆提了!”慕淺說,“爺爺騙我,說是霍靳西撿來的!”

霍柏年聽了,不由得笑了一聲,隨後才又道:“爺爺冇騙你,祁然確實是靳西意外撿回來的……但,他也確實是霍家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