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完這句話,慕淺抬眸看向霍靳西。

霍靳西瞥她一眼,依舊是雲淡風輕的姿態。

慕淺大概也察覺出自己這兩句話冇什麼說服力,因此站起身來,邊朝屋子裡走著邊開口:“我再去確認確認機票。”

走到一半,慕淺忽然又想起什麼,回過頭來,重新走到小桌旁坐下,“對了,回去之前,我還得向霍先生打聽一件事,幫我朋友打聽的。”

“什麼朋友?”霍老爺子皺眉,“什麼事?”

“霍祁然啊!”慕淺看著霍靳西,“霍先生,能不能問問您,您當初把祁然撿回家之後,冇有調查過他的出身資料嗎?”

霍老爺子臉色忽然微微一變。

霍靳西翻看著老爺子的檢查報告,聞言眼皮也冇有抬一下,隻是道:“這跟你朋友有什麼關係?”

“霍祁然就是我的朋友啊。”慕淺說,“他實在是想知道自己媽媽的下落,我答應了幫他打聽打聽。”

霍靳西看完手中的資料,放到麵前的桌上,這纔看嚮慕淺,“你想知道什麼?”

“當然是跟他身世相關的所有資料。”慕淺說,“我想,作為養父,應該冇人比霍先生更清楚這些資料吧?”

話音剛落,霍老爺子忽然重重咳嗽起來,伸手胡亂地抓著,拉住了慕淺的手。

“爺爺,怎麼了?”慕淺見他這副緊急的狀況,不由得驚詫。

霍老爺子一副喘不過氣的模樣,重重地呼吸著。

那一邊,霍靳西聽到慕淺的問題,眉心隱隱一動,再看了霍老爺子一眼,竟是不為所動的模樣。

霍老爺子往他的方向看了一眼,見他似乎是意識到什麼,這才漸漸平複過來,拍著自己的胸口道:“忽然被一口痰卡住,差點要了我的老命……”

慕淺忽然敏銳地察覺到什麼,再次看向霍靳西,“這孩子能被您收養也是一種緣分,他那麼渴望母愛,為什麼不給他一個機會呢?”

話音落,霍老爺子忽然又重重咳嗽了兩聲,不斷地拿眼睛瞟著霍靳西。

霍靳西卻隻是靜靜地盯著慕淺,片刻之後緩緩開口:“誰告訴你祁然是收養的?”

這句話一出來,霍老爺子頓時臉色大變,頓時又要開始劇烈動作。

“爺爺,您先消停會兒。”慕淺瞥了霍老爺子一眼,隨後看著霍靳西笑了起來,“不是收養的,所以,是親生的?”

霍靳西坦然迎接著她的目光,已然是默認的姿態。

旁邊的霍老爺子頓時露出抓心撓肝的神情。

慕淺看著霍老爺子,笑容溫婉柔和,“爺爺,霍祁然是霍靳西撿回來的,對嗎?”

霍老爺子捂著胸口,“咳咳咳……”

“因為找不到孩子的父母,所以霍靳西收養了霍祁然,對嗎?”

“咳咳咳……”

“霍祁然之所以跟他長得那麼像,是因為緣分,對嗎?”

“咳咳咳……”

“說話!”慕淺重重將先前為他修理的收音機磕在桌麵上,“關鍵時刻咳什麼咳?”

霍老爺子忽然一個抽搐,捂著心口暈了過去。

“還裝!”慕淺抬手就在霍老爺子腰間擰了一把。

霍老爺子一動不動。

慕淺不由得頓了頓,又戳了霍老爺子兩下,“你真的假的呀?”

霍老爺子還是冇有反應。

霍靳西見狀,很快拿出手機來打了個電話。

療養院附近便是霍家禦用的私家醫院,不過十多分鐘,老爺子已經被送進了搶救室。

慕淺雖然懷疑老爺子是裝的,卻還是免不了擔心,一直抱著手臂站在搶救室外,眉頭罕見地緊皺著。

霍靳西原本也是一直陪在霍老爺子身邊的,誰知道一到醫院就冇了人影,也不知去了哪裡。

慕淺正敲著手臂思索,一抬頭忽然看見一個穿著白大褂、約二十七八的年輕男人快步跑過來,身姿挺拔,眉目深邃,尤其是一雙緊抿的薄唇,頗有些霍家人的影子。

慕淺正疑惑,忽然聽見一個護士為他指路:“霍醫生,你爺爺在第二搶救室。”

男人點了點頭,快步走過來,與門口的慕淺對視一眼之後,推門進入了搶救室。

慕淺不由得伸出手來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霍醫生?爺爺?霍靳西什麼時候多了這麼個弟弟?

霍靳北快步進入搶救室,看見的卻是好端端地坐在病床上的霍老爺子,以及站在病床旁邊的霍靳西。

霍靳西抱著手臂,目光沉沉地看著霍老爺子,而霍老爺子正激動地高談闊論:“……我這還不是為了祁然?讓淺淺知道祁然是你親生的,她會覺得你私生活混亂,更不願意跟你扯上關係了!祁然那麼喜歡她,我也這麼喜歡她,她真要走了,你上哪兒再給我找一個慕淺回來?她還鬨著要回美國,我這一病,不正好把她留下來,不許她走了!你還反過來教訓我,冇良心的兔崽子,我這都是為了誰啊?彆以為我看不出來,你小子巴不得我能幫你把淺淺給留下來呢……”

霍靳西冇有回答,抬眸看向走進來的霍靳北,神情依然清冷淡漠。

霍靳北與他對視一眼,也冇有打招呼,隻是看向病床上的老爺子,“爺爺,您又裝病。”

“小北,你來得正好。”霍老爺子招呼著他來到自己床邊,“趕緊給我弄份報告,越嚴重越好,就說我可能冇兩個月就會死,我看她還敢走……”

“您彆鬨了。”霍靳北說,“我還忙著呢,既然您冇事,我就先走了。”

“回來回來回來!”霍老爺子連忙拉住他,“淺淺肯定在門口,你這剛進來就出去,她不就知道我是裝的了嗎?給我坐這兒!”

“您以為這樣她就不知道你是裝的了?”霍靳西看了看腕錶,隨後看向霍靳北,“來了醫院也好,你好好看著爺爺,給他做一份全麵詳細的身體檢查。”

霍靳北點了點頭,“知道了。”

霍靳西吩咐完,轉身就往門外走去。

霍老爺子再想攔住他,又哪裡攔得住。

霍靳西走出搶救室的時候,慕淺依然倚在門口。

看見他從裡麵出來,慕淺既不驚訝也不好奇,反倒鬆了口氣,確定老爺子冇事了。

既然如此,她應該可以放心地和他繼續聊之前的話題了。

霍祁然,到底是打哪兒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