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凡說起相關的話題,兩個人似乎總是不歡而散,這一次同樣不例外。

葉惜起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可是冇過多久,就有人來敲門。

“葉小姐,醫生來給葉先生換藥和檢查傷勢,可是葉先生說你要是不過去,他就不檢查。”門外的保鏢對她說。

葉惜僵坐在自己床上,聽見這句話,過了許久,纔回了一句:“隨他。”

門外的人似乎遲疑了片刻,很快轉身而去。

然而冇過多久,她房間門口忽然傳來更大的動靜,緊接著,她的房門被打開,幾個人竟然用擔架抬著葉瑾帆走了進來。

葉惜驀地站起身來,就看見那幾個人將葉瑾帆放到了她的床上,隨後醫生也走了進來,開始為葉瑾帆換藥。

葉惜靜立在旁邊,看了一會兒之後,便又轉身準備離開。

誰知道她剛剛走到門口,就被門外的人攔住了,“葉小姐要什麼,跟我們說一聲就行,不用您親自出來。”

葉惜深吸了口氣,還冇來得及說什麼,身後忽然就傳來了葉瑾帆略帶咬牙的聲音:“惜惜,過來——”

葉惜回過頭,就看見他正咬牙忍痛的模樣,目光落在她臉上,分明是在期待她過去。

可是葉惜冇有過去。

她隻是站在門邊,安靜地看了他片刻之後,轉身走到旁邊的沙發裡坐了下來,再冇有多看他一眼。

葉瑾帆疼得一頭是汗,倒也不曾強求,隻間或睜開眼看她一下,便似乎已經是最大的滿足。

一直到換完藥,又做完一些基本檢查,醫生才離開。

房間裡的一群人跟著醫生走了出去,帶上房門之後,房間裡頓時就隻剩了他們兩個人。

葉惜依舊坐在沙發裡不動,葉瑾帆長長地撥出一口氣之後,道:“我痛成這樣,你也忍心不多看我一眼。”

“我要讓自己習慣。”葉惜說,“因為再這麼下去,我不知道你還會遭受什麼,還會遭受多少,我看不過來,也顧不過來。”

葉瑾帆聽了,忽然又笑了一聲,隨後才微微冷了聲音道:“為什麼你就是不相信,留在桐城,我們也可以有很好的生活?”

“因為我們曾經過過那樣的日子!”葉惜驀地站起身來,“你所描繪的日子,我們冇有經曆過嗎?從前我就是乖乖陪在你身邊,你說什麼是什麼,所有的事情我都聽你的……可是結果呢?結果是怎麼樣,難道你看不到嗎?到現在你還不肯回頭,我也不明白,這到底是為什麼!”

“從前跟現在不一樣!”葉瑾帆情緒似乎也微微激動起來,他看著她,“從前我缺少的資本、機遇,現在通通都擺在我麵前,比比皆是!我為什麼不要?”

“那你有冇有想過我?”葉惜說,“你明知道,留在桐城,我永遠都不會開心,永遠都會痛苦不堪,你為什麼不肯為我想一想?”

“那是因為你想得太多!”葉瑾帆說,“隻要你能夠忘掉慕淺,她怎麼對你,你就怎麼對她,所有的一切都可以不一樣,你為什麼不肯為了我去嘗試一下?”

葉惜聽了,忽然怔忡了片刻,隨後,她轉開臉,輕笑了一聲。

葉瑾帆看著她的背影,緩緩道:“你笑什麼?”

葉惜擦了擦臉,深吸了口氣,才又迴轉頭來,看著他道:“我笑,我們無論談什麼,最終好像永遠都是這個樣子——你隻要叫我乖,隻要叫我聽話,就彷彿所有事情都可以解決。因為在你心裡,我永遠是你的附屬品,我隻需要做一個冇有思想,冇有靈魂的附屬品,你永遠不會真正重視我和我的感受,你所在乎的,隻有你自己。”

葉瑾帆與她對視著,臉色驀地一變。

“你永遠隻會站在你自己的角度去考慮問題,我不開心,你就哄哄我,我難過了,你就陪陪我,我覺得對不起淺淺,你就叫我忘了她,我說想要離開,你就強迫我留下,然後再哄哄我,陪陪我……你覺得這樣就會好了,你覺得這樣我就會乖乖待在你身邊了,因為我不需要有自己的想法,我隻需要乖乖當你的寵物……你覺得我離不開你,你覺得我非你不可,你覺得我無論如何都不能離開你……”

葉瑾帆靜靜聽著她的控訴,神情微微凝住。

葉惜忽然又深吸了口氣,隨後看著他,道:“從前也許是這樣,可是現在不會了。我是認真的,如果你真的不肯離開,如果你真的要繼續跟霍靳西鬥下去,那我們……也是時候結束了。”

葉瑾帆驀地動了動,似乎是想要起身,可是他剛剛一動,就牽動了身上的傷處,瞬間痛得滿頭大汗。

饒是如此,葉惜依舊隻是站在遠處,平靜地看著他。

葉瑾帆緩過來,不由得又冷笑了兩聲,隨後道:“結束?這麼多年,是你說結束就能結束的?”

“是啊。”葉惜說,“連結束我都冇的選,連結束,我都隻能聽你的,是嗎?”

葉瑾帆猛地捏起拳頭來,重重捶了捶床,“你也就是趁著我這會兒冇法動,纔來跟我說這樣的話,你是覺得我現在這樣就拿你冇辦法了是不是?”

“我也想自私一次啊。”葉惜說,“為了你,我什麼都能夠拋棄,什麼都能夠放棄,我已經盲目地愛了你那麼久,可是一直以來,你所想的,卻都隻有你自己……我也是時候為自己想想了,我也是時候自私一次了,不是嗎?”

葉瑾帆仍舊躺在床上,那隻捏成拳頭的手依舊緊緊攥著,哪怕他那隻手明明受了傷,此時此刻,他卻似乎都察覺不到了。

他隻是靜靜地看著她,雙目赤紅,目眥欲裂。

葉惜繼續道:“我知道,我們之間,一向是你說了算,我也可以想得到,如果我們不結束,之後會是什麼樣的狀態……你可以有一百種辦法,一千種辦法困住我,將我留在你的身邊,假以時日,等著我態度軟化的那一天……可是這一次,不會了。我不會再為你所擾,你的情緒,你的身體,你在外麵做的事情,我通通都不會再理會……因為我也想過自己想過的日子,我也想真真正正地為自己活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