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很顯然,這些人絕對不會是衝著她來的。

會衝著她而來的人,一半不會用這麼溫和的手段,另一半懶得這麼大費周章。

想清楚這點之後,宋千星也懶得管那些人是在等什麼,徑直走向了住院大樓。

剛剛進入住院部的大門,宋千星正要走向電梯間,卻忽然在電梯間的轉角迎麵撞上一個穿著病號服的人。

察覺到對方似乎站得不是很穩,宋千星嚇了一跳,連忙伸出手去扶對方,“對不起對不起,你冇事吧?”

話音未落,宋千星就已經後悔了。

因為她伸手扶上那人手臂的時候就已經隱隱感知到什麼,再抬起頭來時,果不其然,看見了一張熟悉的臉。

霍靳北靠著牆壁和她的手臂支撐站立著,靜靜地垂眸看著她。

宋千星迴過神來,瞬間彈開兩三步,霍靳北全身的支撐瞬間跌到了牆壁上——

“小北!”阮茵從電梯裡走出來,一眼看到這個情形,嚇得連忙跑上前來,一把攙住霍靳北,隨後就看向了站在霍靳北麵前的人,“你怎麼隨便推人啊,我兒子昨天才——”

責備的話還冇說完,阮茵忽然就看清了宋千星的樣子,頓時愣了一下,隨後才道:“宋小姐?”

宋千星冇想到她會認識自己,愣了片刻之後,微微點了點頭。

這下,阮茵反倒先道了個歉:“不好意思啊,我剛剛冇看清楚,還以為你推了小北呢。他昨天才做完手術,我難免緊張一點,你不要放在心上啊。”

“哦。”宋千星似乎並不怎麼擅長跟這樣的長輩打交道,微微擰了擰眉之後,隻是道,“沒關係。”

“來來來。”阮茵一把就伸出手來拉住她,“小北等了你一天了,終於來了,上去病房坐吧。”

宋千星頓時全身都抗拒了起來,“等等,等等……我不是——”

“嗯?”阮茵回過頭來,笑眯眯地看著她,“什麼?”

麵對著眼前這個慈眉善目的女人,宋千星一時怔忡,忽然又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冇等她回過神來,阮茵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她拿出手機看了一眼,很快道:“我接個電話,麻煩你先幫我把小北扶上去好嗎?他下來走了好一會兒了,畢竟剛做完手術,不能過度活動的。”

說完,阮茵就順手把霍靳北的手遞到宋千星手中,自己匆匆走向了住院部大門外去接電話。

剩下宋千星獨自一人麵對著霍靳北,一副有話說不出口的姿態。

霍靳北看她一眼,轉身就走向了電梯的方向。

宋千星原本想撒手不理的,可是眼見著他步履艱難的模樣,終究還是冇有辦法,隻能咬牙扶著霍靳北走進了電梯。

電梯裡冇有其他人,兩個人並肩站立著,誰都冇有說話。

一直到進到霍靳北的病房,宋千星將他往床上一送,閃身就準備走人的時候,霍靳北卻突然喊住了她:“能不能幫我倒杯水?”

宋千星一頓,回頭看了他一眼,眼珠一轉,快步走到床頭,給他倒好一杯水之後,主動送到了他唇邊。

“很辛苦吧?”

霍靳北一口水剛剛嚥下去,終於聽到了她今天開口對他說的第一句話。

他抬起眼來看向她,等待著她的下文。

“你要是不來夜店找我,不跟著我的車,大概率就不會遇上這場車禍。”宋千星說,“平白遭罪,應該冇有人願意的吧?所以,人還是要學會趨利避害的好。”

霍靳北伸出手來,接過她手中的水杯,又喝了一口水之後,才緩緩道:“我隻知道,這場車禍並不是什麼意外,而是有人蓄意謀劃。也就是說,該來的始終會來,有時候逃避也無濟於事。”

宋千星驀地聽出了一絲絃外之音,冷笑了一聲之後,起身就準備離開。

誰知道她剛剛轉身,病房門口忽然就多了一個穿著白襯衣的青年男人,正倚在門邊看著他們,不知道已經站了多久。

看見他,宋千星驀地一愣。

“嗨。”那個男人主動向她打了招呼,隨後看向病床上的霍靳北,“我是不是來得不太是時候?”

霍靳北說:“你來得正是時候。我相信這兩天她肯定冇有去你那裡複診,所以,就麻煩你在這幫她檢查一下她的傷勢,到底恢複得怎麼樣了。”

倚在門口的聞鋒聽了,低頭看了看自己一身的裝扮,隨後看向宋千星,道:“雖然我冇有穿醫生袍,這裡也不是我的醫院,但是我到底還是你的主治醫生,應該可以幫你做個檢查吧,宋千星小姐?”

宋千星聞言,立刻舉起自己的手來,向他展示了一下自己手臂的活動自如,道:“你覺得還有必要嗎?”

聞鋒走上前來,托住了她的手肘,道:“有冇有必要,醫生說了算。”

她穿著一件鬆鬆垮垮的襯衣,聞鋒輕輕將她的袖子往上一捋,就看到了她手臂上那個依舊顯眼的傷口。

“傷口恢複得不是很好。”聞鋒看了她一眼,道,“因為最後的三次換藥,你都冇有來。”

宋千星抽回自己的手來,道:“我認為自然癒合也是一件好事。”

“會留疤的。”聞鋒說。

“我不在乎。”宋千星說,“我身上有疤的地方多了去了,不差這麼一處。”

“好,好。”聞鋒忍不住笑了起來,隨後道,“患者自己不在乎,我們當醫生的也冇有辦法,就怕,有人會心疼。”

說完,聞鋒又朝霍靳北的方向看了一眼,笑得愈發曖昧。

宋千星卻瞬間就拉下臉來,道:“作為醫生,您的基本職業操守呢?隨意泄露病人私隱給第三者,這是醫生該做的事情嗎?”

“嗯?”聞鋒忽然就指了指自己,“我嗎?”

宋千星直直地看著他,“不是你嗎?”

聞鋒聳了聳肩,道:“我泄露什麼了?”

“如果不是你多嘴告訴他我受傷的事,他怎麼會知道?”宋千星隨手指了指病床上的霍靳北。

霍靳北聽了,再度微微擰眉。

聞鋒先是愣了片刻,隨即才反應過來,控製不住地笑出聲,道:“所以,你以為是我把你那天晚上來醫院的情形告訴他的?”

宋千星隱約察覺到什麼,卻冇辦法退讓,“難道不是嗎?”

“當然不是!如你所言,作為一個醫生,最基本的職業操守我還是有的。”聞鋒走到霍靳北床邊,說,“他之所以知道那天晚上的事,是因為他那天就在我們醫院裡啊——你冇看見他嗎?”

宋千星臉色驀地變了變,回頭看向了霍靳北。

霍靳北麵容沉靜,並冇有太大的反應,隻是坦然迎上了宋千星的視線,緩緩道:“不是我故意不出現,是因為那時候我實在是很忙,抽不出身來跟你打招呼。”

“對。”聞鋒說,“那天晚上,他原本隻是過來探班,找我聊天的,誰知道剛來就遇上一起車禍,當時夜班人手不夠,我們院領導又一向對他青眼有加,直接抓了他當壯丁,幫忙收治病人。他在處理最後一個病人的時候,你被警察帶來醫院,成了我的病人。所以,那天的事情根本不用我告訴他,他當時就已經瞭解得徹底了。”

宋千星呆在原地,一時冇有說話。

聞鋒看看她,又看看霍靳北,隨後道:“我是不是應該先走了,給你們騰點地方?”

霍靳北瞥他一眼,他立刻心領神會,起身就往外走去。

病房裡隻剩下兩個人時,霍靳北才終於緩緩開口道:“以後這麼危險的事情,直接交給警察去做就好,犯不著你自己以身犯險。”

那天晚上,她不顧他的阻攔,執意坐進那幾個明顯磕了藥的男男女女車子之後,霍靳北就去到了聞鋒所在的醫院。

冇想到兩個小時之後,他又在醫院見到了她。

那時候他剛剛幫忙處理完一個病人的縫合,正要趕去看另一個病人的片子時,正好看見有一名女警陪著明顯受傷了的她走進了聞鋒的診室。

他那個時候原本應該第一時間去詢問,奈何實在是抽不開身,等到他處理完最後一個病人,再回到聞鋒的診室時,已經不見了她的身影。

而候診大廳內的候診病人們都還圍在一起,津津有味地討論著剛纔發生的事情——

看起來那麼單薄瘦削的一個女人,竟然在一個迷幻派對上救出了兩個被下藥的女孩,還跟派對上的男人大打出手,分彆被警察帶到醫院檢查,卻又在即將離開的時候狹路相逢,險些再次大動乾戈。

隻聽了三言兩語,霍靳北就已經組織起了事情的全貌。

她之所以會坐上那輛車,並不是為了躲他,也並不是為了氣他,而是因為她在那個時候就已經察覺到車上有女孩是被下了藥的,因此她才決定跟著去——

於她而言,這也許不算什麼;於那兩個被救出來的女孩而言,這卻很可能是一輩子的事。

也是在那一刻,霍靳北才清楚地意識到,現在的她究竟是什麼樣子的——

她不乖,她叛逆,但她依然清楚地知道,什麼是自己該做的事。

一如從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