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起帶孩子去見程曼殊,慕淺心頭的確有過一閃而過的顧慮。

隻是那顧慮基於從前,又是極其萬一的小概率事件,在當前的環境下,的確可以忽略不計了。

因此在問過霍祁然的意見,得到他肯定的表態之後,慕淺便帶著兩個孩子抵達了S市。

程曼殊見了慕淺,一時也還有些不自然,好在很快她的注意力就被兩個孩子吸引了過去。

霍祁然跟林淑要親近許多,因此一來就被林淑拉到了跟前。

“祁然長高了好多啊……”林淑又高興又激動,“還越來越帥了呢!”

“是啊。”程曼殊摸了摸霍祁然的頭,說,“跟以前完全不一樣了,還是有媽媽在身邊好,對不對?”

霍祁然聽了,笑著點了點頭,隨後才又拉著兩個人的手,“奶奶,林奶奶,你們來看妹妹,妹妹可漂亮了!”

兩個人很快被拉到了慕淺麵前,同時看向了慕淺懷中的悅悅。

“哎呀——”林淑喜道,“小公主穿著我們倆給挑的裙子呢!”

程曼殊同樣看得分明,眼眶不由得微微一熱。

“漂亮嘛,自然要多穿了。”慕淺說著,隨後將悅悅朝程曼殊的方向送了送,“您要抱抱她嗎?”

程曼殊再度一頓,彷彿是有些不敢相信地看了慕淺一眼,回過神來,她卻匆匆退開兩步,隨後道:“我……我去洗洗手再來抱她……我剛剛在廚房待過,身上可能有味道,萬一熏到她……”

“你彆這麼緊張。”林淑拉了她一把,忍不住笑道,“洗個手就行了,難不成你還要沐浴焚香啊?”

程曼殊聽了,這才匆匆走向衛生間,鄭重其事地洗了手出來,這才從慕淺手中接過了悅悅,小心翼翼地抱在懷中。

悅悅被素未謀麵的奶奶抱進懷中,隻是睜大了眼睛好奇地看著眼前的兩個人,不知怎麼就又高興起來了,又是笑又是蹬腿。

程曼殊忍不住也笑了起來,“真是漂亮,像你,也像靳西。”

聽她提起霍靳西,慕淺這才又看了一眼不見他身影的客廳,“霍靳西呢?”

她帶著兒子女兒千裡迢迢飛過來,霍靳西居然冇有來接他們,這真是讓慕淺有些驚訝。

程曼殊聽了,連忙道:“他原本是要去接你們的,都準備好了,臨時要開個緊急會議,纔沒有去成——”

林淑瞥了慕淺一眼,隨後對程曼殊道:“你得體諒他們,畢竟一週多的時間冇見了,能不想嗎?”

“我冇有啊。”慕淺立刻否認道,隨後捏了捏悅悅的手,道,“他親閨女比較想他而已——”

話音剛落,慕淺再一抬頭,就看見霍靳西從樓上走下來的身影。

兩人對視一眼,霍靳西緩步走上前來,先是伸出手來握了握她的手,隨後纔看向了被程曼殊抱在懷中的悅悅。

“給給給。”程曼殊連忙道:“知道你這個爸爸離不得女兒,這一週多冇抱過她,得有多想啊……把女兒還給你。”

霍靳西低笑了一聲,這才伸出手來接過了悅悅。

看見霍靳西的瞬間,悅悅猛然睜大了眼睛,大概是過去一週都隻能在螢幕裡看到霍靳西,而突然間被他抱在懷中,她有些不適應。

小公主的不適應表現得也很直接,她先是盯著霍靳西看了一會兒,隨後癟了癟嘴,忽然就大聲哭了起來。

慕淺忍不住“噗”地笑出聲來。

她這麼一笑,其他人頓時也被逗笑了,隻剩了霍靳西,心疼不已抱著他的心肝寶貝來回地哄。

好不容易將悅悅哄高興了,小公主靠在熟悉的懷抱之中,冇一會兒就安穩而滿足地睡著了。

霍靳西這纔將悅悅抱到了樓上的臥室。

等他將悅悅放到床上,轉身再準備下樓的時候,一拉開門,卻就看見了提著行李袋上樓的慕淺。

霍靳西伸手從慕淺手中接過了袋子,掂了掂之後道:“怎麼這麼輕?”

“都是你寶貝女兒的東西啊,能有多重?”慕淺說,“至於我和我們家祁然的東西,我覺得不用搬上來了,我們母子倆就睡樓下,挺好的……”

慕淺說完,轉身就準備下樓。

然而不待她走出一步,霍靳西直接一伸手,便將她拖進了房間裡。

一進門,慕淺便被他從身後攔腰抱住。

慕淺忽然開口道:“有感覺嗎?”

“嗯?”

慕淺說:“你抱著我,有感覺嗎?我是真實存在的嗎?”

霍靳西聽出她的弦外之音,冇有回答。

“剛剛在樓下,我險些以為自己是透明的呢。”慕淺說,“原來還是可以被看見和抱住的哦……嚇死我了!”

霍靳西緊攬著她的腰,貼著她的肩頸,安靜片刻之後,才低低道:“是你太豔光四射,所以我不敢多看。”

慕淺瞬間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扭過頭來看他,“你不是霍靳西!你是誰?”

霍靳西撥了撥她耳旁碎髮,緩緩道:“我是……很想慕淺的霍靳西。”

慕淺身子瞬間一軟,一時間也不知道是該氣還是該笑,咬著唇看了他一會兒,終於還是湊上前去,輕輕吻上了他的唇。

兩人靜靜擁吻片刻,慕淺忽然想起什麼來,往後一仰頭,脫離他的唇之後,才又開口道:“葉瑾帆回桐城了……我在機場遇上他,就他一個人,像是故意在那兒等我一樣。”

霍靳西聞言,眸光赫然一凝,“他找你了?”

慕淺搖了搖頭,道:“我帶著孩子呢,纔不會去招惹他,誰知道他會乾出什麼事來……”

霍靳西聽了,安靜注視了她片刻,才緩緩道:“終於學會遠離危險了。”

“那當然。”慕淺揚了揚臉,隨後才又跺了跺腳,道,“這不是重點啦——”

“我知道。”霍靳西捧著她的臉,直接將她抵在了門背上,“這纔是——”

話音落,慕淺便又一次被封住了唇。

冇過多久,林淑從樓下走上來,看了一眼那扇緊閉的臥室門,頓了頓,還是上前敲了敲門。

敲過門,她也不等裡麵的迴應,直接開口道:“祁然說他餓了,你們趕緊下樓啊,準備開飯了。”

說完這句,林淑轉身又下了樓。

臥室裡,還被霍靳西抵在門背上的慕淺忍不住掐了他一把。

明明兩個人什麼都冇做,怎麼聽林淑那語氣,好像他們在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一樣。

霍靳西這才微微鬆開纏在她腰間的手臂,低頭看了她一眼,“要下去嗎?”

慕淺驀地瞪了他一眼,隻說了兩個字:“要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