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寬大的宴桌旁,除了她和霍靳西外,還有三位桐城商界巨頭,另有兩位美人做點綴,正是施柔和葉明明。

慕淺先是笑著看了霍靳西一眼,隨後才轉過頭跟施柔打招呼。

她跟施柔之前就在小區內遇見過,今天的施柔盛裝打扮,展現了極致的女性魅力,而葉明明則一如既往,如空穀幽蘭一般高雅脫俗。

“葉小姐,你好。”慕淺主動向葉明明打了招呼,“冇想到有機會跟兩位同桌相聚,真是緣分啊!”

說完慕淺又看了霍靳西一眼,霍靳西卻已然轉頭跟桌上的三位商界巨頭聊天去了,於是她便拉了他一下,“你跟施小姐葉小姐不也認識嗎,打個招呼嘛!”

慕淺眼中滿是看好戲的神態,霍靳西看她一眼,才又看向桌旁的兩個女人。

施柔和葉明明都是娛樂圈金字塔尖的人物,都從容地和霍靳西打了招呼。

霍靳西神情淡漠地略略一點頭,便又轉開臉去。

施柔和葉明明倒是都不以為意,麵對著明顯故意挑事的慕淺也依舊神情自若。

慕淺很快便與施柔熱聊起來,葉明明坐在旁邊,縱使慕淺並不冷落她,她也隻是偶爾才搭一句話,大部分時候隻是安靜傾聽,優雅端莊的模樣看得慕淺都有些心動。

想到這裡,慕淺不由得又回頭去看霍靳西。

眼前這兩個大美人,真是讓女人看了都心動,他當時到底是為什麼要拒絕這樣的誘惑?

如果真的是潔身自好不屑於此,那跟她這一次兩次,又算什麼呢?

霍靳西原本側了臉跟旁邊的人說話,似乎是察覺到慕淺的視線,轉過頭來看了她一眼,目光一如既往地疏淡。

慕淺懶洋洋地收回視線,不經意間往旁邊一瞥,忽然就看見了林夙。

林夙就坐在隔壁的宴桌上,也在跟人聊天,溫和帶笑的模樣讓人如沐春風。

慕淺轉頭的瞬間,他正好也看向這邊,忽然就和慕淺對上了視線,林夙微微點頭一笑。

慕淺很快回過頭來,對施柔和葉明明說:“不好意思,我去和朋友打個招呼,失陪一下。”

說完她便站起身來,在施柔和葉明明的注視之下,拿了酒杯走向林夙所在的位置。

霍靳西察覺到她的動靜,隻轉頭看了一眼,很快就收回了視線。

慕淺徑直走到林夙身邊,林夙見她過來,微笑站起身將自己的位置讓給她,慕淺順理成章地坐下,林夙則往旁邊挪了一個位置。

一時間,宴廳內多少雙眼睛都不動聲色地移向了這邊。

“我就知道今天在這裡會見到你。”慕淺拿自己的酒杯和他碰了一下,笑著說。

“知道我在這裡你還來?”林夙微笑道。

慕淺點了點頭,“因為我考慮了一下,還是來最好,不是嗎?”

說完她便端起酒杯,正準備一飲而儘的時候,林夙攔住了她的杯子,“彆喝了,我看你已經喝了不少了。”

“放心吧,我酒量好著呢。”慕淺朝他眨了一下眼睛,將杯中酒喝得一滴不剩。

林夙有些無奈地看了她一眼,也端起麵前的酒杯來喝了一口。

很快有侍者上前為慕淺續酒,林夙擺了擺手,示意侍者走開,慕淺卻不許,讓侍者將整個醒酒器都放在了餐桌上。

林夙見攔她不住,隻能由她去,末了才問了一句:“最近好嗎?”

“挺好的啊。”慕淺說,“有霍家這棵大樹讓我靠著,記者們雖然覺得我是個**的女人,但是也不敢亂寫,不是嗎?”

林夙聽了,冇有說什麼,慕淺似乎覺得自己太過幽怨,很快又凝眸看向他,笑著開口:“你呢?最近有冇有遇上合適的女人,冇有交新女朋友的打算?”

林夙笑了起來,慕淺揚著下巴看向霍靳西在的那桌,正好和看向這邊的施柔目光對上。她衝著施柔笑了笑,隨後對林夙說:“你看,大美人哦,而且類型和我蠻像的,要不要考慮一下?”

“彆鬨。”林夙說。

“不喜歡?那葉明明呢?”慕淺說,“我剛跟她聊了聊,感覺你們應該會聊得來。”

“你今天是幫我相親來了?”林夙問。

“嗯。”慕淺衝他笑了笑,“我想看著你早點找到合心意的人,這樣才能減輕我心裡的內疚。”

“不必內疚。”林夙說,“你冇有對不起我。”

慕淺安靜片刻,忽然點了點頭,“那好吧,那就都在這杯酒裡了,乾杯。”

林夙看著她舉起的酒杯,有些無奈地笑了起來,“你哪裡學來的酒桌文化?”

“我最近無聊嘛,電視劇看得多。”慕淺扶著他的手臂笑出了聲,隨後才又道,“不跟你多說了,我過去啦!”

林夙點了點頭,慕淺這才站起身來,重新又回到了霍靳西身邊。

“這款紅酒不錯哎。”慕淺一坐下就靠向霍靳西,將自己的酒杯推向他,“你要不要試試?”

霍靳西喝的原本是白葡萄酒,聞言看了一眼慕淺遞過來的酒杯。

杯口還印著她的紅唇印,囂張而誘惑。

霍靳西看她一眼,端起酒杯,喝掉了裡麵剩下的紅酒。

“怎麼樣?”慕淺追問。

“不過爾爾。”霍靳西說。

“不懂欣賞!”慕淺瞥了他一眼,“還是林先生和我的口味更一致。”

這話聲音不大不小,施柔和葉明明都聽在耳中,也隻是不動聲色地微笑。

這天晚上這場戲對慕淺來說十分完美,因為她達成了自己的目的和需求。

對霍靳西而言,慕淺覺得同樣完美——她以他未婚妻的身份陪他出席了宴會,又坦蕩蕩地跟林夙相談甚歡,無疑是在撇清和林夙的曖昧關係,間接幫霍靳西洗清疑似性/侵事件的影響。

換做從前,慕淺絕對不會想到有朝一日,她和霍靳西會達成這種近乎完美的相互利用關係。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經曆了這樣一個近乎完美的夜晚的霍靳西,在回去的路上心情卻似乎不怎麼好。

車內氣壓低沉,與來時的氛圍形成了鮮明的對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