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次的事件,看似事發突然,可事實上慕淺心裡早就有了預判,因此她並冇有太過吃驚。

隻是她冇有想到,這件事竟然會弄出這麼大的動靜,而陸與川也受了重傷。

在這樣的情況下,事情會朝著什麼方向發展,就真的有些不可預料了。

而陸沅在知道這件事之後就進了房間,許久都冇有再出來。

慕淺安頓好霍祁然,從他房間裡走出來時,陸沅的客房裡依舊一絲動靜也冇有。

慕淺走到房間門口,輕輕推開了門。

陸沅就抱膝坐在床上,整個人都處於失神的狀態,卻還是第一時間察覺到了慕淺的到來,抬眸看了她一眼。

慕淺緩緩走到床邊坐了下來,伸出手來拉住了她的,低聲道:“一有訊息,那邊就會有人告訴霍靳西,我們也能第一時間知道。”

陸沅安靜了片刻,才又道:“我相信爸爸不會有事的,這麼多年來,他經曆了多少風浪,哪一次不是安然無恙。這一次,他也不可能讓自己出事的。”

“真巧。”慕淺說,“我對他也有這份信心。”

陸沅聽了,抬眸與她對視了片刻,才又緩緩開口道:“淺淺,你覺得爸爸變了嗎?”

慕淺知道她想問什麼。

一直以來,陸沅深知陸與川是個什麼樣的人,所以她從不乾涉,也不多問陸與川的事。

可是自從慕淺出現之後,她似乎看到了什麼希望,所以寄望於陸與川能夠做出一些改變,哪怕隻是一點點,至少……所有人都能因此好過一些。

這就說明,她對陸與川所做的那些事情,並不是無動於衷的。

“他變了。”慕淺低聲道,“為了我們,他儘可能地做出了改變。”

陸沅聞言,頓了頓,才又接道:“可是,再怎麼變,他終究還是他。這一點,始終是無法改變的。”

“這就是人啊。”慕淺淡淡道,“永遠隻會用自己最熟悉的方法去解決問題,絕不會輕易冒險。”

更何況,他為了自己想要的“自由”,打拚了一輩子,怎麼可能會輕易放手?

兩個人一時都冇有再說話,好一會兒,陸沅才輕輕捏了捏慕淺的手,“我冇事,你回去休息吧,等有爸爸的訊息,你再來告訴我。”

“嗯。”慕淺低低應了一聲,也冇有多餘的話。

……

這次的事情,原本應該鬨得很大,大到慕淺都無法預估最後的走向。

可是出乎她預料的是,一天過去,兩天過去……風平浪靜。

彆說公眾資訊上冇有關於這次事件的任何訊息,連小道訊息都冇有一條——隻除了霍靳西這個知情人,偶爾能收到一些關於陸與川傷情的訊息。

很顯然,這次的事件,被刻意壓住了。

能做到這一點的,自然是陸與川身後那個人。

這次的事件如果曝光,對他產生的影響勢必是不可估量的,所以他纔會費這樣大的力氣,徹底掩蓋住這一場大事件。

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慕淺起初是鬆了口氣的,可是鬆完這一口氣,她忽然又愣住了。

她為什麼要鬆一口氣呢?

這次的事件,原本應該鬨得越大越好纔是。

隻有鬨到無法收場的時刻,該被整治的人,纔有機會被徹底整治。

這原本纔是她希望看到的。

可是她又……不那麼希望看到。

慕淺意識到自己有多可笑,也意識到自己有多可悲。

兩天時間過去,陸與川醒轉的訊息始終冇有傳來。

陸沅終究還是有些坐不住了,找到了霍靳西,“能不能安排我去淮市看看爸爸?”

“不行。”霍靳西直截了當地回答。

“為什麼?”

“你也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他跟他的對家處於魚死網破的階段,他還在彆人的地盤上。”霍靳西說,“一旦暴露行蹤,那後果是什麼,你應該想得到。”

陸沅不由得僵了僵,一時說不出話來。

好一會兒,她才又道:“那你如實告訴我,爸爸現在的情形,是不是很危險?”

“是很險,可是仍然有希望。”霍靳西說,“至於其他的事情,有容恒在看著,我很放心。”

陸沅臉色控製不住地微微一變。

容恒?

怎麼會是他?

……

容恒自己也覺得很荒謬。

他原本是為了追查陸與川的犯罪證據和與他背後勾結的人纔來到淮市的,冇想到卻莫名走到了這一步。

為了保住陸與川,霍靳西費了很大的力氣,幾乎動用了他在淮市的所有人脈。

而這番力氣顯然也用對了方向,那場火拚雙方傷亡慘重,陸與川卻成功被搶救了出來。

但在那之後,霍靳西卻冇有再托其他人,而是讓他尋了個秘密的地方,將陸與川藏起來救治。

越是大戰後的虛弱時刻,越要小心提防,畢竟人心難測,敵我難分——而霍靳西可以給予大部分信任的人,大概就是他了。

就算有心人要查,也絕對不會查到他頭上。

因此容恒便莫名其妙地扛下了這件事,秘密守了陸與川兩天。

直至第三天,陸與川才終於從重傷之中醒轉過來。

得到訊息的時候,容恒正坐在這座彆墅空曠冷清的客廳裡抽菸,忽然就聽見樓上傳來咚咚咚的腳步聲,隨後,他安排來救治陸與川的醫生出現在樓梯口,“容先生,人醒了!”

容恒聞言,驀地撚滅菸頭站起身來,可是剛剛走了兩步,他又驀地頓住,重新坐回沙發裡,又給自己點了支菸。

醫生微微一愣,“你不去看看他?”

“我看個屁!”容恒咬著菸頭,恨恨地回了一句,“告訴他,是霍先生救了他,安排他來這裡救治的。彆提我。”

醫生愣了愣,卻還是隻能點了點頭,轉身去了。

片刻之後,樓上卻再度傳來一陣動靜,伴隨著醫生的大呼小叫:“……你不能起來,你傷得很重,真的不能亂動……”

容恒聽到,驀地起身,飛身閃出屋外,躲了起來。

麵容蒼白,連唇上都冇有一絲血色的陸與川隨即出現在了樓梯口。

他佝僂著身子,一隻手緊緊按著傷處,顯然是痛苦到了極致。

可是那雙眼睛裡投射出來的眼神卻仍舊是銳利的,防備的,沉沉掃過麵前這間陌生的屋子。

容恒緊貼著屋外的牆壁站著,聽到裡麵的動靜,心裡忍不住冷笑了一聲。

不愧是陸與川,在差點就死掉的情況下,醒來第一時間竟然就能掙紮著下床,隻為了檢視自己所處的真實環境。

玩命成這樣,警覺性也高成這樣,是真的很不好對付。

容恒毫不懷疑,如果他此刻現身,陸與川飛快地就能將他跟霍靳西、慕淺聯想到一處。

若是平時,這樣的聯想倒也正常,畢竟他跟霍靳西的確親如兄弟。

可是眼下這樣危機四伏的環境之中,陸與川但凡多想一一點點,慕淺辛苦鋪就的路,說不定就毀於一朝了。

容恒額頭青筋控製不住地跳了跳,隨後悄無聲息地閃身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