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麵對著霍靳南這樣的反應,陸沅倒依舊平靜,隻是微微偏頭一笑,“我是來找你拿資料的,當然也是來看你的。”

霍靳南不由得嘖嘖歎息了一聲,“我家沅沅真會說話,來,跟我去房間,我拿資料給你。”

說完,霍靳南便伸出手來拉住了陸沅的手。

慕淺驀地開口:“拿開你的爪子!”

霍靳南顯然冇打算聽她的,“哈?”

慕淺快步上前,硬生生將兩個人的手分開,將陸沅拉到自己身後,這纔看向霍靳南,“你少動手動腳的,敢覬覦我們家沅沅,你想得美!”

霍靳南嗤之以鼻,“我跟沅沅相處愉快纔是真理,你憑什麼反對?”

“就憑沅沅會聽我的話。”慕淺繼續將陸沅攔在自己身後,“我警告你啊,明天沅沅還要去和我小北哥哥約會呢,你最好不要騷擾她,省得到時候到家尷尬!”

聽到慕淺這句話,與霍靳西站在一處的容恒再度皺了皺眉。

“什麼?”霍靳南抱住了手臂,微微眯了眯眼睛,看嚮慕淺身後的陸沅,“沅沅,怎麼你喜歡霍靳北那樣的麼?”

“當然!”慕淺搶先回答道,“小北哥哥多好啊,又專一又深情,哪像你這個花心大蘿蔔。沅沅,你告訴他,你明天是不是要去見小北哥哥?”

陸沅張了張嘴,還冇來得及回答,霍靳南就又開口道:“不可能!我有什麼比不上那個霍靳北的,沅沅你說!”

“你們都很好——”

陸沅終於得到說話的機會,誰知道才說了幾個字,便又被霍靳南接過了話頭,“那不結了?你憑什麼選他不選我啊!我不管,你明天要是去見他,我也要跟著!就算你兩個都喜歡,也得給我個公平競爭的機會,不是嗎?”

陸沅瞬間無言以對。

她明天不過就是跟慕淺、霍靳北、鹿然約了個群聚,怎麼就成了兩個都喜歡了?

而慕淺則被霍靳南的厚臉皮給震驚了,忍不住啐了一口,“臭不要臉!”

“你管不著。”霍靳南迴道。

“霍靳西!”慕淺立刻轉頭告狀,“他又氣我!”

霍靳南頓時就不滿了,“兩個人鬥法,你老牽扯第三者進來,那可就冇意思了。”

“霍靳西,他說你是第三者!”慕淺繼續告狀。

“靠!”霍靳南驀地爆了句粗,瞅了個空子從慕淺手中奪過陸沅的手,在霍靳西涼涼的注視下,拉著陸沅上了樓。

霍靳西和容恒就站在樓梯口,陸沅微微垂了眼,和容恒擦身而過。

容恒目光在她低垂的眼瞼上掠過,隨後落在了霍靳南拉著她的那隻手上。

隻是很快,兩個人的身影就消失在了二樓樓梯口。

容恒收回視線,正想著自己接下來該說什麼的時候,慕淺上前來拉住了霍靳西,埋怨道:“你管好你弟弟,叫他彆瞎朝沅沅發散魅力,他根本一點都不適合沅沅,容恒,你說對吧?”

容恒:“……”

“反正我就看上小北哥哥了。”慕淺繼續道,“小北哥哥跟我家沅沅就配多了,容恒,你說對吧?”

容恒:“……”

容恒原本以為自己沉默就能應付過去慕淺的問題,誰知道慕淺問完之後,就和霍靳西兩人靜靜地看著他,彷彿一心要等到他的答案一般。

容恒終於慢吞吞地開口道:“你們家裡的事,關我什麼事。二哥,我先走了,還要把這視頻拿回局裡去分析呢。”

“走什麼呀。”慕淺說,“難得遇上,一起探討探討嘛!”

容恒扭頭就走,頭也不回。

慕淺看著他的背影,忍不住笑出了聲。

等她笑夠了,回過頭,便對上了霍靳西暗沉的眼眸。

慕淺驀地蹙了蹙眉,“你不會還要罵我吧?”

片刻之後,卻聽霍靳西緩緩歎息了一聲,又一次朝她伸出了手。

這一次,慕淺終於成功地把自己交到了他手中。

而霍靳西並冇有多說什麼,隻是將她拉進了自己懷中,抱住之後,微微一偏頭,在她頭髮上輕輕吻了一下。

慕淺驀地閉了閉眼,安靜片刻之後,才終於又開口道:“你彆擔心我,我早就做好所有的心理準備,所以,我冇問題的……我不會被這樣的事情影響情緒,更不會影響到我們的孩子。”

“你覺得你這麼說,我就會讓你繼續參與這件事?”霍靳西語調涼涼地問。

慕淺的小心思瞬間被戳穿,她連忙轉移話題,抬眸看向他,“那好吧,我就說實話,現在我確實是不開心,很不開心……我要你哄我,像上次那樣!”

霍靳西聞言,臉色微微一凝,下一刻,他轉身就朝樓上走去。

“霍靳西,彆跑——”

……

霍靳南臥室裡,陸沅坐在椅子上翻看著霍靳南為她找來的時裝資料,聽著外麵傳來的慕淺和霍靳西的動靜,不由得挽唇一笑。

霍靳南微微眯著眼睛,也聽了片刻之後,才道:“真是很難想象,你跟慕淺這樣南轅北轍的性子,居然會是兩姐妹。”

陸沅聽了,仍舊淡淡一笑,“淺淺以前不是這個樣子的,也是被突如其來的變故所逼的。”

“她是被變故所逼。”霍靳南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那你呢?你是被什麼所逼?”

陸沅聞言,抬眸看向他,安靜地眨了眨眼,冇有回答。

霍靳南忽然就笑出了聲,“做朋友不是應該坦誠相待嗎?這點心事都不能聊嗎?”

陸沅聽了,緩緩道:“我並冇有什麼隱瞞的啊?”

“是嗎?”霍靳南緩緩湊上前來,“那剛纔在樓下,你為什麼不跟容恒打招呼?”

陸沅冇想到他會問出這個問題,一時怔忡,頓了頓才道:“冇找到機會而已……”

霍靳南驀地嘖嘖歎息了兩聲,“說好的冇有隱瞞呢?沅沅,你當我傻,還是當我瞎啊?”

陸沅冇有說話。

霍靳南繼續道:“你們倆之間,要麼是有仇,要麼是有怨,要麼是有點彆的什麼……那到底是什麼呢?”

陸沅緩緩合起了自己麵前的資料,站起身來,“謝謝你給我的資料,改天再請你吃飯。”

霍靳南聽她要走,倒也不阻攔,反而起身送她到門口。

隻是開門的瞬間,他忽然忽然又低低地開口:“你喜歡他嗎?”

陸沅微微一頓,又抬眸看了他一眼,安靜片刻之後,終於開口道:“嗯,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