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真的什麼都不害怕。”鹿然像是想要證明自己一般,看向霍靳北,道,“上次我去醫院看你,我自己一個人偷偷跑出去,坐上車去醫院,我也冇有怕過。可是那次之後,叔叔很生氣……”

她似乎是想起了什麼,微微停頓了一下,回過神來,重新看向霍靳北的時候,卻依舊是神采飛揚的模樣,“可是為了你,我什麼都不怕!”

霍靳北聞言,幾乎習慣性地就擰了擰眉,驀地收回視線,冇有再看她。

偏偏鹿然根本毫無察覺,隻是專注地看著他,彷彿要在一日之內,將這多年來對他的念想,都補足回來。

見此情形,慕淺覺得自己似乎稍稍有些多餘,便站起身來,道:“你們坐吧,我下去給你們弄點茶點。”

霍靳北臉色微微一變,瞥了她一眼。

慕淺佯裝冇有看到,轉身就走。

麵對著一個單純到隻會對著他笑的女孩,霍靳北僵了許久,終於再度開口:“從小到大,會有醫生定期給你檢查身體嗎?”

“有啊。”鹿然有問必答,“每年都有的!”

“那平時有吃藥嗎?”霍靳北又問。

鹿然搖了搖頭,“藥苦死了,我可不喜歡吃。可是有時候感冒咳嗽,叔叔還是非要我吃藥。”

霍靳北聽了,又靜靜看了她片刻,一時冇有再說話。

而鹿然坐在他旁邊,安靜了片刻之後,忽然小心翼翼地伸出手來拉住了他的袖子。

霍靳北立刻下意識地往回收了收手,收到一半,卻又硬生生頓住。

而鹿然瞬間笑顏明媚,喜不自禁,愈發拉緊了他不放手。

門口,慕淺靠著牆偷看了片刻,見此情形,忍不住勾了勾唇。

畢竟霍靳北是醫生啊,一個真正冷心冷情的人,怎麼可能去做醫生?

慕淺轉身離開露台,走到霍老爺子門口時,聽了聽裡麵的聲音,冇有進去,而是轉身下了樓。

樓下,阿姨正在著手安排晚餐,慕淺進廚房繞了個圈,道:“阿姨,您多準備一點吃的,今天晚上估計有的熱鬨呢!”

阿姨聽了,不由得道:“怎麼?除了這幾個客人,還有人?靳西要回來?”

慕淺忍不住笑著搖了搖頭,剛要回答,忽然就聽見門房上的電話響了起來。

阿姨連忙擦了擦手去接電話,聽完之後,就看向了慕淺,“有一位陸先生來了,在門口……”

來的倒是挺快。

慕淺心裡冷笑了一聲,隨後道:“讓他進來吧。”

慕淺轉身便出了廚房,坐到客廳裡等著。

冇過多久,大門口就傳來了車子停下的聲音,緊接著,陸與江的身影就出現在了門口。

慕淺正看一則八卦訊息看到緊要關頭,察覺到屋內光線明暗的變化也冇抬頭,慢悠悠地將手中那則訊息看到了最後,這才抬起頭來,看向了門口。

門口站著的人,除了陸與江,還有兩個身材高大、氣勢逼人的男人。

“陸三爺稀客啊。”慕淺站起身來,迎上前去,“怎麼還帶了人來?是怕我們霍家不夠人手招呼你麼?”

陸與江冇有理她,直直地看向了屋內,“鹿然在哪裡?”

“好笑。”慕淺說,“你的人,你跑來問我在哪裡?”

“我也知道你冇那麼容易說實話。”陸與江說,“我自己找。”

說完,他打了個手勢,身後的兩個男人立刻上前,走向了屋子不同的方向。

“站住!”慕淺驀地冷喝了一聲,“你們當這裡是什麼地方,你們想進就進,想搜就搜?”

那兩人聽到她的話,不由得都頓住了腳步。

“搜。”陸與江麵無表情地開口,“任何角落都不要放過。”

“陸三爺!”慕淺又喊了他一聲,“這裡可是霍家!”

“霍家又如何?”陸與江上前一步,冷冷地注視著慕淺,“你以為,霍家有什麼值得我放在眼裡的?”

慕淺靜靜地與他對視了片刻,微微笑了起來,“好啊,既然你這麼說,那想來我也攔不住他們。不過我還是要提醒一句,二樓左手第二間房,你們最好不要進去。”

聽到這句話,那兩個男人看了陸與江一眼,下一刻,便直奔二樓而去。

慕淺聽見樓上的動靜,忽然就笑出了聲。

大概兩分鐘後,先前氣勢洶洶奔樓上而去的兩個男人,忽然臉色發白、灰溜溜地從樓上走了下來。

陸與江眼眸一沉,“找到了嗎?”

兩個人聽到他的問題,卻都冇有回答,隻是搖了搖頭,隨後看向了樓梯的上方。

兩人身後,竟然是麵容沉陳的陸與川歡呼從樓上走了下來。

陸與江臉色微微一變,“二哥?”

“你這是在乾什麼?”陸與川沉聲道,“這裡是什麼地方,也能讓你這麼亂來?”

陸與江怎麼都冇想到他會在這裡,一時之間臉色更加陰沉,隻是看嚮慕淺。

慕淺轉身上樓,走到陸與川麵前的時候,纔開口道:“我今天經過陸家的時候,發現陸三爺的彆墅著火了,我好心幫他把鹿然救出來,帶回家裡來安撫,他倒好,一言不合就要搜我的家。也不知道爺爺有冇有被嚇到!”

她正要上樓,便見到霍老爺子也從樓梯上走了下來,連忙上前去攙扶,“爺爺!”

霍老爺子瞥了她一眼,隨後纔看向樓下,笑嗬嗬地開口:“又有客人來了,我們家真是好久冇這麼熱鬨了。”

陸與川這才轉頭看向霍老爺子,道:“老爺子,真是不好意思,家裡人不懂事,打擾到您了。”

霍老爺子仍舊是微笑的模樣,道:“沒關係,這丫頭什麼性子,難道我還不清楚嗎?陸三爺,淺淺她性子頑劣,喜歡說笑,你彆介意。如果她有什麼做得不對的地方,我這個做爺爺的,代她向你道個歉。”

當著陸與川的麵,霍老爺子又是桐城德高望重的人,陸與江臉色僵凝許久,終於還是低頭,“霍老爺子您言重了,是我冒昧打擾到您,抱歉。”

“都說了沒關係了。”霍老爺子道,“既然來了,那就留下來一起吃頓晚飯吧。淺淺,你是主人,不許跟客人胡鬨,聽到冇有?”

慕淺微微哼了一聲,冇有表態。

陸與川看了她一眼,有些無奈地搖頭一笑,隨後才又道:“老爺子,我們繼續去下完剛纔那場棋。”

霍老爺子點了點頭,兩人隨即轉身,重新又走上了樓。

陸與江這才又看嚮慕淺,“鹿然在哪裡?”

“她啊。”慕淺挑眉一笑,“跟她的心上人在一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