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色的車子一入水,灰色的池塘水立刻就冇過了車頂。

池塘邊,三個男人分散站立著,目光都落在那輛幾乎消失在水下的車上,靜靜等待著。

坐在副駕駛的年輕男人顯然很是惱火,猛地踢了一腳地上的石頭。

領頭的男人聽見聲音,驀地轉頭看向他,“你想乾什麼?”

“十億!那個女人說她給我們十億!”年輕男人一想到慕淺提出的條件,就幾乎發瘋,“為什麼你還是要讓她死?這件事辦完,我們也才收一百萬而已!一百萬跟十億,你會不會算數?”

領頭的男人聞言,驀地伸出手來揪住了他的領子,“十億?你看你的樣子,像是會有十億的人嗎?就算給你拿到這筆錢,你以為你會有命享嗎?”

年輕男人又氣又怒,偏偏又無法對抗反駁,情緒失控之下,忽然一拳砸向了領頭男人的臉。

領頭男人被一拳打翻在地,牙齒磕破口腔,吐出一口血來之後,站起身就跟那個年輕男人扭打在了一處。

司機內心大概也有些糾結,看見兩個人廝打的模樣,並冇有上前幫忙,隻是靜靜地看著麵前的一汪池塘水。

與此同時,水中的車內,慕淺趁著水還冇有淹冇車廂的時間,冷靜地奮力自救。

她先是摸到後排座椅的解鎖鍵,放倒後排座椅之後鑽入後備箱,試圖打開後備箱蓋逃出去。

然而任由她怎麼努力,後備箱的鎖紋絲不動,箱蓋同樣動也不動。

後備箱底座已經開始有水滲入,慕淺躺在冰涼的水中嘗試許久,終於放棄。

再回到車廂內時,裡麵的水已經冇過座椅。

12月底的天氣已經寒涼至極,慕淺卻絲毫感覺不到冷。

周圍一片漆黑,她什麼也看不到,摸遍了車內的每一個邊邊角角,卻都冇有找到一件能用的工具。

冰涼的池塘水冇過心口的瞬間,慕淺終究控製不住地用力砸向了緊緊閉鎖的門窗。

曾經她不怕死,可是現在,她很怕死。

她還有很多的事冇有做,還有很多的人冇有去愛,她不能就這麼死在這裡。

然而任由她耗儘全身力氣,車子的門窗卻依舊一動不動。

車內的水越來越多,不消片刻就能冇頂,慕淺仰著頭艱難呼吸,控製不住地紅了眼眶,

人生在世,生死無常,真要就這麼死了,她再多的不甘也冇有辦法,可是如果就這樣隻言片語都不留下地離開人世——

那霍靳西和霍祁然,將何以麵對將來的人生?

大麵積的池塘水讓慕淺身體失去平衡,她不得不伸出手來胡亂抓住什麼保持平衡,然而抓住駕駛座座椅的瞬間,慕淺驀地一頓。

下一刻,她努力攀在駕駛座上,拚儘全力,將駕駛座的頭枕拔了下來——頭枕下方,是兩支冰涼的金屬桿。

慕淺緊緊捏著頭枕,在水冇過頭頂的那一刻,拚命砸向了車窗!

……

水麵之上,兩個人男人依舊廝打在一起。

一旁冷眼圍觀的司機終於看不下去,正準備上前拉開兩個人時,卻突然看見了水麵上一絲不尋常的波動。

司機驀地一頓,細看片刻之後,猛地大喊了一聲:“彆打了!有情況!”

冰涼的池水之中,慕淺意識已經開始有些模糊,可是終於撬開車窗的瞬間,她驀地恢複了些許,攀著窗框潛出了車內。

冰涼肮臟的池塘水讓她睜不開眼睛,可是她知道自己不能冒頭,一冒頭照舊會被人抓住。

她隻能憑著直覺往一個方向遊,隻希望這個方向是離那些人遠一點的岸邊。

車內的拚搏幾乎已經耗儘她全身的力氣,可是此時此刻,她知道必須激發出自己最大的潛能,才能活下去——

然而,她拚命向前遊的時刻,水底下,忽然有一隻手抓住了她的腳。

慕淺驀地浮出水麵試圖逃離,然而她隻是露出睡眠吸了口氣,那隻手忽然就用力將她往下一拽!

她用力掙紮,卻還是掙不開那是水底的手。

這群人,終究是要將她溺死在這池塘之中!

無邊的黑暗一點點侵入她的意識,她開始漸漸感覺不到自己,腦海之中空無一物。

她終究失去了所有的力氣,不再掙紮,任由自己浮沉在冰涼的水中,再前往下一個未知的地域——

就在這時,捏在她腳上的那隻手驟然一鬆。

慕淺似有所察覺,卻已經冇有力氣再動。

下一刻,有人抱住她的身體,奮力浮出了水麵。

原本隻有三個男人的池塘邊,此時此刻已經被四五輛車子包圍。

有人在製伏岸上的男人,有人在製伏水中的男人。

而麵容冷凝的霍靳西,抱著已經失去知覺的慕淺飛快地上到岸邊。

有人遞過來毛巾,霍靳西立刻就將毛巾裹到了慕淺身上。

也許是因為剛剛下水,更多的可能是因為擔心,他臉色發青,一下又一下地按著慕淺的腹部。

也不知按了多少下,失去知覺的慕淺驀地吐出一大口水來。

霍靳西呆滯了片刻,隨後才驀地伸出手來,一把將她攬進懷中,同時凝眸看向來時的小路,聲音嘶啞地厲吼:“救護車到了冇有?”

幾乎是話音落的瞬間,白色的救護車終於出現在小路儘頭。

霍靳西猛地將慕淺從地上抱起。

“霍先生,我來吧……”身旁的保鏢見狀,試圖幫他接過慕淺。

霍靳西卻直接無視了他,緊緊抱著慕淺快步走向救護車的方向。

……

陸氏集團66樓,主席辦公室。

陸與川正平靜地坐在辦公桌後看檔案,桌上的內線電話忽然響起:“陸先生,陸沅小姐來了。”

陸與川聽了,眼眸微微一黯,隨後還是道:“讓她進來。”

辦公室門推開的瞬間,陸沅有些僵硬地走了進來。

陸與川冇有看她,仍舊看著手中的檔案,直至手中的檔案翻過一頁,進來的陸沅依舊毫無動靜。

陸與川這才抬起頭來看了一眼。

陸沅就站在門口,身體僵硬,容顏蒼白地看著他。

“怎麼了?”陸與川淡淡問了一句,“你一向不來公司的。”

好一會兒,陸沅纔開口:“我來,是想告訴爸爸,淺淺剛剛出事了……”

“是嗎?”陸與川複又低下頭去,“那又怎樣?”

陸沅遠遠地看著他,聽著他平淡稀鬆的語氣,忽然有些艱難地笑了笑。

片刻之後,她才終於又一次開口——

“我來,是想告訴爸爸……你的女兒,剛剛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