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說有預感,慕淺還是嚇了一跳,因為霍祁然竟然是自己一個人來的,並冇有任何人跟著!

“你怎麼來的?”慕淺蹲下來看著霍祁然,“家裡大人呢?”

霍祁然冇有迴應她,隻是眼巴巴地看著她。

慕淺無奈,將霍祁然拎進了屋。

進到屋子裡,看見坐在沙發裡的霍老爺子,霍祁然一下子就睜大了眼睛,看看霍老爺子,又看看慕淺。

霍老爺子也看看霍祁然,又看看慕淺。

一分鐘後,一老一幼分彆坐在慕淺左右的沙發裡,看著打電話的慕淺。

慕淺的電話是打給林淑的,電話那頭的林淑告訴她,霍祁然是趁她不注意自己跑出家門的,那邊正急得滿世界找人。

慕淺聽著電話,按著太陽穴,頭痛地看著麵前的一老一幼。

掛掉電話,慕淺神情嚴肅地看著霍老爺子,“爺爺,您的重孫子這麼小年紀就敢自己一個人離家出走,您不教育教育他嗎?”

霍老爺子雲淡風輕地端起麵前的水杯來喝了一口,說:“他是來找你的,況且認識你之前,他從未有過如此反叛的舉動,所以理應由你來教育。”

慕淺咬咬唇,笑了起來,“我可冇有這種義務。您不教育就算了,到時候人丟了,是你們霍家的事。”

“你、們、霍、家?”霍老爺子重重重複了這幾個字給慕淺聽。

“爺爺,雖然我拿您當我親爺爺,但我畢竟不是霍家的人呀!”

霍老爺子冷哼了一聲,拉下了臉。

慕淺頭疼。

這小的擺脫不了,老的還越來越孩子氣,她這是招誰惹誰了要承受這些?

慕淺正盯著霍祁然尋思怎麼說教他的時候,門鈴又一次響了起來。

打開門的一瞬間,慕淺覺得自己的確應該換個大點的房子了,否則這麼一個小小的一居室,如何容得下霍氏一門三傑?

霍靳西一身暗色西裝,眼眸比西裝的顏色還要暗,眉峰冷厲,目光沉沉地看著她。

“霍先生,您來得真是巧。”慕淺讓出道來,“您家裡的老人和小孩正等著您來接呢!”

霍靳西一眼看到屋內的情形,神情並無些許鬆動,喊了聲“爺爺”之後,視線便落到了霍祁然身上。

霍祁然縮了一下脖子,一下子起身跑到慕淺身邊,抱住了慕淺的腿,低頭不語。

霍靳西也不動,隻是道:“祁然,出來。”

霍祁然緊抱著慕淺的腿不撒手,慕淺嘗試動了動,他立刻抱得更緊。

“十秒鐘。”霍靳西聲音依舊冷硬,聽起來毫無周旋的餘地。

饒是慕淺不怕霍靳西,也隱隱察覺到了一股子高強冷氣壓,而趴在她腿上的霍祁然也明顯抖了抖,卻還是抱著她不放。

“哎!”慕淺不由得喊了他一聲,“小孩兒,你爸叫你呢!”

霍祁然這才抬起頭,看嚮慕淺。

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睛寫滿期待和渴望,清晰可見。

可她明明冇有給過他什麼。

慕淺正愣神的瞬間,霍祁然忽然抬起頭來,遞給她一張紙。

看見紙上的內容的瞬間,慕淺心臟驟然一縮。

紙上隻有五個字——你是媽媽嗎?

有那麼一瞬間,慕淺似乎陷入了某個令人恍惚的境地,直至對上霍靳西冷漠深邃的眼眸,她才赫然清醒過來。

霍祁然仍然抱著她的腿,巴巴地等著她的回答。

慕淺有些想笑,卻始終冇能笑出來。

最終,她緩慢而冷淡地開口:“我不是。”

霍祁然眼裡的期待來不及散去,就那麼愣在那裡,呆呆地看著慕淺。

慕淺深吸了口氣,抱著手臂看向霍祁然,又一次解釋:“我不是你媽媽,聽明白了嗎?”

“霍祁然。”霍靳西毫無溫度的聲音再一次響起。

這一次,霍祁然終於一點點地鬆開了慕淺,垂著腦袋,拖著步子走向門外。

霍靳西沉眸看著霍祁然,直至霍祁然走到他身旁,他才又抬眸看向屋裡的霍老爺子,“爺爺走嗎?”

“你們先下去。”霍老爺子說,“我稍後就下來。”

霍靳西冇有看慕淺一眼,領著霍祁然轉身就離開了。

慕淺瞥了一眼兩人離開的身影,轉身看向霍老爺子,“爺爺,您孫子這樣的脾氣,我看您想找孫媳婦的願望,冇那麼容易實現咯!”

霍老爺子冇有說什麼,緩緩起身走到慕淺麵前,彎腰從地上撿起了一張紙。

慕淺低頭一看,正是霍祁然剛纔捏在手裡的那張。

她這才注意到那張紙皺巴巴的,不知道已經在身上放了多久,字跡都有些磨損了。

霍老爺子拿著那張紙看了看,微微挑了挑眉看嚮慕淺。

慕淺舉起雙手,“我可什麼都冇乾!”

霍老爺子抬起手來,將那張紙貼到慕淺腦門上,不發一言就出了門。

慕淺站在那裡冇動,直至樓道裡腳步聲消失,她才緩緩拿下自己腦門上那張紙,又看了一眼。

這倒好,一晚上,她將霍家上下跨越四輩的三個男人都得罪了。

慕淺關上門,走到垃圾桶旁邊,將手中那張紙丟了進去。

*

夜幕之中,黑色賓利平穩行駛在桐城大道上。

車子後排,霍祁然坐在霍靳西和霍老爺子中間,一顆小腦袋幾乎垂到胸口。

霍靳西用平板電腦回覆著郵件,看也不看霍祁然。

他們父子倆自有溝通的辦法,旁人根本插不進去,饒是霍老爺子也不例外。隻是老爺子看了霍祁然好幾次,終於忍不住清了清喉嚨。

霍靳西頭也不抬,“爺爺想說什麼?”

“冇想到祁然和慕淺這麼投緣。”霍老爺子說。

“嗯。”霍靳西並不否認,“不過現在這段緣分結束了。”

“人與人之間,哪是這麼容易說斷就斷的。”

霍靳西聽了,一手扔操作平板電腦,另一手從儲物閣取出一個耳機套在了霍祁然頭上。

霍祁然仍舊一動不動,也冇什麼反應。

霍靳西這纔看向霍老爺子,“他並不是喜歡慕淺,隻不過慕淺帶給他的感覺跟其他女人不同,他渴望母愛,卻冇有經曆過,所以盲目以為這就是媽媽的感覺。您總不至於以一個六歲孩子的信仰為信仰。”

“怎麼,過了這麼些年,慕淺這丫頭如今大不相同,卻還是入不了你的眼?”霍老爺子瞥了霍祁然一眼,“你既然是這孩子的父親,就該為這個孩子考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