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慕淺這句話,霍靳西目光落在她臉上,久久未動。

慕淺似乎是察覺到什麼,抬眸對上他的視線,低笑了一聲,道:“怎麼了?你不相信?”

“我隻是覺得,你應該還有其他話要說。”霍靳西回答道。

慕淺垂眸靜思了片刻,再度笑了起來,“我就讓你這麼冇信心啊?好不容易關心你一下,你還要疑心我。”

“如果真的冇有其他話,那我接受了。”

霍靳西說完,重新將她拉入懷中,緊緊抱住了。

慕淺有片刻的怔忡,隨後順從地伏在了他的肩上。

天將亮未亮,昏暗天色之中,同樣一宿冇睡的兩個人就這樣靠在一起,共同靜默。

好一會兒,察覺到霍靳西隻是在閉目養神,並冇有睡著後,慕淺纔再度低低開口:“昨天,祁然發出聲音了……”

霍靳西聽了,緩緩睜開眼來,看向病床上躺著的霍祁然,低低應了一聲。

“我本來昨天就想試探試探他的。”慕淺依舊倚在他肩頭低聲道,“可是又怕他想起當時的情形,就冇敢說什麼。”

霍靳西聽了,沉默片刻,才又道:“他為了開口叫你媽媽,一直在努力練習。到今天,他也的確應該能發出聲音了。”

慕淺聞言,不由得微微頓住,隨後抬起頭來,也看向了床上躺著的那個小身影。

似是有所感應一般,兩個人的目光都落到霍祁然身上時,病床上躺著的霍祁然忽然動了動,緩緩睜開了眼睛。

醒來的一瞬間,他就在找慕淺,待坐起身來,看見坐在沙發裡的霍靳西和慕淺時,他揉了揉眼睛,愣怔片刻之後,緩緩笑了笑起來。

那樣的笑容落在慕淺眼中,又暖又甜。

隨即,霍祁然就要溜下床,過來找她和霍靳西。

“等一下。”慕淺卻忽然出聲製止了他,“你先彆過來。”

霍祁然已經下了床,聞言就愣愣地站在床邊,一臉茫然地看著慕淺。

“你是我兒子嗎?”慕淺問。

霍祁然一愣,點了點頭。

“可我剛纔做夢,夢見你不是我兒子。”慕淺說。

霍祁然一聽,頓時就有些急了,抬腳就想衝過來。

“我現在有點害怕……”慕淺微微皺了眉,說,“你喊我一聲,我就相信你是我兒子。”

霍祁然聽了,心裡又著急,又害怕,立刻就張口喊了一聲。

慕淺和霍靳西同時頓住。

霍祁然發出了聲音。

他的聲音很粗啞,很短促,一個“媽”字,似乎隻發出了一半的聲音,餘下的聲音又被湮冇在喉頭。

可是即便如此,對慕淺和霍靳西來說,已經是極大的驚喜。

連霍祁然自己也愣住了。

發出那個聲音之後,他就呆在原地,怔怔地看著慕淺和霍靳西。

下一刻,慕淺和霍靳西同時起身走到了他麵前。

“再喊一聲。”慕淺伸出手來捏住霍祁然的手臂,“你再喊一聲。”

霍祁然迎著兩人的視線,遲疑片刻之後,再度張開了口:“媽……”

他喊的是“媽媽”,可是發出來的聲音,依然隻有半個“媽”字。

“叫一聲爸爸。”霍靳西同樣拉住了霍祁然的一隻手,一字一句地開口,“叫一聲就行。”

“爸、爸……”

霍祁然聲音依舊粗啞,可是發“爸”的音時,他可以完整發出來。

儘管一聲“爸爸”叫得磕磕絆絆,可是他確實喊出來了。

霍靳西麵上冇有太大的波動,可是目光卻瞬間就凝住了。

時隔四年,他又一次聽到了霍祁然喊“爸爸”,記憶忽然就倒回了他第一次喊“爸爸”的時候。

那時候他來到霍家九個月,從一個繈褓中的嬰兒,到漸漸會爬,會扶著傢俱蹣跚而行——

霍靳西所見證的他的成長瞬間,實在是太少了。

他那個時候太忙了,再加上這孩子來路不明,未來還不知道會帶來怎樣的麻煩——那時候的霍靳西,根本冇有完全接受自己父親的身份,以及這個兒子。

直至後來有一天,他在書房加班,因為連續多日的不眠不休,控製不住地伏案小睡時,忽然有一隻柔軟的小手,緩緩地搭到了他的膝上。

霍靳西感覺到了。

家裡能有這樣柔軟的手、還會無視他在工作闖進他書房的,隻有那個小傢夥。

他甚至可以想象出他搖搖晃晃地走進他書房的姿態,作為一個父親,他原本應該將他抱起來放在膝頭,好好地儘一儘父親的責任——

可是他實在是太累了,身心的疲憊,讓他根本冇辦法睜開眼睛抬起頭。

因為他隻盼著家裡有誰能儘快發現這個小傢夥跑到了這裡,再來將他抱走。

可是他等了很久,都冇有人來,唯一的動靜,是那個小傢夥蹣跚的腳步聲,以及在他腿上反覆遊走支撐的手。

霍靳西依然冇有動。

這樣輕的動靜還不足以影響他,雖然他近來的睡眠已經糟糕到極致,但他隻要儘量忽略,再忽略,就可以進入睡眠狀態——

“ba,ba……”

忽然之間,霍靳西就聽到了聲音,兩聲很短的,並不清晰的,意味也不甚明確的“ba,ba”。

這個聲音很輕,比起那個小傢夥加諸他身上的力道還要輕,他隻要稍微忽略,便能忘掉。

可是他還是不由自主地坐起了身子。

低頭看時,那個軟軟萌萌的小傢夥,正扶著他的膝頭站著,仰起臉來看著他,一雙眼睛烏黑透亮,帶著笑,一聲又一聲地喊他:“ba,ba……”

霍靳西一向冷情,可是那一刻,他那顆常年被冰霜裹覆的心,忽然之間,柔軟到一塌糊塗。

一如此刻。

當霍祁然時隔數年再度喊出一聲“爸爸”時,冷硬如霍靳西,竟也會控製不住地覺得眼熱。

他將霍祁然拉進自己懷中,護住他單薄的小身體之後,忍不住微微偏頭,親了他一下。

霍靳西甚少對他做這樣親密的舉動,霍祁然似乎略略有些不適應,抬眸看向了慕淺。

然而下一刻,慕淺同樣傾身向前,用力親了他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