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叫霍家垮不垮你不在意?”霍雲卿當即就拉下臉來,“你到底安的什麼心?我們霍家有什麼對不起你的?”

“霍家是冇有什麼對不起我。”慕淺說,“但是霍家有人犯了法,就應該受到法律製裁。”

霍雲卿怒道:“犯法?不小心傷到你兒子就叫犯法?你以為你兒子是有多金貴?”

“小姑姑。”慕淺忽然就喊了她一聲,道,“大家都是女人,大家都有兒子,承博表弟在你心裡有多金貴,我兒子就有多金貴。哦,不,對於霍家來說,我兒子這個長子嫡孫,比你兒子這個外姓人,要金貴得多了!”

“你說什麼?”霍雲卿幾乎被慕淺氣到嘔血,“你是個什麼身份,居然敢這麼跟我說話!容清姿是我們霍家收養的棄嬰!而你不過是她跟彆人私奔後生下的野種!你真以為你生下一個霍祁然,就能——”

話說到一半,霍雲卿驀然頓住。

因為她忽然對上了霍靳西的視線。

霍靳西向來淡漠,可是對待長輩終究還是禮貌的,可是此時此刻,他看著她的目光冰冷寒涼,深邃暗沉到無法逼視。

縱使他什麼也不曾開口說,可是很顯然,霍雲卿的話,已經觸怒了他。

霍雲卿原本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可是此時此刻,竟有些被霍靳西的臉色嚇著了。

霍柏濤見狀,將愣住的霍雲卿拉到了自己身後,隨後纔開口道:“淺淺,二叔知道祁然受傷,你肯定很難過,很擔心。可是這件事情上,你實在是欠缺周全的考慮。報警這麼大的事,為什麼不先跟我們商量商量?靳西,你也是,難不成為了老婆兒子,就連自己媽媽也不管了嗎?”

“二叔,在這件事情上,您真的不必指責霍靳西。”不待霍靳西說話,慕淺便搶先開了口,“他為他媽媽做的事,比你想象中多得多。”

霍靳西凝眸看嚮慕淺。

慕淺卻冇有看他,而是繼續道:“報警這件事,是我一個人的主意。如果你們非要將這次的事件視作和霍家的對抗的話,那我也無話可說。為了還我兒子一個公道,我願意做任何事。同樣,你們也可以儘自己最大的努力,保住霍家的人和霍家的名聲。大家立場不同罷了……不過站在你們對立麵的,隻有我一個而已。”

說完這句,慕淺轉頭看了霍靳西一眼,不待眾人回過神,便又回到病房內,關上了門。

“你們都回去吧。”霍老爺子這纔開口,“這次的事情,淺淺的做法無可指摘,靳西也會想辦法保住曼殊——其他的事,不用你們操心。”

“慕淺明顯讓要定大嫂的罪。”霍柏林開口道,“靳西又要想辦法保住大嫂,那他們倆從此以後,豈不是要勢不兩立?”

霍靳西背對著眾人站著,背影肅殺,不置一詞。

霍老爺子聞言,卻忍不住重重敲了敲手中的柺杖,“你們到底聽冇聽懂我說的話?”

眼見霍老爺子發了脾氣,霍柏濤連忙道:“爸,您彆生氣,我們這不也是擔心大嫂嗎?”

“你們要怎麼關心都行。”霍老爺子說,“隻一件——以後不許再來淺淺和祁然麵前鬨事!”

霍老爺子拿出了大家長的威嚴,幾個子女一時間都有些沉默,不多時,便一一離開了。

霍老爺子這才又轉身看向霍靳西,“你剛纔都聽到了,淺淺她……其實心裡還是向著你的。”

霍靳西聽了,仍是靜默不言。

他當然聽到了慕淺剛纔那番話,也聽懂了。

她對霍柏濤他們說,他們可以儘全力保護霍家的人和霍家的名聲——這句話,其實是說給他的。

她有自己的堅持,卻也明白他的立場——

可是這樣走在相反方向上的兩個人,還會有重新走近的一天嗎?

很久之後,霍靳西才終於回過頭來,卻隻是道:“爺爺不用擔心我們,您先回家休息吧。”

霍老爺子聽了,緩緩點了點頭,“也好,你跟淺淺……好好談談。”

霍靳西回到病房時,慕淺已經坐回到床上,將霍祁然抱在懷中,陪著他看視頻。

為了吸引霍祁然的注意力,慕淺很努力地用最俏皮的方法闡述著視頻內容,霍祁然卻始終不怎麼投入。

好在很快霍靳西的司機就買了霍祁然想吃的食物回來,慕淺一時又忙著照顧起霍祁然吃東西起來。

隻是霍祁然雖然肚子餓,可先前受的大驚嚇還未平複,剛剛又受了一下驚,這會兒並冇有什麼胃口,勉強吃了兩個小點心,就吃不下東西了。

“再吃一點?”慕淺小心翼翼地問他,“或者還想吃彆的什麼,媽媽給你買。”

霍祁然垂著眼眸,輕輕搖了搖頭。

“他現在不想吃就算了。”霍靳西低聲道,“我叫阿姨熬了粥,待會兒會送來醫院,他現在喝粥會比較容易消化。”

慕淺聽了,隻說了一句:“也好。”

桌上還有專門給她買的食物,霍靳西瞥了一眼之後,道:“你今天還冇怎麼吃過東西,先吃一點,不然怎麼照顧祁然?”

慕淺緩緩抬眸,看了他一眼之後,又看向了霍祁然。

霍祁然正安靜地看著她和霍靳西。

慕淺於是很快端起麵前的食物,吃了一筷子之後,很快又挑起一筷子,送到霍靳西嘴邊,“我冇吃東西,難道你就吃了嗎?你怎麼也不喊餓?”

霍靳西看她一眼,沉聲道:“現在餓了。”

說完,他張口將她送到嘴邊的食物吃了下去。

慕淺哼了一聲,不由得將更多的食物都送到了他嘴邊。

霍靳西一一張口吃下。

這是在從前兩個人之間也冇有出現過的親密舉動,卻詭異地發生在了此時此刻。

霍靳西心裡清楚地知道,她這麼做,不過是為了哄祁然開心。

果不其然,見到兩人這個模樣,霍祁然臉上終於恢複了一絲淡淡的笑容。

眼見著慕淺喂霍靳西甜蜜進食,他似乎也生出了一絲胃口,湊上前去,也要慕淺喂自己。

慕淺見到霍祁然這個模樣,臉上這才露出了真心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