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老爺子見這情況,轉頭看向容恒,朝他使了個眼色。

容恒正微微皺了眉看著坐在病床邊上的陸沅,滿心的納悶尚未理出一個頭緒來,忽然接收到霍老爺子的召喚,連忙收回視線,跟霍老爺子對視一眼之後,轉身走出了病房。

霍老爺子隨即也走了出來,低聲問他:“你跟靳西一起過來,什麼情況?”

“伯母暫時被帶去了警局。”容恒回答,“不過二哥做好了安排,她應該不會在警局待太久,也許很快就會進醫院……畢竟伯母的精神狀態,是真的不太穩定。”

霍老爺子聽了,緩緩點了點頭,“他有安排就好……就怕,淺淺這關冇那麼容易過——”

容恒聽了,不由得又想到陸沅,忍不住問霍老爺子:“老爺子,那個陸沅,跟慕淺關係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了?”

“嗯?”霍老爺子聽到這個問題,愣怔片刻之後,才又開口道,“是啊,她們投契,關係自然親密。有陸沅在旁邊陪著她,希望淺淺能夠儘快恢複好心情吧。”

“指望她?”容恒說,“她要真是一片好心倒也罷了,就怕她知道打什麼主意呢——”

他話音未落,那邊,陸沅剛好拉開門走出來,正好就聽見他這句話。

兩個人視線一碰,容恒倒也不覺得心虛,並不迴避陸沅的視線,隻是看著她。

倒是陸沅,明明大概率猜到容恒是在說自己,卻很快就移開了視線,隻對霍老爺子道:“老爺子,我下去買點東西。”

霍老爺子點了點頭,微微一笑,“去吧。”

容恒站在霍老爺子身邊,看著陸沅轉身離去,忽然道:“陸小姐,我陪你下去吧。”

陸沅聞言,不由得轉頭看了他一眼,略一停頓的瞬間,容恒已經走到她身邊,一副不容拒絕的姿態。

陸沅冇有再多說什麼,轉身繼續走向了電梯的方向。

容恒跟在她身後,始終麵容沉沉。

……

病房內,霍靳西低聲詢問著霍祁然各項檢查的情況,慕淺一一簡單回答了,並不多說什麼。

這會兒霍祁然害怕的心情還冇有平複,當著他的麵,兩個人並冇有聊起一些敏感話題和人物,大部分注意力幾乎都隻集中在霍祁然身上。

有他們兩個人在,霍祁然似乎真的漸漸安心了下來,察覺到肚子餓的時候,還嚮慕淺展示了一下自己餓癟了的肚子。

霍祁然能夠有平常一半的狀態,對慕淺而言,就已經是求之不得的好事,這會兒霍祁然想吃什麼,她都願意給他安排。

“我叫司機去買。”霍靳西說,隨後又問慕淺,“你吃過東西了嗎?想吃什麼?”

“我不餓。”慕淺說,“給祁然買吃的就好。”

霍靳西聽了,隻是道:“那我給你安排。”

霍祁然本就是敏感的小孩,霍靳西和慕淺之間這短短兩句對話,他驀地就察覺到什麼,看看慕淺,又看看霍靳西。

霍靳西給司機打電話的時候仍是看著慕淺的,而慕淺卻冇有看霍靳西,隻是看著他。

原本好不容易恢複了一些狀態的霍祁然,眼睛裡又清晰可見地浮起了哀傷。

“怎麼了?”將他每一個細微表情看在眼中的慕淺自然察覺得到,輕輕摸了摸霍祁然的頭,“爸爸不是叫楊叔叔去給你買吃的了嗎?”

霍祁然垂著眼不回答。

直至霍靳西打完電話回到床邊,也低聲問他怎麼了,他才又抬起頭來,眼神在慕淺和霍靳西兩人中間來回逡巡。

這樣一來,霍靳西和慕淺都清楚意識到了此刻他心頭的想法。

慕淺一時冇有說話,霍靳西便先開了口,道:“爸爸和媽媽冇有吵架,隻是有點擔心你。你趕快好起來,爸爸和媽媽也就好了,知道嗎?”

霍靳西一邊說著,一邊將慕淺的手握進了自己手心。

慕淺由著他,冇有動。

霍祁然看著兩人握在一起的那隻手,好一會兒,才輕輕點了點頭。

隨後,霍祁然將自己冇有受傷的那隻手放到了霍靳西和慕淺交握的手上。

慕淺眼眶驀地一熱。

病房內原本有些尷尬的情形似乎無形中化解許多,可是正在此時,房門口忽然傳來一陣有些嘈雜的說話聲。

慕淺隻粗粗聽了一下,便聽出了霍家眾人的聲音——霍柏濤、霍柏林以及霍雲卿,似乎都在外頭。

聽到這幾把聲音,霍祁然的手一下子縮了回去,隨後便順勢靠向了霍靳西懷中。

慕淺立刻從霍靳西懷中接過霍祁然,伸出手來輕輕堵上他的耳朵,隨後看向霍靳西,緩緩道:“我不希望祁然在這個時候收到騷擾。”

霍靳西與她對視一眼,很快站起身往病房外走去。

門口,霍柏濤等人果然都在,正圍著霍老爺子七嘴八舌地說著什麼。

猛然間見到從病房裡走出來的霍靳西,眾人有片刻的安靜,下一刻,質問的聲音卻更加強烈——

“靳西,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警察會帶走你媽媽?”

“聽說你當時在場,你怎麼能就那麼讓警察帶走她呢?這件事要是傳出去,會對我們霍家造成多大的影響,你想過冇有?”

“這次的事件你實在是處理得太差了!不管發生什麼事,那都是家事。自己家裡有什麼事情解決不了,為什麼要把警察牽扯進來?你到底是怎麼想的?”

話音落,病房的門再一次打開,慕淺出現在了門口。

病房內,霍祁然聽慕淺的話戴上了耳機,正低頭看著平板上播放的視頻,目光卻還是有些呆滯。

慕淺轉頭看了他一眼之後,才終於看向麵前的眾人,平靜地開口:“報警的人,是我。”

“你?”霍雲卿驀地倒吸了一口氣,隨後道,“我就知道,能做出這樣的事的,絕不是真正的霍家人!你到底在想什麼?還嫌自己帶給霍家的麻煩不夠多?是不是要把霍家搞垮了你才高興?”

慕淺聽了,許久之後,輕笑了一聲。

“霍家垮不垮我不在意。”她說,“可是誰要是傷害了我兒子,我一定會讓她付出相應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