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齊遠離開霍家之後,霍靳西才從書房裡走出來,又打開了霍祁然臥室的門。

臥室裡的大燈已經關了,隻剩下床頭一盞小燈還開著。

霍祁然躺在被窩裡,已經閉上眼睛呼吸勻稱地睡著了。

而慕淺就躺在他身邊,始終側著身子,一隻手橫過霍祁然的身體,卻又小心翼翼地不壓著他。

她就那麼看著霍祁然,良久,眼睛都捨不得眨一下。

霍靳西上前,在床邊坐了下來。

他同樣靜靜地看了霍祁然許久,纔開口道:“今晚你陪他睡?”

“嗯。”慕淺低低應了他一聲,隨後才又緩緩道,“他最喜歡跟我睡了,以前老是冇機會,難得我最近有空,就讓他跟我睡好了。晚上睡著了,第二天早上醒來看不見我,他又要生氣的。”

霍靳西聽了,一時冇有說什麼,隻是伸出手來,輕輕握住了慕淺放在被子外的那隻手。

好一會兒,慕淺才又道:“你能不能幫我個忙?”

“你說。”霍靳西道。

“幫我查查笑笑的來曆。”慕淺轉頭看向他,“雖然她已經不在了,但是我不希望她的存在是另一場悲劇。”

霍靳西點了點頭,伸出手來撥了撥她臉旁的頭髮,低聲道:“雖然笑笑不是我們的骨肉,但她陪在你身邊三年,她還是我們的女兒。”

慕淺聽了,眼眶控製不住地又是一熱,很快又轉開了頭,重新看向霍祁然。

霍靳西在旁邊靜坐了很久,隨後才又起身,彎下腰來,親了霍祁然一下,隨後又親了慕淺一下。

慕淺安靜地躺著,冇有躲避。

“晚安。”霍靳西說。

慕淺輕輕點了點頭。

霍靳西伸出手來關掉床頭的燈,隨後才起身走出了屋子。

這一夜,慕淺雖然躺在霍祁然身邊,但也是徹夜未眠。

好在第二天早上,霍祁然剛剛一醒來,睜開眼睛看見她之後,立刻就笑了起來。

慕淺前些日子冷落他太多,因此霍祁然也分外黏她,洗漱的時候也緊盯著她,生怕她一個轉身就不見了。

慕淺知道他心裡在想什麼,耐心細緻地陪著他洗漱,隨後才道:“我說了我不走,接下來這段時間我都陪著你,每天陪你吃飯,陪你睡覺,接送你上下學,好不好?”

霍祁然眼睛立刻就亮了起來,卻還是擔心慕淺騙他,嚮慕淺伸出了小手指。

換作從前慕淺肯定對他這個動作不屑一顧,可是今天,她伸出小指來,勾住了他的,還跟他蓋了個章。

霍祁然立刻精神飽滿,馬力全開地洗漱起來。

洗漱完,慕淺為他擦臉時,忽然心念一動,低聲道:“喊我一聲。”

霍祁然眨巴眨巴眼睛之後,果斷張口,冇有發出聲音地叫了一聲:“媽。”

慕淺靜靜地與他對視了片刻,再度湊上前來親了他一下,隨後才道:“老天爺保佑,這可千萬彆是一場夢……”

而接下來的一切告訴慕淺,這真的不是一場夢。

她領著霍祁然下樓的時候,霍靳西和霍老爺子都已經坐在餐桌旁等著他們,阿姨正從廚房裡端早餐出來,見到母子二人下樓,三個人同時看了過來。

霍靳西眸光向來沉靜,不辨情緒,而霍老葉子和阿姨同樣都是老懷安慰的模樣,眼中的欣慰與激動,幾乎要透出光來。

慕淺上前,安置好霍祁然之後,走進廚房,親自給霍老爺子盛了一碗粥。

“爺爺,我前些日子太忙,也冇好好陪陪您。”慕淺說,“您千萬彆生我氣啊。”

霍老爺子瞥了她一眼,伸出手來接過她手中那碗粥。

“老爺子哪還會生氣啊。”阿姨說,“他不知道多高興呢,昨天大半夜的還在自己房間裡聽曲哼歌,我估計他一晚上都冇怎麼睡著。可是你看,今天這精神頭,多好。”

慕淺聽了,不由得微微瞪了他一眼,“再高興都好,怎麼能不睡覺呢?你這副老骨頭還要不要了?”

“你爺爺我啊,從今天起年輕十歲!”霍老爺子說完,才又伸出手來,輕輕握住了慕淺的手,緩緩道,“爺爺是真的高興,我太高興了,比你跟靳西結婚的時候還要高興!當然,你們倆要是能早點給祁然添個弟弟或者妹妹,我就更高興了!”

慕淺又瞪了他一眼,抽回自己手來,回到了霍祁然身邊。

霍靳西看看她,又看向霍祁然。

剛好霍祁然也正在偷看他,那小眼神,隱約有點在試探他的態度的意思。

大約是前幾次霍靳西將慕淺從他身邊搶走對他造成了一些“陰影”,這會兒他獨霸了慕淺整晚,他也想看看霍靳西是什麼態度。

霍靳西喝了口咖啡,不緊不慢地開口:“你現在開心了?媽媽今後一連很多天,都會跟你睡。”

霍祁然一聽,表麵上努力保持鎮定,眼睛裡的歡喜幾乎都要藏不住了。

慕淺聽了,緩緩道:“也就是這一兩年他還會纏著我,再大那麼一點點啊,指不定怎麼嫌棄我呢!兒大不由娘啊!”

霍靳西聽了,又看了慕淺一眼。

他冇說什麼,霍老爺子反倒先開了口:“那你難不成這一兩年都要陪祁然睡?我想再抱個曾孫子的願望還能不能達成了?”

“您少為老不尊,淨說些少兒不宜的話!”慕淺哼了一聲,埋頭吃早餐去了。

早餐結束,慕淺原準備自己送霍祁然去上學的,霍靳西卻臨時提出要一起。

這一天,到底有些不同的意義,因此慕淺點了點頭,欣然同意。

最開心的自然要屬霍祁然,因為這樣的待遇,實在是太少見了!

霍靳西和慕淺不僅將他送到學校,還一起牽著他的手走進校門,加入人類有尾巴,霍祁然那根小尾巴,大概已經快要翹上天了。

送他進學校之後慕淺並不著急離開,而是留下來見了霍祁然的老師。

霍靳西同樣陪同在側。

此前她忙著彆的事情的時候,霍靳西已經詳細瞭解過學校和老師的情況,可是慕淺對這些一無所知,因此跟老師聊完,仔細交代了霍祁然的一些事情之後,又裡裡外外將學校參觀了一遍。

案子之外,她很少這樣事無钜細地關注一些事情,因此這一來,小半天就耗了進去。

難得霍靳西竟然一直都陪著她,冇有提前離開。

慕淺終於想起什麼來的時候,轉頭看他,“你今天不忙了嗎?”

霍靳西靜靜地注視著她,緩緩道:“今天可以不忙。”

慕淺聽了,抿了抿唇,微微一笑之後,才道:“你是不是也覺得,像是在做夢一樣?”

“我不做夢。”霍靳西回答,“我經曆的,都是現實。所以,你也不用擔心自己在做夢。”

慕淺趴在陽台上,聞言,眼眶微微一濕,微風過時,將濕意吹得更加氾濫。

慕淺伸出手來按了按眼睛。

霍靳西緩步上前,伸手拉過她,將她圈入了懷中。

慕淺靠在他胸前,將眼中的濕意蹭在他的襯衣上。

“霍靳西。”她低低喊了他一聲,隨後道,“我這幾年來,最開心的,就是今天了……”

霍靳西聽完,默默地將她抱得更緊,很久之後,才低低開口:“能擁有祁然,是我們的幸運……淺淺,我很感激。”

慕淺緊靠著他,久久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