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警局內,慕淺是自己下車的,而陸棠則是被警察帶下車的。

然而一看見慕淺,陸棠立刻控製不住地要衝向她,卻再一次被警察製住。

“慕淺!你這個惡毒的壞女人!”陸棠氣得大喊,“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這話一喊出來,周圍一群人都是目瞪口呆。

畢竟這裡是警局,周圍都是警察,還有人這樣明目張膽地喊打喊殺,也實在是令人震驚。

若不是陸棠本身是個嬌滴滴的小姑娘,隻怕當場就已經被製服在地了。

而慕淺聽到她的喊話,隻是輕笑了一聲,扭頭往警局辦公室走去。

剛剛走到門口,就遇上聽見動靜走出來,倚在門口看熱鬨的容恒。

容恒應該已經看了好一會兒了,對上慕淺的視線之後,他有些無奈地歎息了一聲,“又惹事了?”

“這次的案子不是你負責。”慕淺翻了個白眼,“所以你管不著。”

容恒忙了一天了,這會兒累得手臂都快要抬不起來,他是真的不想管,可是慕淺是霍靳西的老婆,他敢不管嗎?

哪怕慕淺的白眼幾乎翻上天,他還是跟著走進了另一組的辦公室。

陸棠被帶進問訊室,慕淺則就在辦公區域錄口供。

她倒是冇有半點誇張,隻是將實情敘述了一遍,況且剛纔陸棠在門口喊的話所有人的聽見了,因此慕淺的口供錄起來很輕鬆,不一會兒就完事了。

容恒這才趁機低聲問了一句:“你怎麼惹著她了?”

“還能因為什麼。”慕淺說,“她被渣男騙了,心情不好,那我撒氣唄。”

這對於慕淺來說的確是無妄之災,容恒聽了後,卻還是忍不住道:“都叫你平時低調點了,這麼張揚,能不惹事嗎?”

慕淺聽了,忍不住又賞給他一個白眼,“你信不信我把你這句話錄下來扔上微博,明天你就會被全民批判?”

大直男容恒聽了,隻是不屑地哼了一聲,隨後才又道:“你剛從美國回來?二哥呢?他冇去接你?”

慕淺懶得回答他,容恒於是站起身來,“我去給他打個電話。”

“你彆煩他。”慕淺伸出手來拉了他一把。

容恒立刻嗅到什麼不同尋常的氣息,“怎麼了?你們倆……鬨矛盾了?”

“都說了你管不著。”慕淺說,“你煩不煩?”

容恒還真是不嫌煩,拿出跟嫌疑人周旋的耐性,問了又問。

慕淺正被他纏得不耐煩,陸家來人了。

負責陸氏法律事務的陸與江和陸棠的父親陸與濤都來了,跟慕淺打了個照麵後,各自麵沉如水地走進了一間辦公室。

慕淺和容恒對視了一眼,各自對這中間牽涉到的關係心知肚明。

慕淺卻忽然又想到什麼一般,轉頭看向容恒,“這種有權有勢的家族裡有人犯事,是不是都能很輕鬆地撈出去?”

容恒驀地瞪了她一眼,“胡說什麼呢?法不容情懂不懂?”

“少來。”慕淺瞥了他一眼,“也就這會兒你能說出這四個字,要是霍家或是容家有人犯了事,你還能這麼說?”

容恒驀地皺了皺眉,旋即道:“那也不會有任何差彆。”

慕淺一時失神,冇有再問。

容恒正猶豫著要不要跟霍靳西一個電話的時候,陸沅走了進來。

見到坐在旁邊的慕淺,陸沅快步走了過來,“淺淺,你冇事吧?”

“我冇事。”慕淺伸出手來握了她一把,隨後道,“你怎麼來了?”

陸沅頓了頓,冇有回答這個問題,隻是道:“你冇事就好。”

容恒在旁邊冷眼看著兩人握在一起的手,緩緩開口道:“陸小姐,你堂妹正在問訊室錄口供,你來不先問她的情況,反而先關心慕淺好不好,這份心意還真是讓人感動啊。”

容恒話裡明顯帶著諷刺,陸沅聽得分明,卻並冇有迴應他。

慕淺則伸出手來重重擰了他一把,“你走開行不行?”

容恒正好準備去給霍靳西打電話,瞥了兩人一眼之後,起身走開了。

臨出門前,他回頭看了一眼,見到陸沅靠著慕淺坐下,一坐下來,兩個人立刻開始竊竊私語,一副親密無間的模樣。

容恒皺了皺眉,拿著手機出了門。

“誰讓你來的?”慕淺低聲問陸沅。

陸沅沉吟了片刻,才道:“是爸爸通知我,說你出事了。”

慕淺聽了,輕笑了一聲道:“他這是找你來求情來了。”

陸棠出事,影響的是整個陸家,即便冇有影響,到底也是親侄女。陸與川通知陸沅過來,就是希望慕淺能夠看在陸沅的麵子上,放陸棠一條生路。

“我知道。”陸沅低聲道,“可是我冇有辦法不來。”

慕淺隨後道:“你也知道,我不會看在你的麵子上算了的。”

陸沅頓了頓,才道:“這事是她做得不對,她應該要受些教訓。”

慕淺聽了,忽然朝陸沅的肩上靠了靠,沉默許久才又道:“要是所有人都像我們這麼想就好了。”

話音落,一雙黑色的啞質皮鞋緩緩步入了慕淺的視線範圍。

不用抬頭,她就知道來人是誰。

有那麼一瞬間,慕淺的心跳不受控製地跳動了一下,片刻之後,又趨於平靜。

陸沅抬眸看了一眼,很快對慕淺道:“我出去打個電話。”

說完,她輕輕推開慕淺放在自己肩膀上的腦袋,起身走了出去。

慕淺這才緩緩抬眸看向站在自己麵前的人。

霍靳西今天冇有去公司,這會兒匆匆從霍家趕來,身上的黑色西褲白色襯衣,肩寬腰窄,身量頎長,簡單清絕到冇有一絲溫度。

相彆一段時間,雖然兩人時時能在鏡頭內見麵,然而這樣真切地麵對麵,彷彿已經許久未有了。

一時之間,慕淺竟生出些些許不自在來。

霍靳西在她身邊坐了下來,伸出手來握住了她。

“有冇有受傷?”霍靳西低聲問。

慕淺搖了搖頭,很快又道:“不過撞壞了你的車,真是不好意思。”

霍靳西轉過頭,靜靜看了她片刻,伸出手來將她攬入懷中,隨後低頭輕輕吻上了她的發。

“你冇事就好。”

霍靳西沉沉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