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祁然黑白分明的眸子安安靜靜地看著她,乾淨澄澈。

慕淺也知道從他那裡是得不到什麼答案的,隻能認命。

“好了,時間也不早了,明天還要上學。”慕淺摸了摸霍祁然的頭,“你自己去洗澡,準備睡覺。”

話音落,霍祁然的肚子忽然“咕咕”地叫了兩聲。

慕淺不由得眯起了眼睛。

“你之所以想跟著我,就是想吃好吃的吧?”

霍祁然隻是乖巧安靜地看著她,眼裡隱隱含著期待。

原來惹上了一隻小吃貨。

慕淺不由得歎息了一聲,拿起手機來給他叫外賣。

等到霍祁然吃飽喝足,洗了澡躺到床上,已經是淩晨十二點。

“我這張床分你一半,但是你隻能睡自己那一半,你要是過界纏到我身上,我就踢你下床,聽到冇有?”慕淺氣勢全無地威脅了霍祁然一下,隨後仍舊是摸了摸他的頭,“閉眼,睡覺。”

霍祁然果然乖乖閉上眼睛。

慕淺起身回到沙發旁邊,打開電腦,麵對的依然是先前那段讓她頭疼的錄音。

戴上耳機,裡麵正好傳來霍靳西低沉性感的嗓音:“退縮?”

慕淺咬咬唇,仰頭靠在沙發上。

霍靳西……他到底想乾什麼?

第二天,葉惜來到慕淺小屋,看見霍祁然時,整個人也是懵的。

霍祁然趴在桌上安靜地寫作業,葉惜將已經習以為常的慕淺拉到了一旁。

“這……這算什麼事啊?”葉惜說,“你不是決定了不再在霍靳西身上浪費時間,怎麼這會兒反倒幫他帶起了孩子?”

慕淺覺得要是將昨晚發生在洗手間廁格內的事情告訴她,葉惜大概會立刻瘋掉,於是她打算當那件事冇發生過。

“嚴格來說,這孩子之所以在這裡跟他爸關係不大。”慕淺說,“隻能怪我不知收斂,招惹到一個小花癡。”

葉惜咬唇,“可他是霍靳西的孩子!”

“不,他隻是個孩子。”慕淺看了一眼安靜的霍祁然,“一個……有些可憐的孩子。”

“你少同情心氾濫!難道你忘了……”衝口而出的當下,葉惜忽然頓住,隨後才又緩緩道,“霍靳西到底是怎麼對你的……”

慕淺撥了撥濃密的長髮,風情搖曳地開口:“記著呢,所以我才清醒地知道,該拿什麼態度去對他。”

葉惜拿慕淺冇辦法,隻能帶著一肚子的擔憂和生氣離開。

葉惜的車子剛剛駛出小區,一輛黑色賓利自夜色中駛來,與葉惜的車擦身而過,進入了小區。

門鈴響的時候慕淺正在洗澡,於是喊霍祁然,“外賣來了,你開一下門!提高警惕,不要被陌生人拐走哦!”

趴在桌子上寫作業的霍祁然翻了個白眼,溜下桌子,走到門口打開了門。

慕淺洗完澡,穿上一件短到大腿的睡裙,擦著半濕的頭髮從衛生間裡走出來,敏感地察覺到屋子裡氣場的變化。

霍祁然依舊趴在桌上寫作業。

而她的沙發裡,多了一尊高貴冷豔的大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