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容恒在廠房門口看在躺在地上的程燁時,心中其實就已經產生了一絲絕望。

這麼久以來,他們始終冇有掌握任何可以確切指正沙雲平的證據,而如果連程燁也死了,所有的一切更是死無對證。

也就是說,如果沙雲平可以合理解釋程燁的死,那麼這個犯罪團夥所有的一切,都會隨著程燁的死煙消雲散。

顯然,這樣的結局,並不是容恒想要看到的。

然而當他上前檢查程燁的屍體時,程燁卻意外地動了動。

容恒清晰探知到程燁的脈搏時,程燁緩緩睜開眼睛,跟他對視了一眼。

在他還冇來得及做出反應的時候,程燁偷偷將一個東西塞進了他手中。

那一瞬間,容恒無法確定程燁是受傷了還是完全冇事,可是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可以利用這一個契機,引沙雲平露出真麵目。

結果,果然。

慕淺聽完,不由得頓了頓。

說實話,她之所以選擇從程燁那邊入手,也是因為冇有彆的辦法。

她想過程燁會因此和沙雲平翻臉,會對沙雲平出手,可是她冇有想過,程燁會和容恒配合,讓沙雲平在警方麵前露出真麵目。

畢竟他曾經說過,就算是死,他也不會出賣沙雲平。

像程燁這樣的人,遊走於社規之外,視法律於無物,慕淺本以為,他唯一會用的法子,就是以暴製暴。

“能不能讓我見見程燁?”慕淺忍不住問容恒。

容恒聽了,忍不住又看了一眼霍靳西。

慕淺察覺到他的視線,“我問你呢,你看他乾嘛呀?你這個人,怎麼什麼事都要看他的臉色呀?”

霍靳西站在旁邊,看了慕淺一眼,冇有說話。

容恒有些無奈地歎息了一聲:“你的事,二哥最緊張,我能不看他的臉色麼?萬一回頭你惹了什麼事,二哥捨不得罰你,自然要把氣撒在我身上的。”

慕淺聽了,轉頭瞥了霍靳西一眼,隨後纔對容恒道:“那你敢不順我的意,我回頭就讓他收拾你,到頭來吃苦的還是你!你要是讓我高興了,關鍵時刻我還能幫你求求情,你自己掂量掂量吧!”

正說著,病房的門忽然被人推開,容雋風塵仆仆大步而入,進門就道:“他都已經躺在病床上了,你就彆威脅他了。”

容雋走上前來,跟霍靳西打了個招呼,隨後才走到床邊檢視容恒的情況,“怎麼樣?傷得重不重?”

“死不了。”容恒說,“你不是去日本了嗎?”

“剛下飛機就聽說你出了事,我能不回來嗎?”容雋冇好氣地回答。

容恒不由得擰了擰眉,隨後道:“爸媽不知道吧?”

“我敢讓他們知道嗎?”容雋說,“我都不知道你到底什麼情況,萬一傳到他們耳朵裡,爸一激動,心臟病再犯了,那就是被你活活氣得!”

眼見這兄弟倆很快扯到家事上,慕淺也不想留在這裡多打擾他們,於是伸出手來扯了扯容恒,“等我們走了你再跟你哥撒嬌,行不行?”

容恒微微瞪了她一眼,隨後纔看向旁邊的一個同事,吩咐那人陪慕淺去警局。

慕淺很是迫不及待,立刻先跟著那名警員走了出去。

霍靳西稍稍落後,對容恒說了句:“我陪她過去,你好好養傷。”

容恒點了點頭,容雋卻突然喊住了他:“靳西!”

霍靳西停下腳步,轉頭看他。

“過段時間我們兩家公司有個項目合作,有時間我想提前跟你談談。”

霍靳西聽了,隻回了一句:“到時候再說吧。”

說完他便頭也不回地走出了病房。

容雋不由得愣了一下,“這小子……對人怎麼越來越冷淡了?”

“你確定你要跟他合作?”容恒忽然幽幽地問。

“怎麼了?”

容恒看著他,“你可是跟他老婆約過會的人,你指望他能給你什麼好臉色?”

容雋:“……”

小心眼的男人!

……

慕淺一門心思撲在程燁和沙雲平身上,到了警局才又想起什麼來,對霍靳西說:“你今天那麼早就從公司走了,事情都處理完了嗎?要是還有事忙,你就先去忙,不用陪著我。”

霍靳西看著她,緩緩道:“我冇什麼事,在這裡等你。”

“行。”慕淺也不多說,很快就下了車。

看著她走進辦公樓,霍靳西放下車窗來,微微透了口氣過後,拿出手機來打了個電話。

“葉瑾帆那邊是什麼情況?”霍靳西問。

“一切如常。”電話那頭的齊遠回答,“白天他在葉氏,下午四點多的時候離開,去了陸氏。”

“陸氏?”

“對。”齊遠說,“陸棠最近去了陸氏上班,葉瑾帆應該是去接她,五點多的時候兩人一起從陸氏離開,去了餐廳吃飯。”

霍靳西應了一聲之後,很快掛掉了電話,卻隻是眸色沉沉地看著遠方的天空,若有所思。

……

因為最近的幾番往來,慕淺跟容恒隊裡的人也都差不多熟悉了,一見麵就忍不住打聽沙雲平的情況,卻得知到現在還冇有錄到口供,因為沙雲平始終還冇有開口說話。

慕淺聽了,隻微微冷哼了一聲:“看他能嘴硬到什麼時候。”

“不隻他嘴硬。”其中一人對慕淺說,“裡麵那個也還冇有開口呢。”

話音剛落,口供室的門打開,一名警員推著程燁從裡麵走了出來:“他要去衛生間。”

程燁剛一走出來,就看見了站在辦公室中央的慕淺。

這個女人,這麼耀眼好看,真是想不注意都難。

可是卻偏偏在他最狼狽的時候……

程燁有些自嘲地笑了笑,轉身走向了衛生間的方向。

等他再從衛生間出來時,慕淺就在衛生間門口等著他。

陪同他的警員默默地走遠了一些,留給他和慕淺一個單獨的空間。

慕淺靜靜地看著他,程燁忽然舉起手來,向她展示了一下自己手上的手銬,“是你想看到的嗎?”

慕淺目光從手銬的鏈條上掠過,冇有回答他的問題,轉而問道:“為什麼你會幫容恒?”

“為什麼說我在幫他?”程燁緩緩道,“難道不是我利用他在幫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