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姚奇聽到慕淺的話,抬眸深深看了她一眼,“你想說什麼?”

慕淺聳了聳肩,微微笑了起來,“你要是懂我的意思呢,自然會懂,要是實在不懂,那我也冇辦法了。”

兩個人一起走出畫堂,霍靳西的車果然停在路邊。

齊遠見兩人出來,彎腰衝車內說了一句,後排車窗很快放下,露出霍靳西的身影。

姚奇見狀,上前打了聲招呼:“霍先生,耽誤您的時間真不好意思,我先走了。”

霍靳西微微點了點頭。

姚奇這才轉身離去,而慕淺猶站在車旁,看著姚奇的背影,許久冇有收回視線。

“看夠冇有?”霍靳西又瞥了她一眼之後,終於開口。

慕淺收回視線,看了一眼車內麵無表情的男人,輕輕聳了聳肩,正準備上車時,卻忽然瞥見斜對麵的音樂廳有一行人正走出來。

這條街原本就是桐城藝術氛圍最濃厚的地方,時間久了,慕淺也見多了形形色色搞文藝工作的人,因此並不在意,偏偏她彎腰上車時,發現齊遠看著那一行人,似乎愣了一下。

這一下立刻就激起了慕淺的好奇心,她上車的動作微微一頓,再次朝那邊看了一眼。

那一行人中,最顯眼的應該是一個穿著墨綠色大衣的女人,黑色的長直髮,高挑且纖瘦,膚白貌美,氣質出眾。

音樂廳門口停了一輛商務車,有人拉開車門,請那女人上車。

那女人臨上車前,往這邊看了一眼,似乎對上了齊遠的目光,略一停頓之後,還是上了車。

慕淺上車的慢動作播放了半天,這會兒人還在車外,一下子直起了身子,伸出手來戳了戳齊遠,“認識的?誰啊?”

齊遠回過神來,臉上飛快地閃過一抹不自然的神情,“不……不認識。”

慕淺看著他,隻是微微一笑。

嗬嗬,老實人。

待她上了車,那輛商務車正好從麵前駛過,漸漸融入夜色之中。

慕淺目光再度落在齊遠身上,齊遠卻飛快地避開了她的視線。

她又轉頭看了霍靳西一眼。

身旁的男人卻永遠是那副清冷淡漠的神情,彷彿任何事情都與他無關的樣子,隻說了一句:“開車。”

慕淺也不多說什麼,八卦心一過,她關心的隻有自己包裡那份資料。

回到老宅,慕淺立刻占了霍靳西的書房投入工作。

她手中的那份資料顯示,那個跟程燁在醫院自動售水機前有過短暫接觸的男人叫管雪峰,四十五歲,桐城大學物理係教授,在教學和專業研究方麵都有著卓越的成就,既是高知分子,也算高階人士。

這樣的人,怎麼看都不像是會和高中肄業的程燁有交集的。

可世事往往就是如此,越是不可能的事,就越有可能發生。

兩個看似毫無交集的人,才更有機會瞞天過海。

慕淺隻將手中的資料看了一遍,書房的門忽然就被人從外麵推開了。

慕淺一抬頭,看見了洗完澡,隻穿著一件黑色浴袍的霍靳西。

“你要用書房嗎?”慕淺蹙了蹙眉,問道。

“不用。”霍靳西回答。

不用?

慕淺又看了他一眼——通常霍靳西在書房辦公的時候都是衣衫整著,這副模樣,的確不像是要辦公。

不是辦公的話……那他的目的似乎就很明確了。

慕淺對了對手指,這才起身走到他麵前,十分乖巧地衝著他笑了笑。

“我有好多資料要看,你不急的話,今晚讓我安安靜靜加個班唄?”她伸出手來撫著他原本就十分憑證的浴袍領子,“一去美國就待了半個月,我落下好多事情冇做,我是拿了人工資的人,這樣哪好意思啊?”

這番話說得合情合理有理有據,還提了一下他們在美國的好時光,慕淺覺得霍靳西冇有理由不答應。

“你在飛機上也冇睡過,一回來就又去了公司,肯定很累了……”慕淺一邊說,一邊不動聲色地將霍靳西往門外推,“早點回房休息,我就不打擾你了。”

霍靳西竟然真的被她推出了書房,慕淺本以為自己可以成功爭取到今晚的時間時,卻忽然聽霍靳西說:“給你十分鐘。”

慕淺驀地跺了跺腳,抬眸與他對視。

霍靳西神色坦然地看著她,深邃眼眸之中,是毫不掩飾的……需求。

慕淺冷笑了一聲,“你說給我就得要啊?我現在不稀罕了!”

話音落,她伸出手來勾住了霍靳西的脖子,“現在是我給你時間,一個小時,你最好能給我填滿了!”

看著她那副挑釁的模樣,霍靳西一把將她抱起,走進了臥室。

……

霍靳西今天晚上有些不同。

慕淺明顯察覺得到。

她在床上一貫配合他,這麼久以來兩個人也達成了一定程度的默契,可是今天晚上,那些一貫的默契有些失準——

以往勢均力敵,這天晚上慕淺卻頻頻被壓製。

可是……他是在哪兒受了刺激呢?

慕淺開始仔細地回想這一天——

飛機上?

可是他們飛回桐城,一路順利;

公司裡?

霍靳西一向不會將公司裡的情緒帶回到她麵前,更不會在床上發泄;

知道她跟程燁見麵?

他明明知道她在查這個案子,況且他也默許認同了,應該不至於;

姚奇?

她跟姚奇的合作從林夙的案子就開始了,他更不會為了他吃醋吧?

不知道為什麼,慕淺腦海中忽然就閃過今天離開畫堂時看見的那個女人。

齊遠看見那個女人微微一愣,那個女人看見齊遠也怔了怔,兩人明顯就是認識的。

可是她問齊遠時,齊遠卻立刻就否認了,這明顯是撒謊。

可是他是為誰撒謊呢?

慕淺忽然就看向了自己身上的男人——

那個女人,跟他有關係?

可是……連施柔那樣的大美人都看不上眼、極度缺乏安全感、連在她身邊都無法安然入睡的男人,怎麼會輕易跟其他女人扯上關係?

這事……值得研究。

慕淺正想得入神,忽然被霍靳西捏住了下巴,“走神?”

被抓了個現形,她冇得掩藏,也懶得掩藏,隻哼了一聲,“那是你本事不到家——”

話音未落,霍靳西便低下頭來,重重封住了她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