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淺走出衛生間,臥室裡卻已經冇有霍靳西的身影。

回想剛剛這個房間裡發生的事情,慕淺拍了拍自己的額頭,緩緩撥出一口氣,拉開門走走出去。

二樓小廳裡,霍靳西拿著一杯酒倚在吧檯邊,一身黑色睡袍,露出小半個胸膛,半濕的頭髮微卷,怎麼看都是一副誘人美男的模樣,偏偏……

慕淺心頭歎息了一聲,走上前去,在吧檯的對麵坐了下來,隻是看著霍靳西笑。

霍靳西麵容沉靜地看著她,目光輕描淡寫地從她身上掠過。

慕淺撥了撥自己的頭髮,緩緩道:“剛纔看了下,霍先生衛生間裡都冇有適合女人用的東西,所以我還是決定不洗了。”

霍靳西喝了口酒,冇有理她。

“我也知道自己打擾到霍先生了,這樣吧,你把我的錄音筆還給我,我立刻就走。”慕淺自顧自地拿起酒杯,也給自己倒了杯酒,慢悠悠地開口,“你要是不給,那我就不走了。”

話音剛落,吧檯上突然就多了個東西。

慕淺定睛一看,竟然就是她的錄音筆!

她一把抓過來握在手裡,檢查了一會兒,幾乎被氣笑了。

霍靳西是有多巴不得她消失?

還是她今天的舉動徹底惹怒了他?

想到這裡,慕淺反而不急了,慢悠悠地喝著杯中的酒。

直到杯中酒見底,她才撐著額頭看向霍靳西,開口道:“你知道嗎?我死心了。”

霍靳西依舊是先前的姿態,眼波深邃地看著她。

“以前吧,我老覺得霍先生瞧不上我是我自己的問題。可是過了今天,我放心了。”她意味深長地看著霍靳西,“人生那麼長,快樂的事情挺多的,霍先生不必將這樣一樁小事放在心上。”

說完,她拿自己的杯子去碰了碰霍靳西的杯子,噗噗地笑了兩聲,才又道:“保重身體要緊。”

話音落,慕淺則迅速喝掉杯中剩下的酒,對霍靳西說了句“拜拜”,放下杯子起身就走掉了。

霍靳西緊捏著手中的酒杯,控製不住地伸手按住了突突跳動的太陽穴。

臨走還要反咬他一口,氣性還真不小。

……

葉惜殺氣騰騰地找過來時,慕淺正在自己小屋的衛生間裡洗澡。

葉惜一把拉開衛生間的門,抱著手臂看著花灑下的慕淺,“你說,你乾什麼了?”

“我今天乾了很多事,你指什麼?”慕淺關掉花灑,拿浴巾裹住自己。

“少跟我裝傻!”葉惜氣急敗壞,“你跟霍靳西怎麼回事?”

慕淺聽到這個名字,忍不住又“噗”地笑出聲來。

“慕淺!”

“安啦!”慕淺已經恢複一貫的美豔姿態,“我纔不會跟一個性冷淡的人過不去呢!”

葉惜愣住,“性……冷淡?誰?”

慕淺輕輕聳了聳肩,貼了張麵膜到臉上,含糊不清地開口:“愛誰誰……本小姐忙著呢,不會再浪費不必要的時間在不相乾的人身上。”

葉惜回過神來,有些目瞪口呆,但見慕淺這副模樣,又不動聲色地鬆了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