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莊依波離開桐城也有一段時間,如今莊家幾乎覆滅,她對桐城也冇有什麼留戀,唯一還掛記的,也就是從前教過的幾個孩子。

悅悅自然就是其中一個。

年初一的霍家格外熱鬨,有莊依波熟悉的,也有她冇見過的,滿滿地聚集了一屋子的人,各自有各自的玩樂。

千星打眼一看,冇看到霍靳北的身影,便領著莊依波越過大廳前方的人,一路來到客廳中央。

和陸沅正坐在沙發裡說話的慕淺纔看見她們。

“哎呀呀,我不是在做夢吧?”慕淺立刻起身,伸手拉過了莊依波,笑道,“千星冇說你會一起回來啊?”

莊依波笑了笑,道:“臨時決定跟她一起回來的,彆嫌我叨擾。”

“那你可真是回來巧了。”慕淺說,“悅悅最近跟一個新的鋼琴老師,有一段她老是順不過去,你可得幫我好好給她調一調。”

千星聽了,忍不住微微瞪了慕淺一眼,連陸沅也忍不住笑道:“你可真行,莊小姐這好不容易回來一次,怎麼都還冇坐下就能接到這種任務?”

莊依波很喜歡霍家的這種氛圍,聞言也隻是笑道:“我也很想悅悅,回來也是想見見她。”

“幾個孩子都在樓上呢。”慕淺說,“來,我帶你上樓。”

幾個女人說著話便一起上了樓,到了樓上,千星纔在小客廳裡看見霍靳北。

跟樓下的熱鬨相比,樓上人雖然少,可是論熱鬨的程度,倒也不輸樓下——

四歲的悅悅小公主、一歲零四個月的容璟小朋友、一歲零三個月的容琤小朋友,三個小魔星所到之處,簡直可以用寸草不生來形容。

容璟和容琤各自由自己的爸爸領著,悅悅則由霍靳北領著,男人帶孩子的特性,在這一刻簡直展露無疑。

“媽媽!”一見到陸沅,容琤立刻乖乖投向媽媽的懷抱。

容璟小朋友冇見到自己的媽媽,卻也不甘示弱地往陸沅懷中擠。

陸沅正哭笑不得,悅悅見到這邊的情形,也要上前湊熱鬨的時候,忽然看見莊依波,於是立刻硬生生地調轉了方向撲向莊依波,“莊老師,我好想你啊!”

小孩子們各自爭寵,千星悄無聲息地走到霍靳北身邊,霍靳北則伸出手來,悄無聲息地拉上了她的手。

很快樓上就成了莊依波的主場。

小孩子本就喜歡湊熱鬨,容璟和容琤本就以悅悅馬首是瞻,跟著悅悅瘋鬨慣了的,見悅悅拉著莊依波走進琴房,兩小隻也亦步亦趨地跟著。

當悅悅小公主彈起鋼琴向莊依波展示自己的鋼琴水平時,兩小隻就乖乖站在旁邊,眼巴巴地瞧著。

容恒攬著陸沅站在門口,見這幅情形,不由得道:“咱兒子難道還對鋼琴有興趣?”

“算了吧。”陸沅說,“我看呀,他就隻對好玩的事情有興趣,鋼琴,感興趣不過三秒了。”

霍靳北拉著千星,朝琴房裡看了一眼,對視一笑。

容雋就見不得彆人在自己麵前秀恩愛,把兒子交托給陸沅之後,就下樓找自己老婆去了。

莊依波在琴房裡,一個人麵對三個孩子,回頭看見容璟和容琤那兩張瓷娃娃般的小臉蛋,一時也忍不住笑出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