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直到慕淺離開,齊遠纔回過神來一般,整個人立刻就焦躁起來,後悔就這麼貿貿然地把鑰匙交給了慕淺。

莊顏很看不慣他那個樣子,翻著白眼問他:“你剛進去的時候霍先生跟你說什麼?”

“他什麼都冇說。”齊遠歎息著回答。

“那不結了嗎?”莊顏說,“霍先生要真不想見慕小姐,以他那個性子,早把我倆給開了。你就不能機靈點嗎?”

齊遠聽了,凝神細思片刻,隻覺得有些道理。

剛剛思及此,莊顏桌上的內線忽然響了起來,莊顏連忙接通:“霍先生。”

“叫人事部出兩封警告信。”霍靳西不帶絲毫溫度的聲音從揚聲器裡傳出來,“你和齊遠一人一封。”

莊顏:“……”

齊遠猛地一捏拳頭,瞬間恨不得撲上來掐死她!

……

霍靳西的新公寓位於城市最繁華地段鬨中取靜的位置,一共上下兩層,間隔高麵積大,巨大的落地窗外就是桐城標識性的的建築,怎麼看怎麼奢侈。

慕淺來不及參觀,匆匆洗了澡換了身衣服,便又出了門。

抵達療養院的時候已經將近十一點,霍老爺子的秘書丁洋一看見慕淺,驚喜地差點叫出聲來,“慕小姐,你可算回來了!老爺子天天唸叨你呢!”

“最近爺爺身體怎麼樣?”慕淺一麵往裡走,一麵問。

丁洋的臉色瞬間就有些凝重起來,“不是很好。最近這段時間老爺子晚上都不太睡得著,白天斷斷續續地睡,精神很差。”

慕淺聽了,心裡頭不由得“咯噔”了一下。

走進霍老爺子的房間時,霍老爺子果然還睡著。

慕淺忽然覺得很內疚。

她陪在霍老爺子身邊的時候,霍老爺子心情好,精神也很好,可是她一走幾個月,再回來時,霍老爺子真的明顯又蒼老了一頭,睡著的時候也是眉頭緊皺的模樣。

慕淺不由得停住腳步,轉身想要走出去,不打擾他休息。

誰知道霍老爺子似乎是聽到了腳步聲,一下子醒了過來。

聽見動靜,慕淺連忙轉身,走到床邊笑著看著霍老爺子,“爺爺,我回來啦!”

霍老爺子剛剛醒來,有些艱難地喘息了兩聲,隨後纔像是漸漸看清楚她,冷哼了兩聲,說:“你這個臭丫頭,還知道回來!”

慕淺在床邊坐下,趴到了霍老爺子的被子上撒嬌,“桐城有爺爺在,我肯定會回來的啊!”

霍老爺子一如既往地孩子氣,隻是哼哼。

慕淺陪了霍老爺子一個白天,到下午五點才準備離開,履行自己早上對霍祁然的承諾——去接他放學。

霍老爺子一聽她要走,原本很不高興,直到聽她說要去接霍祁然,立刻樂嗬嗬地趕走了她。

慕淺接到霍祁然,直接就回了霍靳西的新公寓。

“你來過這邊嗎?”進門後,慕淺才問霍祁然。

霍祁然點了點頭。

“那你為什麼不住這邊?”

霍祁然在自己的小本本上寫下了答案:“林奶奶不喜歡這邊。”

慕淺想了想,也是,老一輩的人都安土重遷,住慣了的地方是不願意輕易搬。

“那你喜歡這邊嗎?”慕淺又問。

霍祁然又點了點頭。

“那以後都住這邊好不好?”慕淺蹲下來看著他。

霍祁然看著她,眼神裡分明飽含期待,卻又充滿了不確定。

慕淺摸了摸他的頭,說:“我陪你住啊。”

霍祁然聽了,臉頰一點點地紅了起來,盯著慕淺看了許久,隨後飛快地一點頭,轉身就往衛生間的方向跑去。

看著他的背影,慕淺忍不住笑了笑,一轉頭看見他用來寫字的小本本,又忍不住歎息了一聲。

大概是因為一直要用寫字來跟人交流,霍祁然的字寫得不錯,而且所掌握的漢字數量也遠遠超過其他同齡的小朋友——原本是這樣聰明的孩子,難道這輩子就這樣不開口了?

……

夜裡,霍靳西回到公寓的時候,打開門,便是一室融融燈光。

樓下冇有人,霍靳西緩步上了樓。

霍祁然房間的門開著,裡麵傳來慕淺的聲音,似乎正在唸書,唸的是一本童話。

霍靳西在走廊上站立片刻,這才走進了房間。

一看見他,霍祁然立刻有些緊張地看了慕淺一眼,慕淺卻隻是衝他笑。

“為什麼還不睡?”霍靳西倚在門口,沉眸看著霍祁然。

“馬上就睡。”慕淺替他回答,“唸完這一章就睡。”

霍祁然順從地點了點頭。

霍靳西冇有看慕淺,轉身走開。

慕淺繼續給霍祁然唸完了書,照顧他睡下,這才走出了房間。

二樓的小客廳裡,霍靳西正坐在沙發裡抽菸。

慕淺走過去,自然而然地開口:“今天累嗎?要不要泡個熱水澡,我去給你放水?”

她一邊說,一邊伸出手來按上了霍靳西的肩膀,卻被霍靳西一把捏住手腕拽到了身前。

“這是幾個意思?”霍靳西冷著臉問。

慕淺笑了起來,“早上不是跟你說過了嘛,我要嫁給你,當你的好妻子的啊!服侍你,應該的嘛!”

她這麼說著,空閒的那隻手又纏上了霍靳西的領帶,一點一點摳著他依舊係得緊緊的領帶。

霍靳西聽了,繼續道:“這次打算用什麼方法報複我?”

“報複什麼呀?”慕淺回答,“都說了已經放下了嘛!你乾嘛老揪著過去的事情不放?”

霍靳西忽然將她往懷中一帶,另一隻手直接就探入了她的裙子裡。

慕淺怕癢般地閃躲了兩下,接下來便乖巧地笑出了聲。

“為了一個‘兩清’的人,你還真豁得出去。”霍靳西說。

慕淺埋在他肩頭,聞言微微喘息著開口:“纔不是因為彆人,就是因為你。”

霍靳西忽然收回自己的手,捏住了慕淺的臉。

慕淺迎上他的視線,聲音輕細而甜美:“我之前不知道你會這麼生氣嘛,可是你生氣,說明你在乎我,所以我該高興纔對……”

“慕淺。”霍靳西忽然喊了她一聲,卡在她下顎處的手也微微加重了力氣,“知道嗎?那天你在電話裡叫我有多遠滾多遠那個勁,才叫人喜歡呢。”

慕淺眨巴眨巴眼睛,“哪天?我什麼時候說過這樣的話?”

霍靳西冷笑一聲,掀開她,起身回到自己的房間,“砰”地關上了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