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慕淺還在睡覺就被葉惜火急火燎地喊了起來,約著見麵。

兩人在一家咖啡店碰了頭,慕淺喝一杯咖啡打八個哈欠,葉惜一臉無法理喻的表情看著她。

“真是服了你,這樣的時候還能睡得著!”葉惜咬牙,“網上那麼多人罵你,你看不見啊?”

慕淺撐著下巴看著她,“又不是第一次,我怕什麼?”

“這怎麼能一樣呢?”葉惜說,“以前那些是你為了查林夙的案子,所以才忍辱負重,現在這樣,算怎麼回事啊……”

慕淺被她口中的“忍辱負重”四個字逗得笑了起來。

“還笑!”葉惜生氣地伸出手來擰她的臉,“我早就說你該回去了吧?林夙的案子都查完了,不知道你還留在這裡乾什麼?難不成還要在這裡定居呀?”

“我要陪爺爺嘛。”慕淺說,“他老人家年紀大了,能多陪一陣就多陪一陣咯。”

葉惜聽了,忍不住嘀咕:“你要是真為了霍老爺子就好了。”

“不然我為了什麼?”慕淺反問。

葉惜頓了頓,才又開口:“你是不是為了霍靳西?你還想跟他糾纏到什麼時候?”

慕淺不由得挑眉,“你從哪兒看出來的?”

“無端端地你會遇到葉靜微的爸爸,你還會被他打,昨天晚上這件事還上了熱搜,你以為我看不見啊?”葉惜說,“你是不是想用這件事來刺激霍靳西。”

慕淺撐著腦袋想了想,說:“上熱搜這事真跟我沒關係,不知道是誰幫我買的熱搜。”

“你看看你!無形中到底是得罪了多少人!”葉惜氣得重重掐她,“那後來撤熱搜這事,又是誰乾的?”

慕淺輕笑了一聲:“利益相關人員唄,反正我是冇那個經濟實力。”

“所以你還是承認,你是為了用這件事來刺激霍靳西?你到底想乾什麼呀?我真想把你塞進行李袋裡,打包寄回美國算了!”葉惜眼裡都是憂慮,“你不要再搞事情啦,霍靳西真的不是那麼好惹的。”

慕淺安靜了片刻,才又開口:“葉子,我揹負著這個罪名七年了,我也想為自己洗清冤屈啊。既然回來了,為什麼不試試呢?反正又不要錢。”

葉惜看著她那副漫不經心的樣子,又思及她的話,不由得重重歎息了一聲,“你是為了洗清冤屈還好,可不要再跟霍靳西有多餘的牽扯了,冇有好處的!”

慕淺連連點頭,“嗯嗯,知道了知道了。”

……

下午,慕淺回到霍家老宅,發現司機正在準備車子。

一見到她,司機立刻道:“慕小姐,你回來了,老爺子等你好一會兒了。”

“爺爺要出門嗎?”慕淺問。

“嗯。”司機回答,“要回新宅去呢。”

慕淺疑惑,進門一問,才知道今天竟然是霍柏年的生日。

霍老爺子說:“你要是想去呢,就跟爺爺回去吃頓飯,不想回去就算了。”

“去!”慕淺立刻挽住了老爺子的手臂,“霍伯伯這麼疼我,他的生日我怎麼能不去呢?上刀山下火海,我都去!”

霍老爺子瞪她一眼,“胡說八道!”

事實證明,此行去霍家,不是上刀山下火海,卻也跟下油鍋差不多了。

大約是葉靜微的事情又被提及的緣故,霍家人似乎又都回憶起了慕淺七年前的惡行,看她的眼神跟上次相比著實變化不小。此前還熱心地要給她介紹男朋友的小姑姑也是有多遠躲多遠,看她一眼都嫌煩。

好在有霍老爺子和霍柏年在,有人陪慕淺說話,慕淺倒也自在。

晚飯吃到一半的時候,霍靳西帶著霍祁然回來了。

眾人一見到他們父子,自然又是另一番臉色,程曼殊雖然對霍祁然並不親厚,但看見霍靳西還是十分高興的。

“下午打電話去還說不確定能不能回來。”程曼殊嗔怪地看著霍靳西,“確定了也不早點說,我好讓廚房多準備兩個你愛吃的菜。”

霍靳西在慕淺對麵的位置坐下來,聞言隻淡淡回答了一句:“臨時取消了一個行程,所以就回來了。”

慕淺冇有看霍靳西,隻是衝著霍祁然打了個招呼。

霍祁然忽然就跑到慕淺身邊,要挨著慕淺坐。

“瞧瞧,咱們家祁然就是跟淺淺親。”霍老爺子笑眯眯地開口,“來來來,坐在你淺淺阿姨身邊。”

慕淺立刻義正辭嚴地糾正:“是姐姐!”

霍老爺子嫌棄地看了她一眼。

旁邊,霍靳西的四嬸忽然開口道:“跟誰親近不好呀,偏偏要去那邊……祁然小小年紀當然不辨好壞,爸,您總該為您曾孫子考慮考慮。”

“祁然小小年紀不辨好壞,我這個糟老頭子老眼昏花,也不辨好壞是不是?”霍老爺子忽然一拍桌子,沉下臉來。

“爺爺!”慕淺連忙拉住他,“你乾嘛呀,霍伯伯大好的日子,您要是為了我發脾氣,以後霍伯伯也該不喜歡我了。”

霍柏年聞言,笑了起來,“你啊,在霍伯伯眼中永遠是那個長不大的小丫頭,霍伯伯怎麼會不喜歡?”

慕淺頓時得意洋洋地笑了起來,“那就好咯!”

說完,她便高高興興地照顧霍祁然吃飯去了。

而霍老爺子發了脾氣,霍柏年打了圓場後,終於也冇有人再冷嘲熱諷,很快有人轉了話題,冇有再將注意力停留在慕淺身上。

霍靳西坐在對麵,安靜地盯著慕淺看了片刻,很快又收回了視線。

而從頭到尾,慕淺都冇有看他一眼。

晚飯過後,霍老爺子準備留宿一晚,慕淺理所當然地也留了下來。

隻是她一留下來,照顧霍祁然的任務就落到了她頭上,慕淺吃過晚飯就一直陪著他,直到九點鐘送他回房間睡覺,這才得以解脫。

大宅裡的熱鬨已經散去,房子太大的緣故,一靜下來就格外冷清。

慕淺坐在沙發裡享受了一會兒這樣的冷清,忽然起身,走到酒櫃旁邊抽出了一瓶紅酒。

她正拿著紅酒在手中看,樓梯上忽然傳來腳步聲,慕淺聽出來人是誰,轉身就躲到了酒櫃後。

然而,讓她冇想到的是,霍靳西的腳步竟然就停在了酒櫃旁,隨後傳來他的聲音——

“屋子很大,想躲就躲得徹底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