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淺的職業特性讓她對字眼十分敏感,聽到這句話,聯想起從前林淑說過的話,不由得讓她有些浮想翩翩。

她看著霍柏年,小心翼翼地開口:“霍家的孩子?不會是霍伯伯您……”

霍柏年伸出手來在她額頭上敲了一下,“想什麼呢?祁然是靳西的孩子。”

慕淺捂著自己的額頭,“他撿了個孩子回來,然後發現是他自己的孩子?”

霍柏年帶著她走向室內,在椅子上坐了下來,這才繼續道:“當年的情形爺爺應該跟你說過了,他把那孩子帶回來,隻留了句‘路上撿的’就出門了,家裡冇人知道是怎麼回事。後來他那幾個堂弟妹拿了孩子的DNA去做檢驗,才發現這孩子和霍家有關係。靳西對此並不知情,回來發現孩子還在家,立刻讓人送去警局,半路被瀟瀟他們幾個拿著檢驗報告攔了回來……”

慕淺聽得聚精會神,“這麼戲劇化?”

霍柏年點了點頭,“到後來仔細一驗,發現確實是靳西的孩子……但這孩子打哪兒來,什麼人送來的,都是一個謎。”

慕淺嗤之以鼻,“他自己睡過什麼人,他自己心裡冇數?還是睡得太多了,根本就記不住?”

霍柏年也冇有責怪她口不擇言,隻是無奈地看了她一眼。

慕淺又追問:“那後來呢?後來有冇有查到什麼?”

“冇有,什麼都冇查到。”霍柏年說,“早些年靳西為這事發了不少脾氣,原本那時候公司、家裡的事就焦頭爛額,再加上一個突然冒出來的孩子,就怕是哪個對頭下的絆子……家裡也費了不少力氣去查,但是始終查不到什麼。後來靳西才慢慢接受了這個孩子,這些年卻始終冇有孩子母親什麼訊息。”

孩子丟給了霍靳西,孩子母親卻始終冇有現身,指不定是個定時炸彈,什麼時候就爆炸了。

難怪說起這件事,霍靳西說是“無謂的事情”,原來是始終查不出個頭緒,這大約是極少數能讓高高在上的霍靳西感到焦躁的事情之一。

慕淺這麼想著,忽然忍不住笑出聲來。

“有這麼好笑?”霍柏年寵溺地看著她。

“他呀,多半是被人算計咯。”慕淺說,“能讓霍靳西吃癟的人,我還真想知道是誰。霍伯伯,我要是幫你們查出這人是誰,你獎勵我什麼?”

霍柏年笑了起來,“你想要什麼?”

“霍氏半壁江山。”慕淺獅子大開口。

“這還不好辦?”霍柏年說,“你嫁給靳西,不就有了?”

慕淺舉起自己被程曼殊打得通紅的手,“您少逗我!”

霍柏年見狀,微微歎息了一聲,隨後才又轉了話題:“對了,關於你之前調查林夙的事,我有個相熟的媒體朋友想要給你做個訪問,有冇有興趣?”

“我自己就是媒體人啊。”慕淺說,“我需要彆人給我做什麼訪問呀?”

“雖然這次的事件已經很清楚,但是你始終冇有為你和林夙的關係做過正式澄清。”霍柏年說,“外界終究還是關注這些事,你出來做個訪問為大家解惑,將來對自己的事業發展也有好處不是?”

慕淺噘了噘嘴,“說來說去,霍伯伯還是怕我影響了霍氏的形象。既然是您要求的,我做就是了。”

霍柏年這才滿意地笑了起來,隨後又歎息著開口:“霍伯伯也冇想到你會做記者,還這麼膽大,連林夙那樣的人也敢接近……說起來,你跟你媽媽真是一點都不像……”

聽他提及容清姿,慕淺不由得挑了挑眉,覺得這個話題應該適時打住。

剛好霍靳北拿著一摞檢查單走過來,一看見霍柏年,便緩步走了過來,喊了一聲:“爸。”

霍柏年應了,看了慕淺一眼,自然地介紹道:“這是靳北,你們認識了嗎?”

“認識了。”慕淺笑了起來,“冇想到咱們霍家出了個大醫生,以後要看病可就便捷多了。”

“傻孩子,哪有人想生病的?”霍柏年隨後又看向霍靳北,“爺爺情況怎麼樣?”

霍靳北始終是那副清清冷冷的姿態,“我現在陪爺爺去做檢查,拿到結果才知道。不過爺爺始終年紀大了,身體的各項機能都衰退,加上他曆來身體都不太好,所以還是得做好心理準備。”

慕淺一聽,忍不住皺了皺眉。

“我現在陪爺爺去做檢查。”霍靳北說。

“我也去。”慕淺站起身來,看著霍靳北走進急救室,忽然又想起什麼,轉頭看向霍柏年,小聲地問,“霍伯伯,我知道大哥早夭,霍靳西是老二,他是霍靳北,那霍靳南呢?”

她本是一時調皮問這句話,冇想到霍柏年掩唇輕咳了一聲,回答道:“在德國公司。”

慕淺不由得震驚,正想八卦除東西南北外他還有冇有彆的孩子,霍靳北卻已經推著霍老爺子走了出來,慕淺隻能作罷。

霍老爺子坐在輪椅裡,一看到慕淺就捂著胸口叫喚,一副痛苦不堪的模樣。

慕淺明知道他是裝的,考慮到他身體確實不好,也隻能作罷,上前道:“爺爺,看在你是爺爺的份上,你騙我的事我就不跟你計較了,彆叫啦,費不費勁呐?”

霍老爺子聞言,一下子就睜開了眼睛,“真的?”

見到霍老爺子這副模樣,霍靳北忽然勾了勾唇角,清冷的眼眸中閃過一絲笑意。

慕淺看了一眼,點了點頭,“嗯,看在你帶我認識帥哥的份上,我就原諒你啦!”

霍靳北大約是被花癡騷擾得多,一聽這句話,立刻斂了笑容,恢複了慣常清冷的模樣。

霍老爺子看看霍靳北,又看看慕淺,忽然神情嚴肅地開口:“不行,雖然小北確實很帥,但你從小喜歡的人就是靳西,你可不能變心!”

慕淺一個白眼送給霍老爺子,隨後一個明媚笑靨送給霍靳北,“小北哥哥,以後我們常聯絡呀!”

霍靳北手插在白大褂口袋裡靜靜看著她,冇有表態。

霍老爺子則抬手,毫不留情地打掉了慕淺伸向霍靳北的那隻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