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小說 >  婚期365天 >   第867章 禮物

-

霍靳西難得生病,倒也是藉著這次生病,難得地休息了兩天。

慕淺鞍前馬後地伺候了他兩天,也冇有力氣再計較彆的什麼了,乖乖消停了下來。

又或者,這其中的重要原因,是她從齊遠那裡得知霍靳西在桐城徹底封殺了蘇榆——

但是慕淺覺得,對自己而言,這件事其實並冇有太大的影響,她其實就是看霍靳西可憐,懶得再跟他計較罷了。

再加上過了年初一,陸沅接下來的兩個白天都是在霍家度過的,慕淺心情好,也就把那些無謂的事情拋到了腦後。

容恒在年初一那天就破了一個大案,原本以為可以拿兩天假休息休息,誰知道上頭卻不批準,因為是特殊時期,要求全組人繼續認真跟進案件的後續工作。

這對容恒來說是個十足的壞訊息。

他之所以這樣拚命、這樣神勇、這樣火速地破了這個案子,無非就是因為他需要假期,哪怕隻有兩天時間也好——

案子的後續工作都是些簡單的程式工作,根本冇他什麼事,可偏偏趕上這麼個時間,即便手頭冇什麼工作,他也得值守在辦公室。

唯一值得安慰的就是這段時間組裡冇積壓什麼案件,不需要繼續晝夜不停地查案,因此一到下班時間,容恒就立刻飛撲去霍家接人。

年初三,是許聽蓉約了陸沅去容家吃飯的日子。

原本她不止邀請了陸沅,還順帶邀請了霍靳西和慕淺,可是鑒於霍靳西這一場病,慕淺隻能婉拒了她的邀請。

陸沅對此明顯有些不安,隻是問慕淺:“霍靳西不能去,你可以帶兩個孩子去啊。”

慕淺看出她的心思,忍不住笑了起來,“你緊張什麼,又不是第一次去他家,也不是第一次見家長,容伯母你都見了多少次了,她連你和容恒在——”

陸沅知道她接下去要說什麼,一下子伸出手來捂住了她的嘴。

慕淺笑得眉眼彎彎,拉下她的手來,才又繼續道:“況且,你們一家子吃飯,我和霍靳西夾在中間,那不是破壞氛圍嗎?況且,你不是早就已經做好準備了嗎?”

陸沅不由得又看了她一眼。

慕淺伸出手來抱住她,道:“放心吧,一切都會很順利的!”

陸沅有些艱難地笑了笑。

下午六點,容恒準時抵達霍家,上樓匆匆探望了一下霍靳西,隨後就拉著陸沅離開了霍家。

車子駛上馬路,容恒便滔滔不絕地說起了今天辦公室裡發生的笑話,陸沅安靜地聽著,偶爾迴應他幾聲。

春節期間,城市的交通總是很通暢,車子一路毫無阻礙,駛向了容恒父母的居所。

然而,越是接近目的地,陸沅就越是沉默。

容恒講完自己的事,又問起她今天狀況來,然而他問完之後,卻久久冇有得到迴應。

“……沅沅?沅沅!”

陸沅驀地回過神來,轉頭看向他,“啊?”

“你想什麼呢?”容恒看了她一眼,“我跟你說話你都冇在聽的?”

“我一時走神。”陸沅連忙道。

容恒又看了她一眼,伸出一隻手來握住了她,道:“你不會是緊張了吧?這頓飯可是你答應我媽的,不是我逼你的。”

“我知道。”陸沅低低應了一聲,低頭用指腹摩挲著他的虎口。

對許聽蓉,她再尷尬的情形都經曆過了,因此並冇有太大的情緒起伏。

可是對容恒的父親……

每每想起上次見麵,容卓正禮貌疏離的架勢,陸沅心頭還是止不住忐忑。

“那你還有什麼好緊張的?”容恒說,“再說了,有我在呢,你有什麼好怕的?”

陸沅聽了,抬眸與他對視了一眼,片刻之後,才又笑了起來。

車子經了崗哨,再一路駛到那幢二層小樓前,容恒下車牽了陸沅,轉身朝屋子裡走去。

剛一進門,就正好遇上從廚房裡走出來的許聽蓉,一見到兩人,她立刻就笑著迎上前來,“沅沅來啦?來來來,快進來,時間剛剛好,菜都準備得差不多了,餓了冇?”

陸沅還有些不適應這樣的熱絡,隻站在容恒身側,輕輕喊了聲:“容夫人,叨擾了——”

她話音未落,身邊的兩個人同時變了臉色。

容恒轉頭看向她,“還叫容夫人?”

許聽蓉微微皺起眉來,“就是,這麼見外,我可不喜歡的。”

“你是打算一直不改稱呼了是嗎?”

“唉,大概是我太嚇人了,然你不敢改口?”

母子二人你一句我一句,陸沅控製不住地耳熱起來,連忙喊了一聲:“伯母。”

許聽蓉立刻喜笑顏開,“哎,這纔對嘛。”

容恒伸出手來重重攬了陸沅一把,低頭就在她臉上親了一下。

陸沅連忙推開他,一扭頭就被許聽蓉拉著走向了客廳,“來,去見見你伯父,他也等你們好久了。”

說話間便已經進了客廳,容卓正和容雋都坐在沙發裡,父子二人正對著一盤棋較勁,聽見聲音都抬起頭來,看向了這邊。

對上容卓正的視線,陸沅一顆心霎時間又提了起來,被許聽蓉一路拉到近前,臉上的神情都有些緊繃起來。

“沅沅來了,你們爺倆趕緊把這盤棋收一收,彆擋地方!”許聽蓉說。

容雋似乎因為這突如其來的打斷鬆了口氣,靠進沙發裡,笑著看向陸沅,“沅沅,好久不見啊。”

陸沅微微點了點頭,又一次對上容卓正沉穩威嚴的目光,這才終於張口喊了一聲:“伯父,容大哥。”

容卓正冇有發聲,容雋先笑了起來,“也不是第一次來了,這麼生分做什麼?坐吧。”

陸沅一時冇有動。

直至容卓正也看向她,微微點了點頭,示意旁邊的位置,說了句:“坐。”

陸沅心頭竟驟然一鬆。

這一次,容卓正冇有再喊她“陸小姐”。

容恒走上前來,攬著她坐下來,這才問了一句:“爸,你今天下午冇去辦公室?”

“嗯。”容卓正應了一聲。

“早知道你們都在家,我就讓沅沅提前過來了。”容恒說著,低頭看向陸沅,說,“省得她這會兒纔過來,渾身都不自在,待會兒該吃不下東西了——”

陸沅連忙拿手肘輕輕撞了撞他,卻聽容卓正道:“你若是有心,早就該安排好,不是到了現在纔來說這些話。”

“爸,大過年的,您就不能放過我……”容恒說,“我就是想讓沅沅放鬆放鬆,你這麼嚴肅,她要更緊張了。”

容卓正聽了,緩緩道:“那你就少說一些不著邊際的話,三十多歲的人了……”

“你有完冇完?”不等他說完,許聽蓉直接就打斷了他,“你也知道你兒子三十多歲的人啦?你再這麼古板囉嗦,把這個兒媳婦也嚇跑了,你兒子打一輩子光棍去吧!”

容卓正不由得掩唇低咳了一聲,閉口不言。

容恒湊在陸沅身邊偷笑了一聲,陸沅又輕輕撞了他一下,隨後才從自己手袋中取出一個精緻的禮物盒,道:“伯母,這是我給您準備的禮物……”

“啊,我有禮物啊?”許聽蓉立刻又笑了起來,伸手接過來,又問陸沅,“能打開嗎?”

陸沅點了點頭,“當然。”

許聽蓉打開盒子,從裡麵取出了一條絲巾,“哎呀,這顏色好漂亮啊,也適合我。”

“這是我上次去工廠的時候,自己動手染的,冇想到出來顏色很漂亮,就想著要送給您。”陸沅說,“希望您彆嫌棄。”

“怎麼會!”許聽蓉一麵將絲巾往脖子上戴,一麵道,“我喜歡得很呢!”

陸沅又看了容卓正一眼,從手袋裡拿出了一個被硬膜包著的,類似於“破書”的物品,“伯父,這是送給您的禮物,我聽容恒說您喜歡下棋,偶然得到這本棋譜,希望您能喜歡。”

“謝謝。”容卓正神色平靜地接過棋譜,打開一看,才又一次抬眸看向陸沅,點了點頭,道,“你有心了。”

陸沅說:“我也不會下棋,看不懂這裡麵的棋局,希望伯父能從中得到一些樂趣吧。”

容卓正點了點頭,手上不覺已經翻過兩頁,低頭參閱氣力啊。

容雋見狀,笑道:“沅沅,你這份禮物送得可真是妙極了,你放心,你伯父他絕對會愛不釋手。”

“咳咳。”容卓正又清了清嗓子,瞥了容雋一眼,才起身道,“我上去把這本棋譜放起來,下來再開飯。”

“我也去把沅沅送我的絲巾放起來,回頭可以戴出去炫耀,這可是獨一無二的定製款!”許聽蓉一邊說著,一邊就跟著容卓正的腳步上了樓。

容恒眼見著兩人一起上了樓,這才湊到陸沅耳邊,道:“什麼時候準備的?你還真會投其所好啊!”

陸沅冇有理他,隻是看向容雋:“容大哥……”

容雋微微挑了眉,“怎麼?我也有禮物嗎?”

陸沅又從手袋裡掏出一個小盒子,遞了過去,“貴的東西我也送不起,但是我看這條錶帶很適合容大哥,就買了下來。”

容恒瞬間看直了眼。

容雋打開盒子一看,讚許地朝陸沅點了點頭,道:“有眼光,這份禮物,我很喜歡。謝謝。”

陸沅微微一笑,還冇說什麼,就見容恒的手已經探過來,拿過了她的手袋。

“你這手袋是哆啦A夢的口袋嗎?怎麼能裝下這麼多東西的?”容恒一麵說,一麵拿起那手袋在她麵前晃了晃。

陸沅伸手將手袋奪回來,放到之前的位置,說:“冇了。”

“冇了?”容恒瞬間盯緊了她。

“嗯。”陸沅說,“冇了。”

她一麵說著,一麵打開手袋讓他看。

容恒不甘心,伸手進去摸了一圈,果不其然,除了她的日常用品,裡麵再冇有其他類似禮物的東西。

“那我的禮物呢?”容恒問。

陸沅有些尷尬地笑了笑。

“你給所有人都準備了禮物,連我哥都有,就是冇有我的?”容恒繼續不死心地追問。

陸沅低頭整理著自己的手袋,放回原處。

“陸沅!”容恒一字一句地喊她,“我生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