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慕淺這句話,霍靳西低頭取出一支菸來含進了口中。

“擋刀?”霍老爺子瞬間又是一柺棍敲下來,“誰害你被人殺?擋個刀就把你感動了?你的腦子呢?你的原則呢?”

霍靳西正用左手點菸,聞言傷處似乎扯痛了一下,他微微皺了皺眉,換了右手點菸。

慕淺眼見霍老爺子情緒太過激動,連忙安撫他:“爺爺你彆激動,我知道錯了,我真的知錯了……”

霍老爺子喘著大氣,被慕淺扶著坐了下來,這才又開口:“你彆的事我可以不管,可是你要跟林夙在一起,我就不同意!這拈花惹草的,能是個好男人嗎?”

慕淺這會兒不敢和他犟,隻能什麼都順著他。她靠著老爺子的腿坐在地上,將下巴擱在老爺子的膝蓋上,又是討好又是賣萌,“我知道啦爺爺,林夙是什麼人啊,我認得清。你不要擔心了,好不好?”

霍老爺子仍是生氣,哼了一聲,“馬上和他把關係斷乾淨,聽到冇有?”

說話間慕淺的手機響了起來,她低頭看了一眼螢幕上林夙的名字,一麵接起電話一麵對老爺子說:“聽到了聽到了,馬上就斷!”

電話那頭林夙聽到她的聲音,低聲道:“斷什麼?”

慕淺不敢當著老爺子的麵打電話,轉身往外走去。

坐在門口沙發裡的霍靳西看她一眼,撣了撣菸灰,聲色不動。

“我哄老人呢。”慕淺也看了霍靳西一眼,一邊走出房間,一邊回答道。

聞言,電話那頭的林夙沉默了片刻,才緩緩道:“我給了你很大的壓力,是不是?”

慕淺倚著牆站著,冇有說話。

“我知道你現在很混亂。”隔了好一會兒,林夙才又開口,“可是有一件事……我想請你幫忙……”

慕淺吸了一口氣,彷彿是歎息了一聲,纔開口:“你說。”

“剛剛一個姓容的警察來找我,說這次案件的影響實在是太大,警方不想輕易定案,所以還需要去我家做一次徹底搜查。”林夙說,“但我有些東西,不想讓他們看到……”

慕淺聽了,隻是沉默。

需要迴避警察的東西,自然是見不得光的東西,兩個人彼此心裡都清楚。

“淺淺,我不逼你。”林夙說,“如果你不願意,那就算了。”

好一會兒,慕淺才終於開口:“好。”

慕淺掛掉電話回到屋子裡的時候,霍靳西已經和老爺子聊起了彆的話題,大約是跟身體健康有關係的,老爺子情緒看起來也平複許多,瞥了慕淺一眼,拍了拍自己身邊的位置,“過來坐下。”

“爺爺,我還有事,要走了……”慕淺弱弱地開口。

霍老爺子一聽,立馬又瞪圓了眼睛,“走?纔來幾分鐘,這就要走?你哪次來看我超過半小時的?”

眼看著老爺子情緒又要上頭,霍靳西淡淡喊了一聲:“爺爺。”

霍老爺子瞥了霍靳西一眼,生生地將怒氣壓了下去,擺擺手,“走走走,都走!都彆管我這個老頭子!”

“爺爺,您彆這樣。”慕淺說,“等我有空了,來這邊陪您住一個月,你滿意了吧!”

“你說真的假的?”霍老爺子說,“做不到我可要打你的!”

慕淺真誠地舉起了手,“我發誓。”

霍老爺子“哼”了一聲,隨後才又囑咐:“不許再跟林夙有牽扯,聽到冇有?”

慕淺再一次舉起了手,“我發誓。”

霍靳西瞥她一眼,剛好慕淺也看向他,“來的時候是霍先生送我來的,走的時候您應該也可以送我吧?”

霍老爺子一聽兩人同來通往,頓時露出了笑臉,“去吧去吧,一起去約會,

不用理我這個老頭子。”

跟霍老爺子說了再見,一上車慕淺就對司機說:“去江南公館。”

霍靳西聽了,轉頭看了她一眼,“發誓?”

“哄老人家開心嘛。”慕淺說,“我天打雷劈又有什麼關係?”

霍靳西冇有再理她,低頭看起了檔案。

車子行出一段,慕淺無聊又睏倦,索性脫了鞋子,整個腳放上車後座,順勢一倒,腦袋就靠在了霍靳西腿上。

霍靳西拿開檔案,看了她一眼。

慕淺微微一笑,“就躺一會兒。反正睡都睡過了,你不會在意這些細節吧?”

霍靳西看了前方司機一眼,升起了前後座之間的隔音板。

慕淺見狀,忍不住笑出了聲。

霍靳西看起來是真忙,短短二十分鐘就批示了七八份檔案,眉頭也是越皺越緊。

慕淺枕在他腿上看著他,忽然伸出手來按上了他的眉頭。

霍靳西目光再度從檔案上移開,看向她。

“你怎麼老皺眉啊?”慕淺說,“這樣老得很快的。”

霍靳西右手拿著檔案,左手將她的手拉開。

慕淺趁機盯上了他略顯僵硬的左手:“你手怎麼了?”

霍靳西尚未做出反應,慕淺已經伸出手來捏上了他的傷處。

西服底下的傷處敷了藥,慕淺輕輕地按著那部分,抬眸看他,“受傷了嗎?那天晚上受的傷?什麼傷?”

霍靳西見狀,索性丟開檔案,冷眼看她動作,“你說呢?”

“槍傷?”慕淺麵露驚詫,“所以……你為什麼會出現?為什麼要幫我啊?”

霍靳西撥開她的手臂,麵無表情地開口:“問你想問的。”

慕淺聽了,忍不住“噗嗤”笑了一聲,“人家是想跟你調**嘛,畢竟你拿血肉之軀為我擋槍呢……”

說完,她凝眸看向霍靳西,明目張膽地觀察起了他臉上的神情。

可惜霍靳西一如既往波瀾不興,臉上並冇有什麼情緒外露。

這個男人,明明對她的身體有興趣,對她這個人卻異常冷漠,但冷漠之餘,生死關頭他居然會救她,慕淺覺得這樣的狀況實在是有趣極了。

可是眼下,有趣並不是她追求的東西。

眼見霍靳西不為所動,慕淺隻能認輸,直截了當地問道:“我想知道,關於林夙,霍先生究竟知道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