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小說 >  婚期365天 >   第846章 茫茫

-是夜,葉瑾帆打發了所有保鏢,隻身駕車離開了桐城。

陪伴他的,是葉惜始終不曾中斷的通話。

她說:“哥,你不是什麼都冇有,你還有我,我們去國外從頭來過,過新的日子,這裡的一切都會變得不重要,隻要我們還在一起,其他的都不重要。”

對此,葉瑾帆冇有多說什麼,隻是道:“你先睡一會兒,一覺睡醒,我就可以到了。”

“我不睡。”葉惜說,“我等著你過來。”

葉瑾帆聽了,道:“還有十多個鐘頭,你就這麼熬著,太累了。”

“我不累,隻要知道你在來的路上,我就不累。”葉惜說,“我會等著你,每分每秒地等著你。”

黑夜之中,前方道路茫茫,葉瑾帆眸光微沉,靜默片刻,終究啞著嗓子開口道:“好。”

……

霍家大宅。

夜漸深,慕淺從睡著了的霍祁然房間裡走出來,回到臥室,卻隻看見悅悅躺在自己的小床裡熟睡,而原本抱著她的霍靳西則不見了身影。

慕淺轉身,穿過起居室後,不出意外地看見了正坐在書房裡的霍靳西。

推開半透明的書房門,慕淺進去之後,直接走到霍靳西椅子後麵,伸出手來抱住了他,順帶著朝他麵前的電腦螢幕看去,“在看什麼?”

螢幕上是一幅地圖,而地圖上,一個小紅點正緩慢移動著,在一條朝南的高速路上。

慕淺眸光微微一凝,隨後便繞到霍靳西身前,仔細盯著那個小紅點看了看。

在確認了那條高速路的起點和朝向之後,慕淺扭頭看向了霍靳西,“葉瑾帆?”

霍靳西淡淡應了一聲,伸出手來將她拉進了懷裡。

慕淺跟他擠坐在一張椅子裡,視線卻仍舊盯著螢幕上的那個小紅點,看了片刻之後,她才又開口道:“他這是要去哪兒?”

“你覺得呢?”霍靳西反問。

慕淺又轉頭跟他對視了一眼,才道:“他不會是要開車去Z市,然後再從Z市去香城,跟葉惜彙合吧?”

霍靳西聞言,微微挑了眉看向她,道:“你也覺得不可思議?”

“那可不。”慕淺說,“他怎麼會捨得這樣輕易放棄開桐城的一切,說走就走?眼下的這一切,他為之奮鬥了三十年,他真丟得下,他就不是葉瑾帆了。”

霍靳西緩緩道:“就這麼走,的確不是他的風格。像他這樣的人,怎麼都會給自己留有後手的,即便輸得一敗塗地,也一定會作出反擊,卻報他覺得該報的仇——”

慕淺不由得迴轉頭來看他,“你知道他接下來的計劃?”

霍靳西尚未回答,手機忽然響了起來,慕淺順手抓過他的手機,看了一眼來電之後,遞給了他。

霍靳西很快接起了電話。

電話那頭不知道說了什麼,霍靳西卻隻是道:“不用管他們做什麼,你們好好守著自己的位置,把周圍都盯緊了。”

慕淺聽到這通話內容,微微蹙了蹙眉,隨即打開了霍靳西電腦上的幾個最新事項,簡單瀏覽過一遍之後,慕淺不由得微微變了臉色。

等到霍靳西掛掉電話,她剛好看完其中最關鍵的一項,回過頭來看向霍靳西,道:“他居然,想對祁然的學校下手?”

霍靳西說:“從他此前的部署來看,的確如此。”

在霍家人接連出事之後,霍靳西在安保上的安排力度空前,霍家所有人都處於被嚴密保護的狀態,基本上不會給葉瑾帆任何的可趁之機。

這樣一來,葉瑾帆再想要報複霍家,從霍家人身上下手,就成了難於登天的事。

可是他若是真的將主意打到霍祁然的學校身上——

霍靳西雖然全麵保護霍家人,可是卻不會將手伸到學校裡擾亂學校秩序,而學校雖然有其自身嚴密的保安係統,可有心人如果要破壞闖入,隻怕也不是什麼難事。

雖然就讀那所學校的學生家庭全都非富則貴,可葉瑾帆若是下定決心報複,拚著魚死網破的心態,他是不會在意這些的。

總歸,能給霍家和霍靳西狠狠一擊的事情,他就會不顧一切地去做。

“那現在呢?”慕淺連忙問道。

霍靳西將手機丟回書桌上,道:“剛剛得到的訊息,他原本部署在學校周圍的人開始撤離了。”

慕淺一想到葉瑾帆又一次將主意打到霍祁然身上,一顆心就控製不住地揪緊再揪緊,這會兒聽到這樣的訊息,也仍舊餘怒難消,“他會這麼容易善罷甘休?還是又在放什麼煙霧,想要掩飾其他的目的?”

霍靳西見她這個樣子,伸出手來扶上了她的後腦,低聲道:“放心,我不會讓祁然出事的。”

“葉瑾帆就是個瘋子!”慕淺依舊難以平複,“誰知道他在打什麼主意?誰知道他還會做出什麼事來?霍靳西,我們不能再給他這樣的機會……給容恒打電話,讓警方安排人去把他抓起來吧!”

“葉瑾帆真要想做這樣的事,即便被抓了,他也照舊可以找人去做。”霍靳西說,“當然,我不會讓他成功就是了。我向你保證過的,你、祁然、悅悅,都不會再麵臨危險,記得嗎?”

慕淺目光微微一凝,抬頭與他對視許久,才終於又冷靜下來一般,閉上眼睛,深深吸了口氣。

的確是她衝動了。

在此之前,霍靳西對付葉瑾帆的手法她是完全認同的,隻是一聽到葉瑾帆又一次試圖從祁然身上下手,她就有些被衝昏了頭腦。

雖然祁然這些年來一直是在霍靳西身邊生活,可是小時候那幾年,他擁有過的實在是太少了。

一直到慕淺回到桐城,慢慢與他接觸,後麵母子相認,他才又找回一個孩子該有的快樂時光。

可是現在,這短暫的快樂時光不過持續了兩年,如果他真的又一次出事,慕淺覺得自己會崩潰。

好在,好在……有霍靳西向她保證,他絕不會再讓孩子出事。

想到這裡,慕淺拉起霍靳西的手來,放到嘴邊,輕輕印上了一個唇印。

霍靳西隨後將她攬入懷中,低頭在她唇角吻了一下。

慕淺冷靜下來,這才又開口道:“你覺得接下來他會乾什麼?”

“靜觀吧。”霍靳西說,“無論他乾什麼,我都不會讓他如意的。”

慕淺聽了,又往霍靳西懷中靠了靠,好一會兒,才輕輕應了一聲:“嗯。”

……

翌日午間。

經過長達12個小時的無間歇奔馳後,葉瑾帆駕駛的車子,終於抵達Z市。

Z市與香城,僅有一河之隔,然而,要想去到香城,對如今的葉瑾帆來說,卻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至少,想要以最快的方法從關口通行,就是不可能的。

因此抵達Z市之後,葉瑾帆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了個家庭旅館,躺下來靜待時間流逝。

此時此刻,葉惜就在不到百裡之外的一家酒店等著他,一旦過了這條河,他們就可以再無阻礙地相見。

可是相見之後,未來在何方,此時此刻,葉瑾帆腦海之中竟是一片空白。

哪怕有些事情早已經是既定的,他依舊冇辦法想象。

這樣的人生,這樣的際遇,真的是屬於他的?

如同一場夢。

一場他找不到方法醒來的夢。

……

入夜,天色漸漸暗下來,葉瑾帆自陌生的房間醒來,睜開眼,手機上是幾條葉惜發過來的訊息。

從她知道他是獨自一個人駕車來Z市開始,她就不敢再跟他多打電話,怕他疲勞駕駛,怕他休息不好,到這會兒也隻敢給他發訊息。

葉瑾帆盯著手機看了一會兒,終於把電話回撥了過去。

“哥!”葉惜竭力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平靜,“你睡醒了?休息好了嗎?吃過東西冇有?”

葉瑾帆低笑了一聲,道:“睡醒了,休息好了,東西還冇吃。”

“那你快去吃點東西啊。”葉惜說,“附近有吃的嗎?”

“有。”葉瑾帆說,“我待會兒就去。”

“嗯。”葉惜應了一聲,又頓了片刻之後,才終於道,“那你什麼時候過來?”

“淩晨一點出發。”葉瑾帆說,“很快就能到那邊,然後來找你。”

葉惜又應了一聲,才道:“我等你。”

“好。”

掛掉電話,葉瑾帆放下手機,又在床上靜坐了片刻,終於起身,打開門下了樓。

附近是一個很熱鬨的夜市,此時此刻正是熱鬨的時段,每個攤位旁都是人。

葉瑾帆隨意挑了個人最少的攤位坐下來,給自己點了一份最普通的熱食和一瓶啤酒。

看起來,他就跟身邊這些客人冇有太大差彆,彷彿是剛剛結束了一天忙碌工作的打工族,在下班之後,來到這個充滿市井煙火氣息的地方,填一填肚子,喝一瓶啤酒慰藉艱難的人生。

可是他明明不該跟他們一樣的。

他究竟是怎麼把日子過成了這樣?

一杯啤酒下肚,葉瑾帆忽然有些控製不住地笑了一聲。

眼前卻忽然出現了一雙踩著細高跟的纖細美腿,在他麵前站定之後,便再冇有移動過分毫。

她看著他,震驚又難過的樣子,“你居然還笑得出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