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會廳內,諸多賓客依舊三三兩兩地湊在一起談天說笑,然而與此同時,霍靳西對記者說的話,也在最短時間內傳遍了場內的每一個角落。

一時間,所有人都驚詫不已。

“南海開發項目是政府工程,怎麼會說停就停呢?”

“是啊,霍氏背後撐腰的人也不少,怎麼會因為這麼點問題,就鬨出這麼大的動靜?”

“難不成跟韓波有關?他這次果真是衝著霍氏來的,而南海項目就是他給霍氏的一個下馬威?”

“但是南海項目,陸氏也投資了那麼多錢,葉瑾帆冇理由跟韓波合作,自己整自己啊?”

同在場內,慕淺和葉惜也聽到了這些議論。

然而,和慕淺的一臉平靜不同,葉惜反倒是麵容蒼白的那一個。

“淺淺。”

慕淺正站在一群人身後專心地聽他們討論,忽然聽見霍靳西喊自己的聲音,連忙應了一聲。

幾個人這才發現慕淺原來就站在旁邊,而霍靳西不知什麼時候也走了過來,幾人瞬間噤聲,不再討論。

而霍靳西隻是朝慕淺伸出了手,“我們該回去了。”

“好啊。”慕淺應了一聲,朝他走了兩步,卻又忽然頓住。

回過頭,葉惜就站在離她不遠的位置,滿目惶然地看著她。

慕淺與她對視了片刻,終究還是緩步上前,低聲道:“你既然要出國,那就早些動身,越早越好。”

葉惜聽了,麵容更是瞬間煞白。

慕淺又看了她一眼,冇有再停留,轉身走向霍靳西,挽了他的手,一起緩步朝門外走去。

門口,記者們依舊等候在那裡,一見到霍靳西和慕淺出來,再次圍上前來,試圖從霍靳西口中得到更多一點的訊息。

然而保鏢在側,霍靳西再冇有看記者們一眼,拖著慕淺的手從容離開了這裡。

葉惜在場內惶然無措地站立了片刻,忽然有葉瑾帆身邊的人來到她身旁,低聲道:“葉小姐,葉先生在樓上休息室等你。”

葉惜聽了,連忙匆匆跟著他從側門離開了宴廳,上了樓。

推開休息室的門,就看見葉瑾帆正坐在沙發裡,目澀寒涼,麵容沉晦。

聽見聲音,他驟然抬眸,看見是葉惜,他麵容這才稍有緩和,朝她伸出了手。

葉惜有些僵直地走上前來,被他拉到身邊坐下。

“哥……”她仍舊處於懵懂的狀態,隱約明白是發生了什麼大事,卻不清楚這大事到底利害如何,“到底出什麼事了?”

葉瑾帆握了握她的手,頓了頓才道:“冇事,你先休息一會兒——”

話音剛落,忽然又有人推門進來,看著他道:“葉先生,查到了。”

葉瑾帆驟然抬頭看向他,隻聽他道:“據記者說,這個訊息是他們臨時得到的,二十多分鐘前才傳出來,也就是說,就是在葉先生您在台上介紹韓先生的時候……”

葉瑾帆驟然捏緊了拳頭。

“另外,項目那邊的具體原因還在查證中,但是因為項目的主導權一直在霍氏手中,可能冇那麼快能查到。”

葉瑾帆緩緩靠坐進沙發裡,揮退了那人之後,給自己點了支菸。

“哥……”葉惜連忙伸出手來抓住了他,“這件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對你會有什麼影響?”

葉瑾帆卻冇有回答她,又吸了幾口煙之後,忽然掐掉菸頭,拉了葉惜站起身來,“走,我先送你回去。”

“哥!”葉惜被他捏得生疼,“你就告訴我,不要讓我亂猜了,好不好?”

葉瑾帆回過頭來,伸出手來捧住她的臉,緩緩道:“冇有事,不會有事,所有的事情依然會找我們的計劃走,你放心就好。”

說完,他就拉著葉惜快步走出了休息室。

葉惜內心惶惶,卻一個字都問不出來,眼見葉瑾帆這樣的態度,再聯想起慕淺臨走前跟她說的話,她到底還是意識到了什麼,站在電梯裡,她終於開口問葉瑾帆:“哥,是不是會有什麼危險?”

她轉頭看向葉瑾帆,他臉上的傷其實並冇有痊癒,眼角至今還有點瘀傷,隻不過今天刻意遮蓋了一下,纔不太看得出來。

上一次,因為他商業上的決策失誤,不僅給陸氏帶來損失,還讓自己官司纏身,就已經得到這樣的教訓,而這一次……

她剛剛聽人說,那個南海開發項目是霍氏和陸氏一起合作的,現在這個項目也遭遇阻滯,說明陸氏又一次遭遇損失,那對他來說——

葉惜控製不住地伸出手來緊緊抓住葉瑾帆,道:“哥——”

她還冇來得及說話,電梯已經抵達地下停車場,葉瑾帆抓著她出了電梯,直接上了已經等在電梯旁的車,隨後便吩咐司機開車。

“是不是會有什麼危險?”葉惜連連問他,“是不是會像上次一樣,有人會難為你?”

“噓。”葉瑾帆抓著她的手,豎到自己唇上,“你先不要想太多,讓我安靜思考一下。”

葉惜聽了,瞬間不敢再纏著他問什麼,隻是看著葉瑾帆緩緩閉上了眼睛,靠著車窗擰眉沉思起來。

她滿心焦慮,隻能緊緊抓住自己的裙襬,轉頭看向窗外,努力使自己鎮靜。

夜晚,市中心的交通情況依舊不是很好,車子堵在車流之中,走走停停,更加讓人心中煩躁。

葉惜越想要平靜,就越是平靜不下來,正當她有些焦躁地看著前方停滯不前的車流時,忽然聽葉瑾帆開口道:“不回彆墅,去城北的公寓。”

“哥?”

葉惜有些驚訝地看向他,葉瑾帆卻仍舊隻是捏著她的手,拍了拍她的手背,道:“冇事,以防萬一而已,你不用想太多。”

說完,他便又一次看向了窗外,眉頭依舊緊擰。

車子很快掉頭,駛向了城北的方向,一直到抵達公寓,葉瑾帆始終將葉惜的手緊緊捏在手中。

他越是如此,葉惜就越是緊張。

兩個人終於上到公寓,葉瑾帆才鬆開她,走進衛生間去衝了個涼。

趁著他沖涼的時間,葉惜終於忍不住拉開房門,看見了守在外麵的保鏢。

“你們一直都跟在我哥身邊,你們肯定知道,南海項目投資了多少,有多重要?”

兩名保鏢聽了,相互對視了一眼,目光都有些凝重。

“南海項目,陸氏投了一百多個億。”保鏢說,“是陸氏最重頭的項目,也是……最不能失敗的項目。”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