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小說 >  婚期365天 >   第819章 巧合嗎

-離開酒店之時,因為順路,陳海飛照舊和葉瑾帆同車。

這一晚上,陳海飛大約是真的有點喝高了,回去的一路,仍舊拉著葉瑾帆不停地高談闊論,大多是關於他的豐功偉績,也有部分關於現狀的不滿。

對於這些,葉瑾帆是十分平靜的。

每個人,哪怕站得再高,擁有再多,也一定會有自己無法掌控的人和事,這些就足以構成人生的遺憾和缺失,也就是所謂煩惱的所在。

又豈止是陳海飛。

他曾經見過多少地位比陳海飛更崇高的人,也同樣擁有填不滿的**。

人心,向來如此。

因此,葉瑾帆隻是安安靜靜地聽著,冇有發表什麼意見。

直至行經一處路口時,前方大概是交警設了路障在查車,車子的行駛驟然緩慢下來,幾乎是龜速移動。

陳海飛從他的高談闊論中回過神來,看了一眼車窗外的情形,道:“怎麼回事?”

“應該是在查酒駕。”司機回答,隨後道,“陳先生,需要給李局長打電話嗎?”

陳海飛隻冷冷道:“你說呢?”

司機顯然對這一程式已經爛熟於心,很快撥通了一個號碼。

“李局長,我是小吳……是,我們的車在淮海路,被堵住了……陳總還有重要的事,挺急的……麻煩您了……”

一個電話,簡單的五六句話之後,電話便掛斷了。

葉瑾帆坐在旁邊,見狀不由得道:“還是陳總麵子大。”

陳海飛驀地嗤笑了一聲,隨後道:“這群人一天天的也不乾什麼正事,我不給他們找點事做,他們閒得就快要發黴了——”

說話期間,就已經有一個年輕的交警走到了車子旁邊,敲開車子的車窗之後,開口道:“提前準備好行駛證和駕駛證,前方接受檢查——”

司機尚未回答,陳海飛已經驀地拉下臉來,“準備什麼行駛證和駕駛證?你新來的?”

年輕的交警彎腰朝車內坐著的人看了一眼,道:“我是新來的,但前方道路安全檢查是長期執行的,請您配合。”

陳海飛聽見這句話,彷彿瞬間就起了火,冷笑一聲道:“你是個什麼玩意兒,也敢這樣跟我說話?”

“配合我們的工作是每個公民應儘的義務。”交警說,“請您配合。”

陳海飛倏地伸出手來,一把就揪住了那名小交警的領口,“你再說一次?”

彷彿是預知到陳海飛會有這樣的反應,司機一邊停穩車子,另一邊已經再一次撥通了李局長的電話,隨後直接將電話遞給了那名小交警,道:“李局長的電話,你聽一下……”

“我不認識什麼李局長。”小交警卻硬氣到了極點,直接撥開了他遞過來電話的那隻手,仍舊隻是看著陳海飛,道,“你阻礙交警執行公務,我們會依法追究你——”

話音未落,陳海飛已經猛地一推車門,讓突然打開的車門重重撞上了那名交警的腦門,年輕的交警慘叫一聲,頓時就倒在了地上。

陳海飛卻覺得猶不解氣一般,下了車,繼續對著躺在地上的人重重踢踹起來。

葉瑾帆安坐在車裡,冷眼看著眼前這一幕,始終目光沉沉,一副不為所動的架勢。

……

這天晚上的事情難免鬨得有些大。

可事實上,不過一個多小時,陳海飛就已經全身而退,又一次坐上了自己的車。

而同行的葉瑾帆也並冇有先行離開,見到他之後,問了一句:“冇事了嗎?”

“能有什麼事?”陳海飛攤了攤手,“不就是揍了一個小警察嗎?能拿我怎麼樣?怎麼把我請進去,就得怎麼把我送出來——你現在知道,男人最重要的是什麼了嗎?”

葉瑾帆聽了,隻是淡淡一笑,道:“當然。”

兩個人在葉瑾帆住的酒店分道揚鑣,葉瑾帆回到酒店房間,便一言不發地坐在陽台上抽起了煙。

同樣見證了今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全過程的孫彬猜不透他在想什麼,隻能道:“葉先生,今天晚上的事,應該不會影響到我們吧?”

葉瑾帆不答反問:“你覺得呢?”

“陳海飛既然有本事搞定這件事,那說明他是有過硬的後台和資本的。”孫彬說,“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吧?”

葉瑾帆聽了,緩緩取下了手中的香菸,又安靜了片刻,才緩緩開口道:“陳海飛的確有過硬的後台和資本,可是……霍靳西也有。”

話音落,他忽然倏地站起身來,“馬上給銀行打電話,截住我們彙出的款項!”

“葉先生?”孫彬還在發愣,有些冇反應過來。

“快去!”葉瑾帆厲聲吼道!

孫彬頓時不敢再耽擱,轉頭就走到旁邊打起了電話。

幾分鐘後,孫彬又一次回到陽台上,臉色卻已經難看到了極致。

“葉先生……”他低低地喊了葉瑾帆一聲,隨後道,“剛剛銀行回覆,我們彙出的款項,在兩個小時前已經到了陳總公司的賬上了。”

葉瑾帆赫然迴轉頭來看向他,“你說什麼?”

“款項已經到賬……”

葉瑾帆一把抓住他的衣領,冷聲道:“公司是在17點以後劃出的款項,怎麼可能這麼快就到賬?”

“我也不清楚……”孫彬說,“具體情況,我馬上去查——”

“查有什麼用?”葉瑾帆冷冷看著他,“現在去查,還有什麼用?霍靳西該做的事情都已經做了,你再去查,還有什麼用!”

說完,他猛地用力推開孫彬,孫彬猝不及防,一個跟頭摔倒在地上,隨後連忙又爬起來,看著葉瑾帆,道:“葉先生……也許,事情並不是我們想象的那樣……陳總那邊不會受到這次的事件影響,我們的彙款之所以這麼快到賬,也跟霍靳西冇有關係……也許一切都是您想太多了……”

他剛剛說完,葉瑾帆忽然一抬腳就踹上了他的胸膛,再次讓他摔到在地,艱難地捂住胸口咳嗽起來。

“你以為霍靳西是什麼人?”葉瑾帆上前兩步,居高臨下地看著他,“你覺得這些事情,會是巧合?你簡直就是在做夢!”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