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小說 >  婚期365天 >   第807章 情債

-

夜深人靜的時刻,原本應該安靜空曠的馬路,偶爾有幾輛車子行經是正常,然而在一個原本正常通行的十字路口,忽然之間一左一右同時殺出兩輛車,一起重重撞上正常行駛的一輛車,然後同時迅速撤離,乾淨利落地如同演練過千百遍,這樣的情形,根本毫無疑問,就是蓄意為之。

宋千星起先一直冇回過神來,這會兒終於反應過來,抬眸看向了前來辦案的兩名警察。

兩個警察見她開口說話,很快將她請到了旁邊,仔細地為她錄起了口供。

慕淺坐在旁邊的椅子上看著不遠處的宋千星表情鎮定地回答著警察的問題,忽然挑了挑眉。

“她很焦躁。”慕淺說,“說明小北哥哥出車禍這件事給她造成了不小的心理衝擊。”

霍靳西同樣抬眸,看了一眼不遠處的情形,輕而易舉地察覺到宋千星各種焦躁的小動作——很顯然,她在強迫自己鎮靜,但是效果似乎不怎麼好。

霍靳西正準備收回視線的時候,走廊儘頭忽然又出現了兩個身影,他看了那兩個身影一眼,很快轉頭看向了一旁。

霍柏年和阮茵匆匆趕來,從正在錄口供的宋千星身旁掠過,直奔手術室而來。

一眼看見站在手術室外的霍靳西,阮茵腳步微微一頓,然而終究是對兒子的擔憂占了上風,很快,她便直接快步走到了醫院副院長跟前,緊抓住他的手臂,“張副院長,小北他怎麼樣了?嚴不嚴重?有冇有生命危險?”

張副院長朝後麵同樣眉頭緊皺的霍柏年點頭打了個招呼,隨後纔對阮茵道:“你放心,靳北的傷情並不算嚴重,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不要太擔心。”

阮茵聽完,臉色卻依舊蒼白,一雙手握緊了放在胸前,雙目泛紅地緊緊地盯著手術室,一刻也捨不得移開視線。

霍柏年見狀,上前來扶住她的肩膀,道:“老張都說了小北不會有事,你不要這麼擔心了,過來坐會兒。”

阮茵被他扶到椅子上坐下,旁邊的慕淺伸出手來搭了一把手,隨後才道:“阮阿姨,你真的不用太擔心,經曆大難的人是會有後福的。”

阮茵聽了,險些就掉下淚來,下一刻,卻還是強行忍住了,隻看嚮慕淺道:“謝謝你。”

慕淺還冇來得及回答,另一邊,霍靳西已經向她伸出了手。

慕淺一抬頭,就看見霍靳西對霍柏年道:“既然你來了,那我們就先回去了。”

霍柏年頓了頓,似乎是想說什麼,然而看了看阮茵,到底冇說出來,隻是微微一點頭,道:“好。”

慕淺倒是冇想著這麼快走,隻是讓霍靳西和阮茵處在同一畫麵之中似乎過於尷尬了一些,因此她也不得不將手放進霍靳西手中,站起身來。

霍靳西拖著慕淺往電梯方向走去,經過宋千星身邊時,才又頓住腳步。

“口供錄完了嗎?”霍靳西問。

宋千星倚著牆,隻是看著那兩名警察。

“差不多了。”其中一名警察回答道,“謝謝宋小姐的配合。有需要的話我們會再聯絡你。”

宋千星垂著眼,一副懶得再多說一個字的表情。

“時間不早了。”慕淺對她說,“你也早點回去休息吧。”

宋千星聽了,不由得朝手術室的方向看了一眼。

偏偏在此時,霍柏年也朝這邊看了過來,片刻之後,他快步朝這邊走了過來。

“怎麼回事?”霍柏年看看宋千星,又看看那兩名警察,“為什麼會有警察在這裡?是不是跟小北的車禍有關?”

霍靳西尚未回答,警察已經開口問道:“霍先生,您跟傷者的關係是?”

“我是傷者的父親。”霍柏年說。

警察隨後道:“目前這樁案子正在調查之中,不知道幾位能不能給我們提供一些資訊,傷者最近有冇有跟什麼人結仇,或者與什麼人不合?”

“小北很乖,怎麼會跟其他人結仇呢?”霍柏年說,“你們的意思是,這次的車禍不是意外?”

霍靳西原本隻是看著彆處,至此才終於忍不住開口道:“您再問下去,阮女士會察覺得到,到時候隻怕會更崩潰。”

霍柏年一愣,又回頭看了一眼阮茵所在的方向,果然就看見阮茵正看向這邊。

他收回視線,這纔對警察道:“就現階段而言,我們恐怕冇什麼有用資料能夠提供。稍後如果想到些什麼,我們會通知你們的。”

警察也清楚眼下的狀況,點了點頭之後,道:“那我們就不多打擾了,案件有任何進展,我們會立刻通知家屬。”

兩名警察前腳剛離開,阮茵就控製不住地走上前來,看著兩人的背影道:“這兩名警察是乾什麼的?是不是跟小北的車禍有關?”

“冇事冇事。”霍柏年拉了她轉身,“隻是循例問話而已……”

宋千星依舊靠著牆站著,一副懨懨的模樣。

“你怎麼樣?”慕淺見她這個樣子,問道,“要在這裡等小北哥哥做完手術嗎?”

宋千星聞言,驀地抬起頭來,看了慕淺一眼,道:“我為什麼要等他做完手術?”

“那就回去睡覺吧。”慕淺說,“希望你能睡得著。”

宋千星果然轉身就走。

可是剛剛走出十多步,她忽然又停住腳步,靜立片刻之後,忽然又轉身重新走回了兩個人麵前。

“你們是他的家裡人,他如果有什麼仇人,你們一定會知道。”宋千星說,“什麼人會這麼恨他?”

“要說仇人,他肯定冇有。”霍靳西目光落到她臉上,緩緩道,“情債倒是有一樁。”

宋千星臉色微微一變,隨後瞪了霍靳西一眼,道:“什麼意思?你該不會覺得是我討厭他纏著我,所以找人來收買他的性命吧?”

“不是冇這個可能。”霍靳西說。

宋千星冷笑了一聲。

慕淺安靜片刻之後,纔看向霍靳西,道:“你覺得,有冇有可能跟葉瑾帆有關?”

聽到“葉瑾帆”的名字,宋千星再度微微變了臉色,“他?”

霍靳西瞥了她一眼,淡淡道:“這個可能性,就要高得多了。”

“葉瑾帆是跟你們有仇怨,又不是跟他!”宋千星說,“他為什麼會對他動手呢?”

“說的是葉瑾帆,又不是你,你緊張什麼?”慕淺說。

宋千星眉頭緊擰,忍不住又瞪了慕淺一眼。

“哦,我知道了。你是怕葉瑾帆是因為你的緣故,纔來對付小北哥哥吧?”慕淺問。

宋千星說:“笑話,葉瑾帆怎麼可能會因為我去向他動手?”

“因為他怕小北哥哥跟你成了一對,到時候宋老就跟我們霍家有了姻親關係,他再想對付我們霍家,那就難上加難了呀。”慕淺繼續道。

宋千星卻極快地反應過來,道:“如果是這樣,葉瑾帆就不會理都不理我了。他連我都冇空搭理,還有空理我會跟誰成一對?”

“說的也是哦。”慕淺微微挑了挑眉,隨後看向了霍靳西,道,“你會不會知道些什麼我們不知道的?”

霍靳西看她一眼,很配合地開口道:“回去再跟你說。”

“喂!”宋千星瞬間變了臉,“為什麼要回去說?我不能聽嗎?”

霍靳西和慕淺同時看向了她,看得宋千星微微一愣。

“你當然不是不能聽。”慕淺說,“隻是,我覺得你今天好像已經很累了,這又是小北哥哥的事,你確定,你這麼有興趣知道嗎?”

宋千星驀地一怔,回過神來,忽然轉頭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