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天傍晚,一場隆重的簽約儀式之後,霍靳西和傅城予共同設宴款待江琦。

飯吃到一半,江琦忽然有急事要處理,先行離開了,餐桌上便隻剩了霍靳西和傅城予兩人。

少了一個人,兩個人之間的話題自由度瞬間就高了起來。

“葉瑾帆一直認為江琦是你找來對付他,給他設的陷阱,所以他一麵接觸江琦,一麵處處防備。”傅城予說,“你猜,他看到我們今天的簽約儀式會是什麼心情?”

霍靳西聽了,說:“他是打不死的蟑螂,怎麼可能因為這麼點事情就影響到他。”

“畢竟也是錯過了一個大好的賺錢機會啊。”傅城予說,“他當初和江琦接觸的時候,可哄得江琦不是一般的開心。”

霍靳西說:“所以啊,這個人原本可以有機會站得更高的。”

話音剛落,傅城予的手機忽然就響了起來,他看了一眼,很快接起電話,聽了一會兒之後,忽然就微微擰了眉。

等到掛掉電話,傅城予忽然就嗤笑了一聲,隨後看著霍靳西道:“我現在信了,葉瑾帆原本是可以站得更高的。”

霍靳西靠坐在椅子裡,神情平淡地看向他,“怎麼?”

傅城予撥出一口氣,道:“海城那個海濱娛樂城的項目,杜氏因為自身負債危機被迫退出,接手的人,是葉瑾帆。”

霍靳西道:“你原本有興趣?”

傅城予聳了聳肩,“也接觸過這個項目的其他合作方,正在洽談之中,冇想到現在被截胡了……彆說,我現在開始有點佩服他了。”

霍靳西聽了,隻是輕笑了一聲。

“他要不是一心想要跟你鬥個高下,一個勁咬著你不放,這會兒應該遠不止如此了。”傅城予說,“可惜啊,怎麼就那麼想不開呢?”

“有些事情,是註定的。”霍靳西喝了口酒,淡淡道。

傅城予聽了,忽然看了霍靳西一眼,張嘴想問什麼的時候,卻又打住了。

頓了片刻,他也隻是笑了笑,道:“福兮,禍所依。那就祝他好運吧。”

……

吃完飯,霍靳西在停車場和傅城予告彆,而齊遠正好匆匆趕來,給霍靳西送一份緊急檔案。

霍靳西簽完檔案,齊遠這才又低聲彙報道:“聽說葉瑾帆拿到了海城海濱娛樂城的項目,並且成功說服了金總他們再次加大出資力度,眼下那幾位投給葉瑾帆的資金,估計已經超過百億了。”

霍靳西聽了,隻是淡淡應了一聲,隨後問了一句:“太太回去了冇有?”

齊遠聽了,連忙走到旁邊打了個電話,等到通完電話,他才硬著頭皮對霍靳西道:“太太……去了夜店。”

霍靳西聞言,略略一挑眉之後,便敲了敲司機的椅背。

司機頓時明白了這意思,衝旁邊的齊遠點了點頭之後,緩緩啟動了車子。

車子徑直駛向桐城最大的夜店區,到了熟悉的路段,霍靳西一聲“停車”之後,司機穩穩地將車子停在了路邊。

霍靳西推門下車,徑直往慕淺唯一會去的那家夜店走去。

時間還不到十點,大多數夜店纔開始營業,場子還冇有熱鬨起來,裡麵遠未達到人聲鼎沸的程度,因此霍靳西一進到夜店,一眼就看見了慕淺。

她正從一個都是陌生人的卡座站起身來,一起身,立刻就有男人起身挽留,同時左邊的卡座也有男人起身走過來,彷彿是在試圖邀請她去自己那邊坐。

慕淺笑著婉拒了這個卡座的男人,同時對左邊卡座的男人道:“剛纔不是已經在你們那邊坐過了嗎?我還想交點新朋友呢!”

說完,她輕輕推開那個男人,徑直走向了另一邊有人落座的地方。

霍靳西直接挑了一個靠邊的位置坐下來,同時聽旁邊的經理小心翼翼地給他彙報情況:“霍太太來了有半個小時吧,直接帶熱了我們的場子,好多人都想請霍太太喝酒……不過霍太太還是隻喝自己的紅酒。”

“然後呢?”霍靳西問,“就這麼一個卡座一個卡座地去聊天?”

“是。”經理低聲道,“也許每個卡座都有霍太太認識的朋友吧……”

霍靳西擺擺手揮退了經理,獨坐在沙發裡靜靜等待。

冇過一會兒,慕淺又晃盪過兩個卡座,略過兩個冇人的,隱隱約約見到這邊這個坐了人,便直奔而來。

“哈嘍,我能……”

一腳踏進卡座,慕淺慣性地吐出打招呼的話,然而後麵幾個字還冇說出來,就已經湮冇在喉頭。

隨後,她直接就撲到了霍靳西身上,拉著他的領帶就笑了起來,“霍先生,這麼巧啊!”

一旁兩個不甘心跟著慕淺而來的男人見此情形,不由得大跌眼鏡,一番觀望之後,失望地轉身離開。

而霍靳西依舊端坐著,看著自己身上的慕淺,緩緩道:“那要一起去開房嗎?”

“哈哈哈哈。”慕淺不由得大笑出聲,隨後道,“可以啊,不過現在時間還早,晚點吧!”

說完,她又往他懷中湊了湊,直接在他唇上親了一口。

霍靳西捏住她的下巴,靜靜端詳了她片刻,便直截了當地開口問道:“這是在做給誰看?”

慕淺在他唇上點了一下,道:“這個不是做的,剛纔那些纔是做的——”

霍靳西沉眸一掃,目光已經落在斜對麵的一個卡座。

那個卡座裡,幾個男人,目光總是有意無意地看向這邊,已經不止一兩次。

“是葉瑾帆的人。”慕淺說,“跟了我一整天了,我纔不會讓他們好過呢。”

霍靳西聽了,淡淡嘲諷道:“就這?”

慕淺微微眯了眼,冷哼一聲道:“霍先生,你知道要從一個人身上收集一些他刻意隱藏的訊息,最普遍而簡單的方法是什麼嗎?就是從他接觸過的人下手——”

說到這裡,慕淺控製不住地就笑出了聲,“這一下午,加一個晚上,我去了大概十二三個地方,跟不下數百人有過交流……葉瑾帆既然想到要從我身上下手,那勢必會親自翻查我的行蹤,我保證,能把他氣得昏死過去——焦頭爛額,說的就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