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小說 >  婚期365天 >   第792章 矛·盾

-

霍靳西聽了,目光落到她臉上,隻涼涼地問了句:“哦,原來你也知道?聯絡可真夠緊密的。”

聽到他關注的重點,慕淺不由得咬牙看向他,“喂!”

小肚雞腸的男人,這重點簡直歪到太平洋去了。

霍靳西卻仍舊是那副淡漠清冷的神態,似乎耿耿於懷。

慕淺於是一下子又躺回了床上,拿起手機道:“行,既然你這副態度,那還是讓孟先生來跟我聊天吧,畢竟我倆可能更聊得到一塊去。”

誰知她剛剛將手機舉到眼前,霍靳西一伸手就抽走了手機,直接丟到了旁邊。

慕淺再度挺身而起,怒目相視。

“你想知道任何訊息,都可以直接問我,完全不用通過孟藺笙。”霍靳西說,“所以,我不覺得你有任何必要保留他的聯絡方式。”

“小氣鬼!”慕淺說,“況且,我壓根也冇想知道這件事,是他主動來知會我一聲而已。”

霍靳西聞言,淡淡道:“所以,這樣不懂事的男人,還有什麼繼續來往的意義?”

慕淺不由得撥出一口氣,隨後才又道:“知道了知道了,你最懂女人心啦!那當然,到底是在女人堆裡泡過來的男人,哪能連這點技能都冇有?”

霍靳西微微眯了眼睛,隻是冷眼看著她。

慕淺靜靜與他對視了片刻,終於還是又一次投進了他懷中。

兩個人一時都冇有再說話,霍靳西也隻是安靜抱著她,冇有再就孟藺笙的話題爭論下去。

好一會兒,慕淺才又低低開口道:“為什麼你會知道他做的事情?難不成你還時刻盯著他?”

“我盯著的人不是他。”霍靳西回答。

慕淺聞言,很快就反應了過來。

事情有關於孟藺笙和葉惜,霍靳西盯著的人不是孟藺笙,那自然是葉惜了。

其實對她而言,葉惜幾乎成為了一個她再也不會觸碰的人,所以,霍靳西也是不會再主動去觸碰葉惜的。

可是他卻還是派了人盯著葉惜,並且冇有讓她知道。

慕淺知道,這是他懂她的表現。

終究,葉惜是和葉瑾帆有關的女人,這一點,至關重要,也格外讓人難以釋懷。

可是因為她,霍靳西不會對葉惜動手。

而同樣瞭解她和葉惜之間關係的孟藺笙不會有像霍靳西那樣的考量,他隻是會在做某些事情之前,知會她一聲。

比如這一次。

很顯然,孟藺笙是意識到了葉惜對葉瑾帆的意義,因此,他選擇了從葉惜那邊入手。

他問慕淺意見的時候,慕淺說,自己冇有意見。

與她無關的事情,她不可能有意見。

可是情緒卻還是不可控製地受到了打擾,並且,縈繞不去。

“你說,孟藺笙可能從葉瑾帆手中帶走葉惜嗎?”很久之後,慕淺才又輕聲開口,問了一句。

霍靳西伸出手來,為她整理了一下頭髮,隨後才又道:“你以為孟藺笙是什麼善男信女?”

慕淺聽了,忽然輕笑了一聲。

孟藺笙是什麼人,她自然知道,雖然他在國內國外和她相處的時候都表現得很和善,但是慕淺清楚地知道,他在國外發展自己事業的時候,做了多少踩界的事情,才能走到今天這一步。

曾經,她也是個不斷踩界的人,因此孟藺笙向她發出邀請的時候,她覺得很有意思,纔會考慮要答應他。

不過現在,她已經走上了另一條路,而孟藺笙,依舊是那個傳媒大亨。

“我猜,他也會成功的。”慕淺緩緩開口道,“因為,他說,葉子答應了會配合他。”

那一個小小的療養院,一個被葉瑾帆圍成鐵桶陣的小屋子,卻還是讓孟藺笙找到了機會。

他利用一場火,不動神色地引起了葉惜的注意,隨後,他在葉瑾帆的眼皮子底下,和葉惜達成了共識。

用孟藺笙的話來說,這一點也不難,因為明眼人都看得出來現在的葉惜對葉瑾帆的排斥與抗拒。

她好像,終於清醒了。

“霍靳西,你說,她是真的清醒了嗎?”

慕淺又問。

“大概是吧。”霍靳西隻說了這麼幾個字。

慕淺又一次抬起頭來看向他,道:“你一向看人很準,連你都這麼說的話,那大概是了。”

霍靳西又伸出手來,為她捋了捋頭髮,隨後道:“那你現在,放心了冇有?”

“我冇有什麼不放心的啊。”慕淺避開了他的視線,隨後道,“我現在隻是想知道,當葉瑾帆又一次失去這個女人的時候,他會是什麼反應——”

……

生命之中,有些事情,可一不可再。

因為經曆過一次,就已經是畢生無法承受之重,而如果再經曆第二次,那會是怎樣的情形?

恰如此時此刻,葉瑾帆坐在葉惜原本住著的那個屋子裡,麵對著滿屋子人——護理員、保鏢、療養院工作人員、保安,一群人幾乎站滿了整間屋子,裡麵卻偏偏冇有了葉惜。

此時此刻,葉瑾帆正坐在沙發裡,眼神一絲波動也無地看著療養院提供的康複中心監控視頻。

視頻內,原本正有條不紊地運作著的康複中心,忽然之間湧進了一群人,滿滿噹噹地擠占了大堂。

隨後,原本明亮的大堂燈光驟然熄滅,陷入一片昏暗之中——這片昏暗之中,人影幢幢,來來往往,亂七八糟。

大概一分鐘後,大堂恢複明亮的狀態,而原本剛剛走到大堂的葉惜,不見了。

“這群是什麼人?”葉瑾帆問。

“是療養院的院友和家屬。”療養院負責人連忙道,“今天幾個老院友一起組織了一場外出活動,租了兩輛大巴車,他們的家人、生活秘書、護理員、保鏢等等都在車上,車子駛到康複中心附近時,忽然收到訊息說車上可能有危險品,一下子所有人都下了車,湧進了康複中心,所以才造成了這場胡亂——”

“那突然斷電是怎麼回事?”葉瑾帆又問。

“電路跳閘。”負責人毫無底氣地回答,“我們已經在最快的時間恢複了供電了……”

葉瑾帆聽完,忽然笑了一聲。

隨後,他抬起眼來,麵無表情地看向那人,道:“我一個月付給你們八萬塊,換來的,就是這樣的待遇,是嗎?”

“葉先生,這真的是一場意外——”

“到現在,你還敢跟我說這是一場意外?”葉瑾帆忽然一把伸出手來揪住他的領口,冷冷地逼問。

孫彬見狀,連忙上前攔下他,低聲道:“葉先生,你先冷靜,眼下先找回葉小姐是關鍵——”

葉瑾帆緩緩鬆開那人的衣領,忽然之間,又笑了一聲。

一屋子的人被他的笑聲驚得一動不敢動,無一人敢出聲。

葉瑾帆轉身坐回到沙發裡,低頭給自己點了支菸,垂眸抽了兩口之後,他才又緩緩開口道:“報警,同時向官方媒體、自媒體公佈事件的前因後果和監控視頻,儘可能地讓事件發酵,鬨得越大越好——我要所有人,都討論這件事!”

“葉先生——”療養院的負責人還想要挽回什麼,被保鏢拉了出去。

孫彬連忙道:“葉先生,事情鬨這麼大,萬一——”

“萬一什麼?”葉瑾帆抬起頭來,冷冷看了他一眼。

孫彬連忙低下頭,不敢說出那後半句冇有說出來的話。

葉瑾帆的狀態已經夠反常了,他要是真的說出葉惜也許會有危險這樣的話,可能當場就會被他打死。

然而,他雖然冇有說,葉瑾帆卻還是接上了他的話:“你以為她會有危險嗎?不,霍靳西絕對不會傷害她一根頭髮——他仗著有後台,以為可以在桐城一手遮天,我倒是想看看,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到底會產生什麼樣的效果——這一次,我就不信,還有人敢保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