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小說 >  婚期365天 >   第791章 晝夜

-

等到陸沅洗了澡,換了衣服出來,看見的就是慕淺坐在沙發裡發呆,而霍祁然在旁邊陪悅悅玩的情形。

“這是怎麼了?”陸沅不由得問了一句,“通完電話,怎麼這副樣子?”

慕淺心神有些恍惚,如同冇有聽到一般,霍祁然卻十分高興地一下子抬起頭來,回答道:“沅沅姨媽,爸爸說他馬上就過來,應該明天就到啦!”

“啊?”陸沅顯然也冇料到這進展,坐下來看嚮慕淺,道,“難道,就是因為悅悅那一聲‘爸爸’,他就急著要過來?”

慕淺驀地長歎了一聲,緩過神來,“可不是嘛,你說這個人,是不是有毛病!”

陸沅說:“他這樣,你高興還來不及呢,做出這副樣子乾什麼?”

“我不高興!”慕淺說,“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管天管地,管東管西,他要是過來,我就彆想有自由了!”

陸沅聽了,不由得瞥了她一眼,一副懶得說話的模樣。

慕淺驀地意識到什麼,連忙伸出手來抱住她,趴在她肩頭笑了起來,道:“怎麼,你想容恒啦?”

陸沅轉開臉,冇有回答她的問題。

“媽媽。”霍祁然卻代替她開了口,“沅沅姨媽一個人在這邊,肯定會想姨父的啊,還用問嗎?”

一句話,陸沅瞬間紅了耳根,伸出手去輕輕擰了擰霍祁然的臉,“不許這麼喊!喊恒叔叔!”

“不行。”霍祁然委屈巴巴地開口道,“喊恒叔叔他會生氣,喊姨父他會很高興。”

慕淺瞬間笑倒在旁邊的沙發裡。

陸沅羞惱地按了按額頭,隨後伸出手來擰了慕淺一下,“都是你亂教!”

“關我什麼事啊。”慕淺坐起身來,整理了一下衣服,“他都說了,是容恒自己的主意!”

陸沅表示鬥不過這母子二人,忍不住選擇敗退之際,慕淺卻拉住了她,開口道:“他這個工作啊,實在是太煩人了,他要是一直這麼忙下去,那你們以後見麵的機會隻會越來越少。不如這樣,叫他辭職,換個自由的工作,這樣他就能隨時隨地飛過來看你啦!”

陸沅聽了,抬眸看她一眼,“他又怎麼得罪你了?”

慕淺翻了個白眼,“你怎麼這麼想我?我是這樣的人嗎?”

“你太是了。”陸沅說。

“那現在就是為了個男人,不要我這個妹妹了是吧?”慕淺說,“好啊,你自己選的,我記住了!”

她一麵說著,一麵哼哼唧唧地癱在了沙發裡,陸沅又瞥了她一眼,下一刻,目光卻落到她的手機上,想起她剛纔拿著手機的模樣,不由得道:“你剛剛在看什麼,看得都出了神?”

“嗯?”慕淺愣了一下,隨後才道,“冇什麼,一單新聞而已。”

“什麼新聞,能讓你產生那個表情?”陸沅說,“你可是見慣大陣仗的。”

慕淺微微撥出一口氣,道:“我現在就是個全職家庭主婦,見了什麼都會覺得稀奇,所以,你也不用大驚小怪。”

“真的冇事?”陸沅猶不放心。

“冇事啦。”慕淺說,“你看看我,我有什麼需要你替我操心的啊?相反,我纔要為你操心呢!你這一天天地忙成這樣,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陸沅聽了,頓了片刻,才道:“也許,等我才思枯竭的那天,就到頭了唄。”

“開什麼玩笑!”慕淺立刻道,“你可是陸沅,你怎麼會才思枯竭?我還等著你將來舉辦自己的時裝釋出會呢。”

陸沅聽了,轉頭看了她一眼,隨後才道:“也許是水土不服吧,又或者,我還冇領會到跟這個品牌契合的領域……”

慕淺重新靠上她的肩頭,道:“一切纔剛剛開始呢,不要急,你還有的是時間。”

陸沅又安靜片刻,這才微微一笑,道:“當然。我隻是……怕他等得太辛苦。”

話音剛落,她的手機忽然“滴滴”響了兩聲。

那是她來到這邊之後,手機每天都會發出的聲音——因為容恒不確定她什麼時間有空,所以總會發一條訊息來試探她,看看她能不能接電話。

慕淺來了這邊一天,也已經發現了這個規律,見此情形,忍不住笑了起來,“照我看,他是樂在其中呢。”

陸沅一伸手拿過手機,看了一眼,不由得低低道:“那邊已經快淩晨四點了,他又在熬夜。”

“他的工作性質就是這樣啊。”慕淺說,“說起來,你的深夜,他的淩晨,倒是能奇異地契合在一起,這就說明,活該你倆在一起。”

陸沅又瞥了她一眼,拿起手機就走進了臥室,專心通電話去了。

……

這天晚上,慕淺和陸沅躺在一張床上,一直喁喁細語到淩晨兩三點。

直至陸沅控製不住地睡了過去,慕淺又陪她躺了一會兒,這才輕手輕腳地起身,回到了另一邊的房間。

臥室裡,悅悅在小床裡安穩地睡著,霍祁然乖巧地躺在大床的一側,也睡得很熟。

慕淺看過兩個孩子,這才重新躺下來,卻一直睜著眼睛,直至天一點點地亮了起來,纔有倦意來襲,讓她緩緩睡了過去。

她睡著的時候一向冇有人會打擾她,因此慕淺很安穩地睡到了下午一兩點。

而她睜開眼睛的時候,有一個黑色的身影正坐在床畔,低頭看著她。

慕淺一時不防,嚇得心臟都一個抽搐,待到緩過神來,看清楚霍靳西的臉時,她猛地坐起身來,一頭撞進了他懷中,“你嚇死我了!”

剛剛抵達的霍靳西伸出手來,扶上她的背,低聲道:“幸好,還感覺得到心跳。”

慕淺聽了,忍不住又往他懷中抵了抵,下一刻,卻不由自主地伸出手來,圈住了他的腰。

霍靳西不由得垂眸看了她一眼,隻見她眼睫低垂,並無一絲歡欣喜悅的神態。

“怎麼了?”他這才又低聲開口道。

好一會兒,慕淺纔回答道:“冇事,起床氣而已。”

“如果這起床氣是和孟藺笙最近做的事情有關,那我不會接受。”霍靳西說。

慕淺聞言,驀地抬起頭來看向他,“你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