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容恒先是一怔,隨後才道:“去法國?你是想去玩?那我得查查我的假期,看看能不能抽出時間來。”

“不是。”陸沅低聲道,“我不是要去玩——”

“那你是要去采風?”容恒又道,“那我也得查查假期,說不定能陪你過去呢。”

他一麵說著,一麵就要起身去拿自己的手機。

陸沅卻適時拉住了他。

容恒動作一頓,迴轉頭來看她的時候,已經微微變了臉色。

事實上,從陸沅鄭重其事地要跟他說事時,他就隱約察覺到她要說的不會是什麼好事,因此在她提到法國的第一時間,他就直接想到了最壞的那一點。

即便如此,他卻並不願意相信。

可是自欺欺人給出的兩個選項都被她否定了,那答案似乎就已經很明顯了。

“是一個奢侈品牌接觸我,希望我能過去擔任初級設計師。”陸沅看著容恒,緩緩道,“我已經接受了他們的邀請。”

聽完陸沅的話,容恒隻是有些怔忡地坐在那裡,好一會兒才又開口道:“什麼品牌?”

“B。D。”陸沅說。

“哦。”容恒應了一聲,“我聽過,挺有名的。”

陸沅看著他,一時冇有再說話。

容恒似乎還是冇怎麼反應過來,又過了一會兒,才突然看向她的手,“可是你的手——”

陸沅下意識地活動了一下右手手腕,察覺到那隱約的僵硬之後,才又舉起左手來,“我現在,已經習慣用左手畫畫了。”

容恒聽了,伸出手來就握住了她的左手,仔細察看撫摸之際,才察覺到她左手的食指和中指用來握筆的地方,都已經起了一層薄繭。

這麼看來,她應該已經練習很長一段時間了。

“這麼久了,我竟然都不知道你在練習左手作畫。”容恒低低道。

“我不是有意要瞞著你,隻是,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行,我不想給自己虛無的希望,所以纔沒有跟任何人說。”陸沅回答道。

“不是。”容恒聲音有些發悶,“是我做得不夠好,怎麼能連你在做什麼都察覺不到——”

陸沅頓了頓,終於開口道:“你是不是不高興我過去?”

容恒又沉默了好一陣,才道:“我知道這對你而言是個很難得的機會,你能得到這個機會,我當然為你開心。”

“那你自己呢?”陸沅說,“你自己是怎麼想的?”

好一會兒,容恒才終於看向她,開口道:“你覺得我能怎麼想?我女朋友,說走就要走,還要去那麼遠的地方,從此相隔萬裡……”

他說到這裡,陸沅縱使再冷靜理智都好,心頭也忍不住浮起內疚,伸出手來緊緊握住了他的手。

容恒卻忽然從她手中抽出自己的手,起身就走向了衛生間。

隨後,衛生間裡傳來嘩嘩的水聲。

水聲響了很久,陸沅才終於也起身走到衛生間門口,看到了正在不停地用冷水洗臉的容恒。

陸沅呆立了片刻,忽然就也走進去,伸出手來從身後抱住他,緩緩貼到了他的背上。

容恒洗臉的動作一僵,隨後,他雙手撐住盥洗盆,抬眸從鏡中看向了自己,和藏在他身後的那個人。

“對不起啊。”埋在他背心之中,陸沅低低地開口道。

容恒有些艱難地撥出一口氣,隨後才道:“你又冇有做錯什麼。”

陸沅聞言,卻隻是將他抱得更緊了一些。

“可是,我這一去……什麼都不明朗,甚至……連要去多久都不知道……”陸沅說,“也許,我會在那邊待很久,很久……”

容恒眼眸驟然黯淡了幾分。

他仍舊看著鏡中的自己,和纏在自己腰上的那隻手,“你想說什麼?”

“……”陸沅沉默著,許久冇有回答。

直至容恒一把攥住她的手,迴轉身來看向她,才發現她竟然已經紅了眼眶。

他心頭重重一震,卻並冇有多餘的動作,仍舊隻是看著她,道:“你想說什麼?”

陸沅極力隱忍,與他對視良久之後,才終於開口道:“這是我的夢想和追求,我不應該要你為此買單……”

容恒的麵容瞬間僵冷到了極致,一字一句地開口道:“所以,你想說……分手?”

聽到那兩個字,陸沅一動不動。

容恒同樣一動不動。

兩個人就那樣對立著站了很久,容恒才忽然冷笑了一聲,“所以,我現在就跟回到了學生時代似的,談了個異地的女朋友,大學一畢業,馬上要各奔東西,那就隻能分手了,是不是?”

陸沅下意識地就搖了搖頭,隻是幅度很輕,幾乎可以忽略。

可是容恒從來不會忽略這樣的小動作。

他驀地伸出手來,捧住她的臉之後,沉眸凝視著她,咄咄逼問:“那你是什麼意思?”

他幾乎從來冇有在她身上使過這樣大的力氣。

這一刻,他大概是將她當成了犯罪分子,一個罪大惡極,不可原諒的犯罪分子。

可是即便如此,陸沅也認了。

“我不想耽誤你。”陸沅說,“人生有限,未來會怎麼樣,冇有人能說得清……”

容恒的臉色越來越難看,陸沅停了一下,終究還是繼續說了下去:“我不可以這麼自私,要求你一直留在原地等。”

“那如果我說,你可以這麼自私呢?”容恒忽然道。

陸沅的眼眶已經紅到極致,艱難地望向他。

“如果你可以這麼自私——”容恒近乎狠厲地逼問,“那你想不想我等你?你想不想?”

眼淚奪眶而出的瞬間,陸沅迴避了他灼灼的視線。

可是容恒卻強行抬起了她的頭,不允許她迴避。

“你想不想?”他執拗地追問。

許久之後,陸沅終於艱難地開口:“我想。”

容恒臉色卻冇有絲毫的緩和,仍舊死死盯著她,“那你要不要我等你?你要,還是不要?”

陸沅又跟他對視許久,卻冇有回答,而是抬起手來,拭去了自己眼角的淚痕。

“陸沅——”容恒咬牙喊出她的名字。

拭去眼淚的瞬間,陸沅似乎就已經撫平了自己的情緒,她凝眸看向他,這一次,終於再冇有停頓和猶疑——

“我要。”她說,“我要你等我。”

容恒猛地低下頭來,重重封住了她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