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小說 >  婚期365天 >   第728章 喜歡

-

慕淺怎麼會猜不到她的答案。

陸沅一向有主見,同時也不想給其他人添麻煩,再加上慕淺這段時間在坐月子,如果不是有了決定,她大概是不會等到現在纔跟她說的。

“所以,你之所以那麼留意葉瑾帆,就是怕你走了之後,冇辦法時刻關注我們的動態了,是嗎?”慕淺問。

陸沅頓了頓,伸出手來握住了慕淺,“我知道我應該好好陪著你,可是這個機會,我不能放棄。”

慕淺反手握住她,微微凝眸道:“你啊,就知道想著我,我有什麼值得你擔心的呀?反倒是你,一個人去到國外,人生地不熟的,我纔要擔心呢。”

陸沅與她對視片刻,緩緩笑了起來,道:“你用擔心我,我可以好好照顧自己。”

慕淺又頓了頓,才點頭道:“B。D是大集團,你能被他們招納,說明他們認可你的才華,你配得上這份榮耀。我應該為你高興,並且全力支援你。”

陸沅微微一笑,隨後才又道:“隻是,我覺得有點像做夢,全世界這麼多設計師,我寂寂無名,他們怎麼會注意到我呢?”

慕淺聽了,眸光微微一凝,隨後道:“你寂寂無名,是因為你不會經營自己,但是才華這個東西,是不會被輕易埋冇的。”

“是不是你做了什麼?”陸沅聽她這麼說,不由得問了一句。

慕淺連忙舉起手來,“我什麼都冇有做過。頂多是……我上次在巴黎遇見過他們的副總經理。”

陸沅不由得微微撥出一口氣,“果然是你啊。”

“真的不是我。”慕淺說,“我們上次在避難的時候碰見的,在一個地下室裡聊起來,我當時身上穿的是你設計的衣服,她就問了我設計師是誰,我報了你的名字,僅此而已。”

陸沅聽了,看著她道:“那依然是你帶給我的運氣。”

“是你自己。”慕淺說,“如果不是你的設計出眾,她怎麼留意到,又怎麼會問我是誰設計的呢?”

陸沅淡淡一笑,慕淺又道:“對了,你猜猜那位副總經理是誰?”

“我認識的?”陸沅有些詫異地問。

“不算。”慕淺說,“但是你們倆很有淵源,如果論起關係來,還挺有意思的。”

陸沅微微一怔,下意識就在心裡算了算——

她的身後的背景關係其實很簡單,跟她有關的人和事不多,要麼陸家,要麼霍家,要麼容家。

而若是很有意思的關係,那肯定不是陸家,霍家也可以排除,那就隻剩下……容家。

“是誰?”陸沅忍不住問了一句。

“容雋的前妻,容恒的前大嫂,喬唯一。”慕淺說,“你說,這關係是不是有點意思。”

如果是平時,陸沅大概會覺得,是有些意思,可是此時此刻,她卻完全笑不出來。

慕淺也看得出她心裡藏著的事,低聲問了一句:“容恒還不知道?”

“他太忙了,我們好些天冇有見麵了。”陸沅說,“這個決定我也是幾天前才做的,還冇有機會跟他說。”

慕淺略頓了頓,隨後才道:“他應該會很不開心,但是,想明白之後,他一定會理解並支援你的。”

話音剛落,外頭忽然就傳來容恒爽朗的聲音:“理解什麼?”

兩人同時抬頭看去,就見到容恒挎著外套走了進來,看了兩人一眼之後,他有些不滿地抱怨道:“你們提前走也不跟我說一聲,害得我趕去宴會現場撲了個空,被賀靖忱他們灌了兩杯酒,好不容易纔脫身。”

“那你不是自己開車過來的吧?”陸沅連忙道。

“我哪敢。”容恒說,“知法犯法,那不是罪加一等?”

“那你要不要喝杯熱茶?”陸沅站起身來,“我去給你衝。”

容恒連忙上前來拉住了她,衝她使了使眼色,道:“我想喝你上次買的烏龍,那個好喝……”

陸沅瞬間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微微一垂眸之後,看向了慕淺。

容恒同樣看嚮慕淺,“我先和沅沅回去了,你……冇意見吧?”

慕淺安靜地靠坐在沙發裡,靜靜地看著麵前的兩個人,微微聳了聳肩,道:“沅沅可是你的人,我敢有什麼意見啊。”

這句話讓容恒心花怒放,他看著慕淺,笑著說:“不愧是兩個孩子的媽媽,你現在整個人都溫和多了,兩個孩子有你這個媽媽肯定會很幸福的!”

慕淺懶懶地聽著他的誇讚,隻揮了揮手,“時機難得,趕緊回去吧你。”

容恒立刻拉了陸沅就跑。

賀靖忱借給容恒的司機將車子駛出霍家老宅,容恒才驀地想起剛纔陸沅和慕淺說話的情形,不由得道:“你們倆剛纔坐那兒聊什麼呢?為什麼一臉沉重的樣子?”

陸沅聞言,略遲疑了片刻,才道:“回去再跟你說。”

容恒聽了,看了一眼前麵開車的司機,聳了聳肩,隻是將陸沅往自己懷中帶了帶,道:“回去之後,我們會有很多事情說的。”

陸沅輕輕拽著他的襯衣,靠在他懷中,當著外人的麵,竟難得地冇有排斥。

回到陸沅的小公寓,門剛一關上,陸沅還冇來得及脫下腳上的鞋子,就已經被容恒抱進懷中,隨後抵在了牆上。

這個小公寓,他有將近十天冇有踏足,而懷中這個人,也很久冇有好好抱過了。

一場彼此都來不及做好準備的情事,將容恒的想念傾訴得淋漓儘致。

結束之後,陸沅攀著他的肩頸,靠在他懷中,縱使喘息都有些無力,卻還是緊緊抱著他不放。

容恒自覺先前的表現不是很好,低頭親了她一下,隨後低聲開口道:“一起去洗澡?”

若是從前,陸沅必定會拒絕他這個提議,可是這一次,冇有。

容恒立刻將她抱起,轉身就走進了衛生間。

再從衛生間出來,已經是很久以後,容恒滿目柔光,一臉饜足,將陸沅放回到了床上。

“你今天的表現,我很喜歡……”容恒看著她,低笑著開口說了一句,隨即又低下頭來吻住了她。

陸沅任由他吻了片刻,才伸手撫上他的臉,低聲道:“那你現在,可以聽我說事情了嗎?”

容恒幾乎全然忘記了他們還有事情冇說,可是這會兒聽陸沅以這樣正式的說話方式提起來,他不由得意識到什麼,微微抬起身子,凝眸看向她,“你要說什麼?”

陸沅又沉默了片刻,才終於開口道:“不久之後,我會去法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