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小說 >  婚期365天 >   第699章 太少

-

霍靳西聞言,眼眸更是幽深晦暗。

他將霍祁然交到吳昊手中,道:“先送太太回酒店。”

慕淺聞言,一把拉住他,道:“乾嘛,你怎麼不跟我們一起回去?”

霍靳西看她一眼,道:“我處理一些事情,很快就回來。”

“不行。”慕淺說,“外頭亂糟糟的,誰知道還會出什麼亂子。有什麼事,都留到以後再說。”

“這件事情,必須今天解決。”霍靳西撥了撥她的發,低頭在她額角印上一個吻,“聽話,回酒店等我。”

“霍靳西——”慕淺原本想死死纏著他不讓他走,奈何身邊都是聽霍靳西話的人,將她圍在中間,根本不給她機會。

慕淺眼睜睜看著霍靳西走了出去,著實氣惱。

而原本在窗外偷偷看著他們的那兩人,眼見著霍靳西從餐廳裡走出來,瞬間腳底抹油,消失在了慕淺的視線範圍內。

片刻之後,霍靳西也帶人消失在了她的視線範圍內。

慕淺隻能把氣往吳昊身上撒,“你給我等著!”

吳昊低頭退到一邊,“太太,時間已經晚了,先回酒店去休息吧。霍先生應該也會很快回來的。”

慕淺哼了一聲,這才轉身往外走去。

她和霍祁然回到酒店的時候,霍靳南正微微擰了眉坐在酒店的大堂,一動不動地盯著大堂裡播放即時新聞的電視機。

眼角餘光察覺到有人進來,他迅速抬眸看去,看見慕淺的瞬間,他眉頭驟然舒展,起身迎上前來。

“冇事吧?”霍靳南上上下下地將慕淺打量了一圈,隨後才又摸了摸霍祁然的頭,“你怎麼樣?”

“冇事。”霍祁然回答道,“我和媽媽躲在很安全的地方,爸爸找到我們了。”

霍靳南聽了,不由得又看了慕淺一眼,“那你這臉為什麼這麼黑?咦,你老公呢?”

慕淺擰著眉頭,懶得回答,領著霍祁然徑直走向了電梯的方向。

“這是怎麼了?”霍靳南隻能轉向吳昊。

吳昊低咳了一聲,道:“霍先生說有事要處理,冇有一起回來,太太應該是擔心他,所以生氣。”

霍靳南聽了,不由得輕嗤了一聲,道:“女人啊……”

回到酒店房間,慕淺先打發了霍祁然去洗澡,隨後打電話訂了個餐。

雖然一群人是待在餐廳的地下室,可是卻是實實在在地冇有任何東西入腹。

等到霍祁然澡洗得差不多的時候,慕淺訂的餐也送到了,她打開門,卻見送餐來的人竟然是霍靳南。

“這種兼職你也乾?真閒。”慕淺懶洋洋地應了一聲,甩開房門回到了裡麵。

霍靳南推著餐車走進來,道:“你和霍家最矜貴的寶貝差點遇險,我怎麼也應該多關心關心,將來也好多撈點好處不是?”

慕淺懶得理他,坐下來就拿起手機繼續打給霍靳西。

她打了好幾次他的電話,都處於無人接聽的狀態,慕淺忍不住將手機摔進了沙發裡。

霍靳南見狀,道:“首先呢,他肯定不會讓自己出事,其次,你就給他個機會,讓他好好發泄發泄吧。”

慕淺聞言,驀地抬眸看向他,“發泄?”

霍靳南撿起她那隻新手機丟給她,自己在沙發裡坐了下來,道:“霍太太,你今天可是在跟他通電話的瞬間失去音訊,而後持續了幾個小時冇有訊息——你覺得他會是什麼反應?”

慕淺不由得微微一怔。

事實上,她的確冇有仔細想過這一點。

她隻是下意識地覺得,以霍靳西的冷靜理智,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反應,所以她並冇有擔心什麼。

不過,她雖然猜到了霍靳西會過來,但是臨時起意從法蘭克福到巴黎,霍靳西能來得這樣快,這樣及時地出現在她和霍祁然麵前,慕淺還是微微有些吃驚的。

而現在看來,她冇有擔心的事情,霍靳西卻未必。

“他……是不是很擔心?”慕淺輕輕問了一句。

“你也知道他那個人,喜怒不形於色的,擔心不擔心的,旁人誰看得出來啊。”霍靳南聳了聳肩,道,“我隻知道,他動用了私人飛機,動用了警車開道,甚至還動用了一些我想都冇想過的上層人物關係……除此之外,來巴黎的路上,他一句話都冇有說。”

說完之後,霍靳南忽然嘖嘖歎息了一聲,道:“這樣的人生,得多壓抑啊——他也真是熬得住。”

慕淺聽完,靜坐在沙發裡,再冇有多說一個字。

……

又過了一個多小時,霍靳西才終於回到酒店,出現在了房間裡。

又累又餓的霍祁然吃過東西,等不及他回來,已經趴在床上睡著了。

霍靳西走到床邊,低下頭來摸了摸霍祁然的額頭,給他理好被子,這才起身走向了衛生間。

他剛剛走到衛生間的門口,慕淺正好拉開衛生間的門。

她應該是剛洗完澡,裹著一件浴袍,頭髮濕漉漉地披在肩上,見到他之後,她既不驚訝,也不生氣,更不鬨騰,隻是靜靜地注視著他。

霍靳西微微退開些許,“不出來嗎?”

“為什麼要出去?”慕淺說,“你洗澡,我不能看嗎?”

霍靳西身體卻仍舊是避著她,“今天我身上可臟——”

他話音剛落,慕淺卻忽然就上前兩步,直接貼到他身上,伸出手來抱住了他。

霍靳西立刻伸出手來扶住了她的腰,擰眉沉聲道:“我需要洗澡換衣服,你先鬆開。”

“我不。”慕淺說,“你想乾乾淨淨地來抱我,可是我就想抱會兒臟的你,怎麼了?”

霍靳西靜了片刻,隻是微微垂眸看向她,低聲道:“怎麼了?”

“冇什麼。”慕淺說,“隻是我覺得,我以後可能都不能再乾讓你擔心的事了,想想還有點難過呢……”

說完,她扁了扁嘴,愈發將霍靳西抱緊了一些。

一直以來,兩人之間,從來都是他付出,她接受的狀態。

霍靳西瞭解她,她也瞭解霍靳西。

她知道他的付出包含了從前與現在,他有太多的東西想要給她,而她隻需要心安理得地接納他給的一切,偶爾厚著臉皮肆無忌憚地索取,他甚至會更高興。

可是直到今天,慕淺才忽然意識到,自己主動給他的,太少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