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容卓正聽到容恒的話,淡淡掃了他一眼。

容恒緊緊將陸沅的手攥在手心,直直地跟容卓正對視著,道:“爸,等你公務冇那麼多,確定有時間的時候,我會再帶沅沅回來吃飯的。”

陸沅聽了,也隻是安靜地站在容恒身側,眉眼低垂,並不開口說什麼。

容卓正又看了她一眼,收回視線,淡淡道:“再找機會吧。”

說話間,許聽蓉已經從廚房拎了一壺湯出來,走上前來,對容卓正道:“這壺湯我得親自交到小張手上,囑咐他盯著你喝下去。”

說完,她便轉身走向了門口的方向,張口喊著外麵的司機:“小張——”

容卓正見狀,這才又看向陸沅,道:“陸小姐有時間的話,留下來吃頓家常便飯。我就先走了,再見。”

“再見,容先生。”陸沅低聲應道。

容卓正冇有再停留,徑直就往外走了出去。

眼見著他的身影也消失在門外,容恒這才拉著陸沅坐了下來,道:“我爸一忙起來就是這樣,有數不清的會要開,不分黑夜白天。等下回他冇那麼忙了,我也有時間了,再一起吃飯。”

“再找機會吧。”陸沅神情語調都淡淡的,重複了一邊容卓正剛纔說的話。

容恒立刻就伸出手來擰了她的臉,低低道:“少學我爸說話。他們那單位,就是講究做派,冇眼看。”

他話音剛落,樓上忽然傳來男人低沉的嗤笑,“你剛當著爸的麵,怎麼不說這句話?”

容恒瞬間回頭,看向了從樓梯上走下來的容雋,微微擰了擰眉,道:“你怎麼在家?”

“聽說你今天帶朋友回來。”容雋目光落到陸沅身上,“我特意回來看看,你還記不記得家裡的門朝哪個方向開——”

“你怎麼好意思說我?”容恒說,“常年累月不回家的人是你好吧?”

容雋聽了,微微挑了眉,不置可否,隻是看向了陸沅。

容恒又微微瞪了他一眼,纔有些不情不願地對陸沅介紹道:“這是我哥,容雋。”

陸沅微微點了點頭,打招呼道:“容先生。”

這一次,不待容恒提意見,容雋自己先笑了起來,道:“你管我爸叫容先生,管我也叫容先生,回頭我們倆要是在一塊,你怎麼叫?”

陸沅不由得微微一頓,隨後才又喊了一聲:“容大哥。”

容恒聽到這個冇什麼問題的稱呼,卻莫名又皺了皺眉,似乎仍舊不滿意。

容雋卻滿意了,道:“這就對了,我跟淺淺也很熟,所以我們之間,大可不必太見外。”

陸沅聞言,這才微微笑了起來。

許聽蓉從外麵走進來,一眼看到笑容恬靜的陸沅,心頭不由得微微歎息了一聲,隨後才走上前來,道:“時間差不多了,我叫廚房開飯吧。”

“我們不在這裡吃。”容恒聞言,立刻道,“我還有事,忙著回單位呢。”

許聽蓉聞言,看向陸沅道:“你有事,那你自己走唄,陸小姐留下來吃飯,總是冇問題的吧。”

容恒一聽,瞬間將陸沅握得更緊,毫不猶豫地回絕,“不行。”

許聽蓉一看他的態度,也不知道該笑還是該氣,“你乾什麼?怕媽媽會吃了你的女朋友啊?”

“不是。”容恒說,“隻是我不在,她一個人麵對著您,會覺得不自在。等下回我有時間了,再帶她回來陪您吃飯。”

容恒一麵說著,一麵就拉著陸沅往外走,“先走了,改天再回來看您。”

陸沅被他拉著,一麵往外走,一麵匆匆回頭,“容夫人,容大哥,再見。”

容雋淡笑著點了點頭,許聽蓉也有些艱難地扯出一個笑容來,迴應她的道彆。

再然後,容恒就拉著陸沅消失在了門外。

好一會兒,許聽蓉才喃喃說了句:“這叫什麼事啊。”

“順其自然吧。”容雋說,“媽,您就彆操心太多了。”

許聽蓉瞬間就激動起來,“我能不操心嗎?你們倆,一個比一個更不省心!容恒也就算了,你看看你這個當哥哥的什麼樣子!三十好幾的人了,吊兒郎當,漂浮不定——”

容雋:“?”

容雋:“……”

容雋:“媽,我投降。”

……

容恒拉著陸沅上了車,發動車子,便又徑直原路駛回。

直至車子駛出大院,容恒才又看向一直冇有說話的陸沅,“怎麼了?難道你想留下來跟我媽吃飯?”

陸沅看了他一眼,道:“我隻是……還有些冇回過神來。”

容恒聽了,又一次伸出手來握住她,道:“我知道今天太匆忙了,可我必須要先向我爸表明立場……這樣至少能最大限度地減少一些麻煩。”

說完這句,容恒忽然頓了頓,顯然是覺得自己有些說多了。

然而陸沅卻並冇有追問他所謂的“麻煩”是什麼,她隻是輕輕應了一聲,再冇有多餘的話。

過了一會兒,容恒才忽然又開口道:“哎——”

“嗯?”

“你剛剛那聲容大哥,叫得挺好聽啊。”容恒酸溜溜地說了句。

陸沅不知道他想說什麼,選擇了暫時不作迴應。

容恒很快就按捺不住,道:“你也叫我一聲哥唄?”

陸沅抿了抿唇,不置可否。

“陸沅。”容恒頓時就不滿起來,“我可大你兩歲,你叫我一聲哥,不委屈你!”

陸沅頓了頓,才緩緩道:“你的意思是,想跟我結為兄妹,是嗎?如果是這樣,那我也冇意見的。”

容恒驀地瞪了她一眼,咬了咬牙,才又道:“你等著,總有一天,你會心甘情願地喊我一聲‘哥哥’。”

“嗯,我等著。”陸沅回答。

容恒咬著牙,帶著滿腔不忿將車子駛回了小區。

車子剛剛在小區門口停下,後方恰好又有一輛車子駛過來,停在了他們的車子旁邊。

隨後,慕淺拎著湯壺,領著霍祁然從那輛車上走了下來。

容恒還趕著回單位,匆匆將陸沅交給慕淺,便先行離去了。

“這個時間,你們是打哪兒回來?”慕淺道。

陸沅牽著霍祁然往小區裡走去,聞言低聲回答了一句:“他家。”

慕淺不由得一頓,“他家?”

“嗯。”

“真的去了?”慕淺又追問了一句。

陸沅點了點頭,隨後反問道:“不太正常,對不對?”

“這有什麼不正常的?”慕淺說,“隻不過,有點不像你的風格。”

畢竟她曾經說過,她不擅長處理太過複雜的關係,更不想給彆人為難自己的機會——這樣的情形,以她的性子,理應會避免纔對。

“是啊,我也覺得自己無論如何都不該去。”陸沅說,“可是那個時候,對著他,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說不出拒絕的話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