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小說 >  婚期365天 >   第672章 對不起

-那聲槍響之後,世界忽然歸於平靜。

慕淺再發不出一絲聲音,隻能眼睜睜地看著,看著陸與川他沉重的身體緩緩倒在地上。

直至最後一刻,他仍是看著她的。

他甚至仍然是笑著的,彷彿是在告訴她,最終,還是他贏了。

慕淺如同被抽走靈魂,隻是近乎凝滯地看著他,直至陸與川終於緩緩閉上眼睛。

那之後,屋子裡亂作一團。

慕淺很快被人拉起來,護送著離開了這間屋子。

她再冇有掙紮,再冇有反抗,如同行屍走肉一般,被送到了不遠處的警車上。

“霍太太,您有冇有不舒服?有冇有什麼需要的?”一名女警半蹲在車外,關切地詢問著慕淺的需求。

慕淺卻什麼反應也冇有。

她隻是倚在座椅上,安安靜靜地看著不遠處的那座小屋。

不久之前,那還是隱匿在黑暗之中,是那個準備亡命天涯的人的庇護所。

此時此刻,那裡已經是燈火通明,人影幢幢。

而那個準備亡命天涯的人……將自己終結在了那裡。

他是贏了。

他終究是贏了。

他用他自己的性命,贏了她。

眼前著慕淺一動不動,既冇有表情,也冇有反應的模樣,那名留下來看著她的女警一時有些拿不定主意,正準備去請示一下要不要先送慕淺去醫院時,卻忽然見到遠處的黑暗中有好幾道雪白的燈束射過來,正快速接近。

很快,那幾輛車停了下來,十來個身影來到警戒線外,表明身份之後,很快進入了警戒範圍內。

簡單詢問了兩句現場情形之後,其中幾個人迅速就撲向了那間屋子。

陸沅單薄纖細的身影,在這群警察中格格不入。

眼見著那些人都往那間屋子而去,她怎麼可能猜不到那間屋子是什麼樣的所在?

她遙遙地看著那間屋子裡裡外外的人影,僵硬了片刻之後,終於忍不住一般,想要上前。

一直在她身旁的容恒卻在此時伸出手來拉住了她,隨後向她示意了一下警車的方向。

陸沅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終於看見了慕淺。

她安靜地坐在警車裡,同樣看著那座房子,整個人像是安然無恙的,然而她的眸光之中,一絲光亮也無。

陸沅呆立了片刻,才終於邁出腳步,緩緩走到了那輛車旁。

她在車邊站了很久,慕淺都冇有看見她,直至她伸出手來,緩緩握住了慕淺的手。

慕淺連手心都是冰涼的。

陸沅摸到她的手的瞬間,含了許久的眼淚,忽然就掉了下來。

慕淺一點點地收回視線,目光終於落到陸沅臉上時,正好看見她滑落的眼淚。

慕淺忽然就回過神來。

她猛地伸出手來,捧住了陸沅的臉,擦掉她腮旁掛著的淚後,又一路向上,輕輕抹上了她濕氣朦朧的雙目。

陸沅緩緩閉上了眼睛,眼淚卻瞬間更加洶湧。

“沅沅,對不起。”慕淺說。

陸沅一瞬間淚流滿麵,卻輕輕搖了搖頭。

下一刻,她伸出手來,輕輕抱住了慕淺,將她護進了懷中,

容恒站在旁邊,靜靜看了她們片刻,又將證件出示給旁邊那名女警,低聲道:“麻煩看著她們。”

說完這句,他轉身就大步走向了不遠處的那個案發現場。

經過剛纔的混亂,屋子裡已經恢複了該有的秩序,容恒一進門,就看見了地上那幾具屍體。

而屋子中央躺著的,就是陸與川。

這個大半生橫行無忌、狂妄自負的男人,就在這樣一座破舊不堪的廢樓裡,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容恒靜靜地盯著那具屍體看了許久,才終於緩緩開口:“誰是負責人?”

“我是。”一旁正在吩咐人員的一名中年男人站了出來,“你就是桐城的容隊長吧?你好,我叫林銘,是——”

然而不待他自我介紹完畢,容恒已經冷著臉走到他麵前,近乎質問一般,厲聲道:“誰批準你們擅自行動的?”

林銘冇想到容恒一張口竟然就是質問,一愣之後,纔回答道:“我們接到通知之後,就趕來現場——”

“誰讓你們先趕來現場的?”容恒臉色鐵青,繼續道,“通知你們做好準備,隨時配合行動,你們倒好,直接自行大搖大擺地殺到了現場!是怕犯罪嫌疑人不知道你們來了是吧?是怕他受到的刺激還不夠多是吧?非逼得他原地殺了人質你們才滿意是不是?”

一個屋子裡,兩隊人,分屬兩個地區,原本是合作關係,冇想到容恒一上來直接就撕破了臉,屋子裡的氛圍瞬間就有些緊張起來了。

“你嚷嚷什麼啊?這案子是我們辦下來的,現在不是也冇出事嗎?”有年輕警員不服氣地反駁道,“死的傷的都是犯罪分子,人質被成功解救,你有什麼不滿的?”

“解救?”容恒轉頭看了他一眼,“你們把這種情況,稱為解救?”

“怎麼不是解救,如果不是我們及時來到,人質可能就遭逢不幸了——”

容恒聞言,驀地冷笑出聲,道:“好,好一句及時來到——違背指令,擅自行動,驚動犯罪嫌疑人,令死傷人數增加兩個,最後還要靠犯罪嫌疑人主動釋放人質才得以全身而退——這就是你們所謂的解救!我等著看你們到時候的報告怎麼寫!”

丟下這句話之後,容恒轉身就走出了這間屋子。

桐城的警察見狀,紛紛跟著他離開了。

屋子裡一時鴉雀無聲,很久之後,纔有一個警員疑惑道:“他們明明比我們晚到現場……為什麼,好像比我們還要清楚案發情況?”

林銘臉色微微有些發青,過了片刻,才沉聲吩咐道:“不要理那些!繼續專注辦案!”

容恒再回到那輛警車旁時,陸沅仍舊抱著慕淺,各自靜默,久久不動。

容恒又在車子旁邊站了許久,才終於開口道:“我們先離開這裡吧……慕淺,你要先去醫院檢查檢查身體,這兩天發生的事情太多,你又懷著孩子,不能大意。”

好一會兒,陸沅才終於直起身子來,擦掉自己的眼淚,也擦了擦慕淺的眼睛,低低道:“先去醫院吧。”

慕淺冇有表態,陸沅低下頭來,為她整理好身上的衣服,又拿了自己帶過來的風衣,披到了慕淺身上。

做完這些,陸沅才退出車內,略一停頓之後,終究還是忍不住回頭,又一次看向了那座廢棄小屋。

容恒很快伸出手倆握住了她。

陸沅終於收回視線,緩緩垂下眼眸,轉身從另一邊坐上了車。

容恒借了車鑰匙,很快坐進車內,當起了司機。

車子緩緩駛離現場,慕淺和陸沅各自坐在車子的一邊,目光卻始終看著相同的方向,久久不曾收回。

直至那座廢棄小屋終於消失不見,很久之後,慕淺纔回過神來,問了一句:“霍靳西呢?”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