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小說 >  婚期365天 >   第666章 生死路

-

慕淺跟著莫妍,身後是陸與川,沿著那條蜿蜒曲折的秘密通道前行了幾分鐘後,眼前赫然出現了一道鏽跡斑斑的鐵門。

莫妍上前,拿出鑰匙來,打開了貼門上那個同樣鏽跡斑駁的鎖,向外推開了那扇門。

門剛一打開,外麵就有人探進頭來,看清楚裡麵的情形之後,喊了一聲:“陸先生。”

陸與川在慕淺身後,慕淺懶得回頭看他是什麼反應,徑直向前,跨出了那道門。

天已經黑儘了,門外站著三五個男人,大概都是陸與川的手下,分站在一條羊腸小道的左右。

在那條秘密通道裡待過,慕淺過了好一會兒才適應外麵的光線,凝眸四顧許久,才終於看清周邊的環境。

周圍很安靜,隻間或響起幾聲蟲鳴鳥叫,蔥鬱茂盛的綠植之間,隱約可見相距了一段的城市燈光。

這裡應該是一個公園,夜深人靜,杳無人煙的公園。

“陸先生,車已經準備好了。”有人低聲對陸與川道。

陸與川應了一聲,隨後就看嚮慕淺,“走吧?”

慕淺不由得輕笑了一聲,“怎麼?陸先生要亡命天涯,還要帶上我這個不肖女嗎?你就不覺得礙眼嗎?”

陸與川聽了,隻是淡淡道:“沿途無聊,有個人一起說說話也好。”

慕淺冷笑了一聲,不再說什麼。

到此刻,她大概是知道陸與川抓她的目的了——

他終於到了走投無路,被迫逃亡的時刻,可是這樣的時刻實在太過凶險,他需要一個籌碼,來保證自己的逃亡一路順利。

而這個籌碼,就是她。

隻是,他要抓她,大可以在山居小屋那裡就動手,又何必還要多此一舉,引她來這裡再出手,增加無數的風險性?

畢竟,從這裡逃走,要比從山居小屋逃走,艱難多了。

她甚至在想,這條逃亡的路,他究竟還有多長時間可以走……

一行人穿過走完那條羊腸小道,眼前很快出現平闊的地段,停著幾輛車。

陸與川走到其中一輛車邊,轉頭看向了慕淺,慕淺懶得跟他周旋,直接坐上了車。

陸與川隨後也上了車,就坐在她身邊。

車隊很快開動,於夜色之中,悄無聲息地駛出公園,彙入車流,駛向既定的方向。

……

同樣的時間,陸沅坐在小區外容恒的車子裡,隻是盯著自己的手機。

這部手機,她用來聯絡陸與川,聯絡不上,聯絡慕淺,也聯絡不上。

她明知道除非是有奇蹟出現,否則這手機上不可能出現任何他們二人的資訊,卻偏偏還是靜待奇蹟。

然而她等的奇蹟還冇來,容恒就先來了。

聽見開門動靜的時候陸沅才抬頭,看見容恒的瞬間,也看見了其他從小區內飛奔出來的人——

“怎麼了?”陸沅瞬間察覺到什麼,“是不是淺淺有訊息了?”

“嗯。”容恒應了一聲,隨後道,“我們現在去找她,你先回去等訊息——”

說完他就準備拉她下車,陸沅卻一下子拽住了車門,“帶我一起去。”

“不行。”容恒的眼神瞬間沉靜下來,“你不能去。況且我現在是在執行任務,不可能帶上你。”

陸沅看了他兩秒,眼角餘光之中,忽然出現了霍靳西的身影。

霍靳西大步從小區內走出來,一路走,一路脫掉了西裝解開了領帶。

司機正站在車旁等他,見他過來,連忙拉開了車門,然而霍靳西卻看也不看那拉開的車門,直接走向了駕駛室的方向。

陸沅忽然就推開容恒從車上跳了下來,快步跑向霍靳西的方向。

“陸沅!”容恒察覺到她要做什麼,卻已經來不及阻攔。

霍靳西車子的尾燈亮起的一刻,陸沅跑上前,拉開車門坐了進去。

隨後,那輛車快速駛離停車位,飛速疾馳而去。

容恒控製不住地低咒了一聲,隨後火速也上了自己的車,發動車子,一路急追。

……

夜色之中,陸與川的車隊同樣開得極快,很快上了高速,奔向未知的方向。

車子在車流之中不斷穿梭,而慕淺和陸與川坐著的車內,卻依舊是平穩而安靜的。

好一會兒,陸與川纔開口道:“怎麼不說話了?”

“不覺得還有什麼好說的。”慕淺看著窗外回答。

陸與川忽然低笑了一聲,道:“你似乎總是這樣跟我使小性子,以至於到了此時此刻,我還有些分不清,你這樣的小性子到底是真是假。”

“厭惡和仇恨都能算是小性子的話,我隻能說,陸先生還真是寬宏。”慕淺回答。

陸與川聞言,卻再度笑了一聲,“也是,到了這會兒,在你心裡,應該再冇有彆的東西剩下了,是不是?”

“對你,的確冇有多的東西,隻剩下這兩者了。”

陸與川還想再說什麼的時候,車內的通話器忽然響了起來——

“陸先生,我們被人跟上了,有一隊車隊,不下五輛,暫時不清楚對方是什麼來頭……”

聽到這個通話內容,慕淺心頭驟然一跳,卻又很快地恢複平靜。

陸與川微微一凝眸,隨後道:“兩輛車分流,引開他們。”

“是。”對方應了一聲,很快就又冇了聲音。

然而慕淺知道,這樣的平靜,隻會是暫時的。

很快,通話器再度響了起來,“陸先生,他們冇有跟隨分流的車,依舊追著我們。”

“繼續分流。”陸與川吩咐。

慕淺不知道陸與川的車隊究竟有多少輛車,隻知道將近十輛車子被分流出去之後,他們依然還被人跟著。

通話器再一次響起來時,傳來是莫妍的聲音——

“與川,依舊分流了十輛車,那些人依然準確地跟著我們。要麼,是我們的人中出現了內鬼,要麼,就是那丫頭身上有貓膩!”

陸與川似乎絲毫不在意就坐在他身邊的慕淺,淡淡道:“你不是早就檢查過她身上的所有東西了嗎?”

慕淺聞言,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原本戴著戒指的手上,此時空空如也。

不僅如此,她身上的手機、飾品都被拿走,甚至內衣和外麵穿著的衣服也都在她醒來之前被換過了。

可是偏偏,還是有人能精準定位她的位置。

陸與川精心為自己籌劃的這條逃亡路,根本……就是一條死路。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