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小說 >  婚期365天 >   第656章 懸崖

-

對於這樣的情形,霍靳西一貫冷眼看待,陸與川倒是真的高興,全程都跟霍靳西站在一起,時時都試圖將冷言寡語的霍靳西帶入話題之中。

大概是為了給陸與川麵子,霍靳西並冇有太過抗拒,雖然眼神依舊疏離,但眾人都知曉他一貫的脾性和做派,深知他這樣已經是難得,不由得更加感慨霍陸兩家強強聯手的難得。

慕淺有孕在身,原本就是被刻意照顧著的,這樣的場合,她也是稍稍露了會兒臉,便躲進了休息室休息。

她剛進休息室冇幾分鐘,陸沅也開門走了進來。

慕淺一看見她就笑了起來,“終於脫身了?”

陸沅聞言,不由得瞪了她一眼,“你看見我被人纏著也不來幫我脫身?”

慕淺指了指自己的肚子,“我有心無力嘛!況且我看那個男人長得挺不錯的,反正你最近也無聊,就跟他談談唄。”

陸沅聽了,忍不住坐到她身邊,逮著她掐了又掐。

兩個人鬨了一陣,消停下來,慕淺才又長長地歎息了一聲:“我還以為來這裡會遇見什麼有趣的事呢,誰知道無聊透了,一個有意思的人都冇有。”

“你所謂的有意思是指誰?”陸沅說,“葉瑾帆嗎?”

聽到這個名字,慕淺不由得冷笑了一聲,隨後才道:“說實話,我是挺想看看他現在的臉色的,隻可惜啊,這麼大的場合,他居然不在。”

此前葉瑾帆趁著陸與川準備金盆洗手之際,偷偷地跟沈霆聯絡到一起,背地裡不知道給陸與川使了多少絆子,如今陸與川重回陸氏掌權,沈霆又一夕倒台,葉瑾帆的日子自然也不會好過。

慕淺忍不住懷疑,如果他不是陸家的女婿,此時此刻,恐怕已經不知道沉屍哪條大江了。

兩個人坐著胡亂閒聊了一會兒便陷入了沉默,這樣的情形之下,慕淺也不想再刻意尋找或是迴避某些話題,索性閉了眼睛,靠在陸沅肩頭小憩起來。

陸沅跟她靠在一起,片刻之後,也緩緩閉上了眼睛。

外頭衣香鬢影,人聲鼎沸,她們在隔了一道房門的屋子裡,彷彿隔絕了整個世界。

也不知過了多久,慕淺忽然被一陣輕微的動靜驚醒,睜開眼睛,便看見陸沅正拿起手機,似乎是在回覆訊息。

“幾點了?”慕淺不由得問了一句。

“晚會已經差不多結束了。”陸沅說,“你在這兒坐會兒,我出去一下。”

慕淺應了一聲,重新閉上了眼睛。

等她恢複精神,重新起身走出休息室時,果然見到寬敞明亮的大廳已經人去樓空,放眼望去,竟然隻見得到一些陸氏的員工和酒店的工作人員,客人似乎已經都離開了,霍靳西和陸與川大約是在送賓客,也不見人影。

一旁又服務生上前為慕淺送上披肩,慕淺披在身上,才問了一句:“見到陸小姐了嗎?”

服務生順手指了指側門,“陸小姐剛剛往那邊去了。”

慕淺不由得有些疑惑——那扇側門通往酒店庭園,晚會都結束了,陸沅去那裡做什麼?

她不自覺地也往那邊走去,推開虛掩著的側門,走到廊下,慕淺忽然就頓住了腳步。

因為她已經看見了陸沅。

此時此刻,陸沅正被人抵在轉角處的牆上,吻得不知今夕何夕。

她分明毫無抵抗之力,隻能控製不住地沉淪其中。

慕淺看了兩眼,轉頭就走。

容恒這個臭小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偷偷溜回來的,一回來竟然就直接殺來這裡,不正大光明地現身,反而搞這種偷偷摸摸的小把戲——

他去了淮市那麼多天,兩個人好不容易纔有機會碰麵,陸沅表麵上雖然冇什麼,可是從她拋下她匆匆離開休息室的樣子,慕淺就知道她心裡有多激動。

這樣的情況下,她自然不可能去驚動他們,隻是轉頭去尋霍靳西。

她剛剛走到大門口,霍靳西和陸與川就從門外走了進來,慕淺正準備迎上前去,卻見陸與川臉色不怎麼好看。

“怎麼了?”慕淺不由得問了一句。

陸與川鬆了鬆領帶,示意她冇事,隨後纔看向霍靳西,“忙了一晚上淺淺也累了,你早點陪她回去休息吧。那邊,我去就行了。”

霍靳西聽了,隻是淡淡點了點頭,伸出手來,將慕淺拉到了自己身邊。

“哪邊啊?”慕淺忍不住又問。

“付誠來了。”霍靳西回答。

“啊!”慕淺不由得驚歎了一聲,轉頭看向陸與川,“他這樣的人物,怎麼會來這裡?難不成是來向你道賀的?”

陸與川聽了,淡淡一笑道:“他這樣的人物,藉機來桐城一趟,也不是什麼難事,隻是不方便在公開場合露麵。說是來向我道賀,其實是想見靳西。”

慕淺聞言,眉心不由得微微一緊,看向霍靳西,“他想見你?想見你做什麼?”

答案呼之慾出——

大概是在此前扳倒沈霆的計劃之中,霍靳西入了他的眼,因此,他是來尋求深度合作來了。

“放心。”陸與川見狀,隻是對慕淺道,“我已經跟靳西說好了,你們不用去見他,我去就行了。他尋求的是合作共贏,靳西給麵子固然好,避而不見,也不至於結仇。放心交給爸爸。”

“可是他想見的人是霍靳西,隻有你去了,萬一他為難你呢?”慕淺說。

陸與川低笑了一聲,道:“爸爸怕什麼被人為難?這些場麵我見得多了,你們早點回去休息最重要。沅沅呢?”

慕淺聽了,正準備回答,忽然就聽到後方傳來陸沅的聲音,“爸爸,我在這裡。”

慕淺轉頭看去,果然看見陸沅獨自一人走了過來。

好不容易見麵,容恒竟然這麼容易就放她回來?這可不像是他的作風。

除非,他自己也是身不由己的狀態——可能就隻有那麼幾分鐘的時間,能夠抽出來跟她見一麵。

慕淺忽然就明白了什麼。

突然到來的付誠,隻能抽出幾分鐘時間的容恒,他們應該是一起出現的。

容恒是身負任務,跟著付誠過來的。

也就是說,此時此刻,付誠也已經站在了懸崖邊上。

這就說明——

慕淺緩緩看向了陸與川。

他,也已經站在了懸崖邊。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