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沅還冇回過神來,容恒已經按住她的後腦,加深了這個吻。/42/42743/

原本她一直是冷靜自持的,可是此時此刻,她腦子裡嗡嗡直響,從前那些方方麵麵的考量,此時此刻竟一條也理不出來。

她隻是怔怔地看著這個男人近在眼前的眉眼,控製不住地濕了眼眶。

很久之後,她忽然伸出完好無損的左手來,輕輕扶上了他的臉。

他的臉,不細膩,不光滑,卻正是她想象之中的手感。

她的手一點點劃過他的臉,又輕輕撫上了他的眉眼。

長久以來,她一直很想這樣像這樣,摸一摸他的臉,感受他的容顏在自己指端描繪的感覺。

可是她一直都不敢,直至此時此刻。

原來,就是這樣的感覺。

隔間裡,通完電話的慕淺推門而入,猛然間看到這一幕,忽然頓了頓。

這幾天以來,陸沅的表現,她通通都看見眼裡。

哪怕容恒已經是她無法避開的所在,她卻仍舊不怎麼跟容恒對視,兩人的視線偶爾撞上,她都是飛快地移開。

可是此時此刻,容恒低頭吻著她,而她……不僅抬起臉來迎向他,那隻完好的手,還撫在了容恒臉上。

慕淺太清楚這樣的動作意味著什麼。

陸沅一向隻會跟自己的理智保持一致,心裡怎麼考量,嘴裡就怎麼說,絕不會違背自己的理智範疇。

可是此時此刻,她的理智,明顯已經被容恒擊潰了。

作為旁觀者,慕淺很高興看見這一幕。

她過去的人生,實在是太過小心謹慎,如今,她肯這樣釋放一次,無論結果如何,都足夠了。

慕淺靜立了片刻,轉身又走了出去。

而病房內,容恒控製不住地抱緊了陸沅,愈發難捨難分。

陸沅縱使理智驟失,卻仍舊不敢貪心,手在他眉目間停留片刻,便要離開。

察覺到她的動作,容恒驀地伸出一隻手來,緊緊按住她即將離開的手,彷彿要讓那隻手永久停留。

一刹那間,陸沅再一次紅了眼眶。

……

容恒離開之後,陪伴陸沅這一光榮而艱钜的任務終於又一次落到了慕淺手中。

慕淺原本還在為今天早上容夫人突然出現的事情擔憂,卻見陸沅雙眸清亮,粉麵含春,似乎絲毫冇有受到容夫人的影響。

由此可見,容恒那一吻,後勁真是很足。

慕淺一麵將削好的蘋果放進盤子裡切成小塊,一麵問陸沅:“考慮好了嗎?”

陸沅正靠坐在床上翻一本書,聽見慕淺的問題,抬眸與她對視了一眼,安靜片刻之後,才低低應了一聲,“嗯。”

慕淺不由得端著盤子坐到了她身邊,“那結論是什麼?”

“你明知故問。”陸沅低聲道。

慕淺聞言,不由得笑出聲來,隨後握住她的手,道:“你放心吧,容夫人是個很好的人,她一定不會為難你的。”

“我知道。”陸沅說,“就算她很難相處,那我不給她機會為難我,不就行了嗎?關於這一點,我很擅長。”

慕淺聽了,忍不住伸出手來在她額頭上點了一下,隨後纔將一塊蘋果塞進了她口中,“你能這麼想就最好了。那出院以後住哪裡,計劃好了嗎?”

她這個問題明顯彆有深意,陸沅瞥了她一眼,緩緩道:“我剛剛纔說過,我不想給彆人機會為難我。”

“同意。”慕淺不由得笑出聲來,“所以,你需要一個自己能夠擁有絕對話語權的新家。當然,要不要邀請彆人同住,那就是你自己的事咯!”

陸沅聽了,不由得沉思了片刻,許久之後,才輕輕撥出一口氣,不置可否。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