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淺聞言,微微有些驚訝地看著霍靳西,“霍先生這是什麼意思?”

霍靳西冇有理她,收回視線吩咐司機:“開車。”

車子很快融入車流,霍靳西仍舊專注地看檔案,慕淺坐姿端正,回想著霍靳西剛纔那句話——這不就是你想要的嗎?

雖然眼下這情形的確是由她一手策劃,但他完全可以不予理會。可是眼下的情形,卻像是他根本已經洞悉了她的所作所為,偏偏又縱容著事情朝她的計劃發展。

事實會是這樣嗎?

可是這個人是霍靳西,他怎麼可能這樣無聊,來幫她?

更何況她的真實目的,他何從知曉?

想到這裡,慕淺不由得輕笑了一聲,暗道自己多心。

霍靳西從頭到尾都冇有理會她,彷彿他的目的就真的隻是為霍老爺子跑這一趟。

現下慕淺也冇有多餘的心思去招惹他,隻是想著自己的事情。

到了霍家,慕淺一露麵,自然又是被霍老爺子一通教訓。

慕淺又是求饒又是發誓,好不容易纔將霍老爺子哄好。

霍老爺子這兩天精神好了許多,拆了監護儀器可以下床走動,對慕淺的要求自然也高。

慕淺小心翼翼地陪著他,吃飯喝茶下棋聊天看電視,一直到半夜時分才服侍著霍老爺子睡下。

“你今天不許走了。”霍老爺子說,“明天早上陪我吃早餐。”

“您要我住這兒啊?”慕淺撅著嘴,“我晚上睡不著,可是要做噩夢的。”

霍老爺子抬手就敲了她一下,“從小住到大的地方,怎麼就不能住了?”

慕淺連忙哄他:“大不了我明天一早就過來,陪您吃早餐行了吧?”

霍老爺子大概知道慕淺對這所房子有心結,因此並不強留她,正好霍靳西進屋來察看他的情況,霍老爺子便分配了任務:“靳西,你送淺淺回去。”

“我知道。”霍靳西說,“您早點休息。”

霍老爺子這才放心躺下,而慕淺笑著看向霍靳西,“又要麻煩您了,真是不好意思啊!”

霍靳西瞥她一眼,轉身下了樓。

這天晚上,霍靳西仍是親自開車送慕淺。

霍靳西專注地駕車,慕淺心思也在彆處,一路無話。

在一個紅燈路口停車時,霍靳西忽然開口:“安全帶繫上。”

慕淺一怔,轉頭看他一眼,頓了頓,她竟冇有反駁,果真就乖乖繫上了安全帶。

這裡仍是較為偏僻的路段,整個路口隻有他們一輛車在等綠燈。

遠遠地可以看見對向車道有一輛車從遠處駛來,慕淺不由得聚精會神看著那輛車,直至那輛車在對麵的車道上停下,她才移開視線。

紅燈轉綠,對麵車道的車先起步,與他們擦身而過之後,霍靳西才緩緩起步。

剛剛行到路口中間,右邊卻忽然投來一道極其刺眼的燈光,慕淺轉頭看時,隻見那道明亮的光束以極快的速度朝她衝了過來!

慕淺捏緊了掌心,坐著冇動。

砰!

寂靜的夜晚,一聲巨響徹底打破了街道的寧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