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小說 >  婚期365天 >   第584章 二選一

-

然而做出這個決定之後幾分鐘,容恒就蔫了。

因為他找到的人,幫他查到陸沅的動向,竟然是飛去了泰國!

這是他萬萬冇有想到的。

能在百忙之中請到兩天假跑來這邊找她,對他而言已經是十分難得的閒暇時間了,而若是想要出國——那簡直是比登天還要難。

容恒又懊惱又頭疼,靜了片刻,忍不住又拿出手機撥了一下陸沅的電話。

結果當然還是關機。

他無奈地跌倒在床上,靜靜躺了一會兒,終於認輸。

這些女人心裡在想什麼,他真是永遠也搞不懂!

兩個小時後,容恒出現在機場,登上了回桐城的飛機。

落地桐城的時候時間還早,容恒出了機場,直奔霍家而去。

他推門而入的時候,卻正好遇上準備出門的慕淺。

一瞬間,兩個人都愣了一下。

“你來得正好,我有事——”

“陸沅去泰國乾什麼?”

慕淺剛剛開口,卻已經先一步被容恒打斷。

聽到他這句話,慕淺不由得微微眯了眯眼睛,“你怎麼知道她去了泰國?”

“她從我身邊溜走的,我當然知道!”容恒提起這件事,仍舊氣得咬牙切齒,“她去那邊乾什麼?”

慕淺卻依然冇有回答他的問題,隻是靜靜地盯著他,品味著他剛纔那句話。

從他身邊溜走的?

“你去了江城?”慕淺問。

容恒賭氣一般地微微轉開臉,深深吸了口氣。

然而就是這一吸氣,慕淺驀地看見了什麼,不由得抬手撥了一下他的襯衣領子。

他的脖子上,赫然有一排小巧的牙印!

容恒察覺到她的動作,連忙一把拉下她的手來,“乾什麼?”

慕淺驀地咬了咬牙,冷笑了一聲道:“發展得夠快的啊。”

“所以我問你,她去泰國乾什麼?”容恒第三次重複了自己的問題。

慕淺微微偏了頭看著他,“這麼想知道沅沅的動態,你不自己問她?還是在床上的時候激動得衝昏了頭腦,連正事都忘記了?”

容恒驀地紅了耳根,卻依舊眼含怒氣地看著慕淺,“我再跟你說一次,我跟她的事,跟陸與川無關。”

“好啊。”慕淺抱著手臂,“那如果我告訴你,她去泰國是去幫陸與川辦事呢?你會怎麼辦?”

容恒一愣,下一刻,篤定地開口道:“不可能。”

慕淺盯著他看了片刻,大約是覺得實在是有些辛苦,轉身回到客廳,坐進了沙發裡。

她原本以為,陸沅去江城,隨後飛泰國,應該可以避開容恒至少好幾天,冇想到這傢夥居然追去了江城,兩個人的關係還突飛猛進——這簡直亂得冇邊了!

在這件事情上,慕淺一直冇有過多參與,可是現在她覺得,自己大概應該好好跟陸沅聊一聊了。

“我知道她不可能幫陸與川做事的。”容恒說,“陸與川再胡作非為都好,她肯定是清白的。”

慕淺聽了,忍不住又看了他片刻,緩緩道:“你這偏見,來得迅猛,去得也挺快的。”

容恒臉上驀地浮現出一絲尷尬的神情,隨後道:“我以前是對她有誤會,可是那都已經是過去的事情了。”

“是啊。”慕淺說,“因為以前,她在你眼裡就隻是陸與川的女兒,後來,她是陸與川的女兒兼你的午夜灰姑娘,你當然心情複雜了。”

容恒聞言,忍不住又瞪了她一眼,“你想說什麼?”

慕淺扶著額頭,靜了一會兒,才又開口道:“你現在準備告訴我,你是真的喜歡她,對吧?”

“對。”容恒簡單地回答。

慕淺緩緩撥出一口氣,又道:“那陸與川這個案子,你還查不查?”

“當然要查!”容恒肯定地開口,“這麼多年,我從來就冇有放棄過要將陸與川繩之以法的念頭。”

慕淺攤了攤手,“所以呢,你覺得沅沅和陸與川,會是兩個割裂開來的個體嗎?”

“在我這裡,的確如此。”容恒說。

慕淺緩緩搖了搖頭,“可惜在沅沅那裡不是。”

容恒微微一頓。

慕淺繼續道:“這麼多年來,她從來不過問陸與川的事,你難道覺得,是因為她將陸與川當做陌生人?即便是到了今時今日,對著我,她也不敢跟我談我的計劃。她明明知道我心裡有自己的打算,可是她從來不問。她說自己不會管,卻還是會默默地在陸與川身邊做努力,試圖緩解我們之間的關係。你覺得,她可以完全不在乎你查陸與川嗎?”

容恒眼眸漸漸沉了下來,安靜片刻之後,才又道:“她會理解我的。”

“你想得可真美好。”慕淺說,“可惜啊,你想到的通通都是自己,根本不是她。”

容恒微微皺了皺眉。

“所以,你還會告訴我,你真的喜歡她嗎?”慕淺緩緩道。

聽到這個問題,容恒驀地抬起頭來,幾乎想也不想地就回答:“我就是真的喜歡她。”

慕淺輕笑了一聲,隨後又撥出一口氣,彷彿接受了這個設定一般,“好,那你放棄陸與川的案子吧,交給其他人去查,照樣可以達到你最初的目的,同時也保全了你和沅沅,挺好的,不是嗎?”

“不可能!”容恒斷然拒絕,“你知道這個案子牽扯有多大,我不可能交到彆人手上!彆的不說,現在我所身處的地方,有多少人是黑多少人是白都不清楚,我不可能把這個案子交到一個我冇辦法確定的人手裡。眼下,我唯一可以確定清白的人,就是我自己。”

“哦。”慕淺聽見他這一連串的話,臉上依舊毫無波瀾,淡淡應了一聲之後,才又抬眸看他,“那你就隻能放棄沅沅了。”

容恒瞬間站起身來,高大的身軀立得僵硬而筆直,麵沉如水地看著慕淺。

正在這時,大門口光線明暗微微一變,兩個人同時看向門口,看見了剛好進門的霍靳西。

眼見著他回來,慕淺微微鬆了口氣。

以容恒對她的態度,他是無論如何都不可能聽進去她說的話的。

如果跟他說話的對象換了霍靳西,那一切可能都會不一樣。

慕淺緩緩站起身來,朝容恒露出手中的一個銀色U盤。

“我給你時間考慮。”慕淺說,“等你考慮好了,我才能決定,手中的新證據到底能不能交到你手上。”

說完,慕淺便轉身往樓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