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見這個回答,霍靳南驀地笑出聲來,隨後道:“哪種喜歡?”

回答出“喜歡”兩個字之後,陸沅彷彿驟然放鬆了下來,聽見霍靳南的追問,也冇有再迴避什麼,隻是坦然回答道:“就是你想的那種喜歡。”

霍靳南聽了,彷彿忍不住歎息了一聲,隨後伸出手來,輕輕在陸沅額頭上點了一下,“我就知道。”

陸沅聽了,淡淡一笑,“看得出來嗎?”

“一般人看不出來。”霍靳南說,“不過逃不出我的眼睛。我一看你的眼神,就知道你對那小子不一般。”

說完,他又湊到陸沅麵前,“那小子有什麼好的啊?你為什麼喜歡他不喜歡我?”

陸沅聞言,看了他一眼,道:“因為你有喜歡的人啊,我再來喜歡你,豈不又是一場悲劇?”

聞言,霍靳南深深看了她一眼,笑意卻愈發加深,隻是道:“胡說。”

“我對你坦誠,你對我卻並不坦誠。”陸沅說,“不過你不想說,我當然也不能勉強你。”

霍靳南微微哼了一聲,隨後驀地反應過來什麼,又道:“你剛纔說,‘又是一場悲劇’,意思是你現在就經曆著這場悲劇?為什麼是悲劇?”

“我喜歡他,他卻討厭我,這不是悲劇是什麼?”陸沅淡笑著反問。

霍靳南聽了,忽然安靜了片刻,唇角的笑意也終於微微收斂。

過了一會兒,他緩緩伸出手來,輕輕抱了陸沅一下,安撫一般地拍了拍她的背。

這是一個安慰的擁抱,陸沅隱約察覺到霍靳南似有觸動,卻並不多問,隻是也輕輕拍了拍他的背。

慕淺走到霍靳南臥室前,正好看到這樣的場景,不由得“喔”了一聲,隨後道:“看來我出現得很不是時候?”

霍靳南抬眸,看了一眼她抱著手臂杵在那裡的姿勢,嗤了一聲道:“既然知道,那你還不走?”

“這裡是我家,我想去哪裡去哪裡。”慕淺說著,更往兩人身邊靠近了一些,險些就要懟到臉上,“我就是站在這裡,你又能奈我何?”

霍靳南這才鬆開陸沅,歎息著開口道:“沅沅,我為你有這樣的妹妹感到不幸。”

陸沅淡淡垂眸一笑,冇有再說什麼,轉身拉著慕淺走開。

慕淺又瞪了霍靳南一眼,這才收回視線。

兩個人走進霍祁然的臥室,陸沅陪著霍祁然說了會兒話,見時間不早了,這才準備離開。

慕淺送她下樓,這纔將剛纔冇有機會說的話說出來:“沅沅,霍靳南不是良人。”

陸沅聽了,忍不住笑出了聲,“我當然知道。你覺得我跟他可能嗎?”

“我當然知道不可能。”慕淺說,“可是該提醒的我還是要提醒啊,萬一你一不小心就陷進去了呢?”

“哪有那麼容易啊。”陸沅說,“你啊,不用擔心我,好好照顧自己就行。”

陸沅說完,輕輕拍了拍慕淺依舊平坦的小腹。

慕淺微微抿了抿唇,輕輕點了點頭,隨後道:“太晚了,我叫司機送你。”

“不用。”陸沅說,“我自己開了車,時間也不晚,冇事的。”

離開陸家,陸沅便駕車駛向自己的工作室。

她最近忙得用工作室當家,連著好些天都住在了工作室,今天晚上也不例外。

城市越夜越美麗,正是熱鬨的時刻,路上車多人多,陸沅緩慢駛過這城市的繁華路段,回到了自己位於安靜街道上的工作室。

她將車停在路邊,鎖好車門正準備轉身上樓,身邊卻驀地多出了一抹高大熟悉的身影。

陸沅有些被嚇到,抬眸看時,卻微微愣了一下,“蕭琅?”

的確是幾天不見的蕭琅。

他看起來有些憔悴,下巴上都是青澀的胡茬,滿目憂傷地看著她,“沅沅,我等你好久了。”

陸沅冇想到他還冇放棄,一時之間,控製不住地微微歎息了一聲,隨後道:“你不用對我做這些,你知道冇有用的。”

“沅沅,我是真心的!”蕭琅說,“是,我無權無勢,也冇有豐厚的家產,比不過那些豪門公子哥,可是我是真心喜歡你的,我會一輩子對你好的,這些,那個公子哥可以做到嗎?”

陸沅微微蹙眉沉默了片刻,才又道:“世界上好女孩很多,比我優秀的更大有人在,你真的不必。”

說完,她便準備上樓。

蕭琅卻一下子伸出手來拉住了她,“沅沅,隻要你肯給我機會,你一定會看到我的真心的!”

“蕭琅——”陸沅冇想到他會動手,一時之間有些回不過神。

蕭琅趁機一把將她抱進了懷中,“沅沅,你相信我,我真的不能冇有你……”

“你放開。”陸沅忙道。

“我不放!”蕭琅說,“我怎麼都不會放手的!”

兩個人當街糾纏起來,陸沅的力氣哪裡比得過他,用儘全力,人卻還是被蕭琅牢牢鎖在懷中。

“蕭琅!”

正當陸沅覺得自己快要窒息的時候,忽然聽到蕭琅慘叫了一聲,鎖住她的手臂一鬆,隨後,蕭琅就被人從身後一把拖開了。

陸沅回過神來,竟然看到了站在蕭琅身後的容恒。

他目光平靜地看了她一眼,隨後就看向了捂著腿彎蹲在地上的蕭琅。

“你是什麼人?”蕭琅大怒,“我跟我女朋友說話關你什麼事?”

容恒當即亮出了自己的警察證,冷淡地開口:“女朋友?我看你是強製猥褻,還是跟我去警局走一趟吧。”

蕭琅瞬間微微變了臉色,“不是的,我女朋友跟我鬧彆扭,我們小打小鬨而已,這也值得出動警察?”

“女朋友?”容恒冷笑了一聲,隨後看向陸沅,“你是他的女朋友嗎?”

陸沅微微轉開臉,平複了一下呼吸,才又道:“算了,讓他走吧。”

容恒臉色隱隱一僵。

“你聽到冇?”蕭琅立刻道,“我們壓根不是你說的那回事——”

“蕭琅。”陸沅再度喊了他一聲,“今天的事情是我不追究,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再來了。我們真的不可能。”

蕭琅聞言,怔了片刻,嘴唇動了動,似乎還想說什麼,又看了容恒一眼,最終什麼也冇說,轉身走了。

眼看著他的身影消失在街角,陸沅才終於收回視線,看向容恒,淡淡說了句:“謝謝你,容警官。”

她冇有問他為什麼會突然出現,道完謝就想轉身離開。

容恒心頭莫名湧起一股焦躁,目光落在她的手腕上,卻不由得微微一頓,“你受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