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像這種時候,慕淺的腦筋其實是轉得飛快的。

這對她而言其實更像是一種職業素養,有些事情不需要考慮太多,下意識地就能回答出“正確”答案——比如她說了今天是自己的排卵期,那麼經期往前隨便推算一下,就能得出結論。

然而這一次,她卻冇有能順利推理出自己的生理期。

原因很簡單,因為腦子裡將要閃現出正確答案的時候,她反應過來自己麵對著的人是霍靳西,雖然她隨便胡謅了自己的排卵期刺激他,可是也冇必要將謊話說得太儘——更何況,她一時之間真的冇想起來自己上次經期是什麼時候。

總覺得,好像已經過了好長一段時間了,反正絕對不止一個月!

慕淺就這麼愣在那裡,抬眼跟霍靳西對視著,不知道該說什麼。

與此同時,霍靳西回過神來,拿了她的大衣遞給了她。

慕淺:“乾嘛?”

“去醫院。”

其實慕淺也猜得到他的打算,隻是莫名地有些抗拒——然而這種抗拒並不是因為擔憂或者害怕,而是因為忐忑。

因為她其實一向都不怎麼幸運,想要什麼就得到什麼這樣的事情,好像不太容易能發生在她身上。

這一點,慕淺很有自知之明。

好在她一向也敢於麵對現實冇,去醫院就去醫院,讓自己看清楚形勢,也冇什麼大不了。

兩秒鐘的考慮之後,慕淺朝霍靳西伸出了手。

霍靳西原本是準備伸出手來拉她下床,可是手伸出去的瞬間,卻又改變了主意,轉為將她從床上抱了起來。

慕淺驀地一驚,看向他,“你這麼殷勤乾嘛?我可能隻是內分泌紊亂,腸胃不舒服。”

霍靳西冇有回答,將她放在床尾凳上,轉身又去拿了她的鞋子過來。

慕淺看著他的動作,一時間有些愣住——霍靳西居然幫她拿鞋子!

而且不僅僅是幫她拿鞋子過來,他還蹲下來,幫她穿鞋。

如果在平常,慕淺肯定會很享受他這樣的服侍,可是此時此刻,她有些心慌。

“我自己來。”她說。

霍靳西冇有理會她,輕輕彆開她的手,替她穿上了鞋子。

慕淺頓時更加心虛了。

一路被霍靳西牽著走出房間,下樓坐進車裡,這種心虛的感覺越來越盛。

眼見著車子緩緩駛出酒店,離他們準備要去的那家醫院不過十來分鐘的路程,慕淺終於忍不住開口道:“霍靳西,我未必就是有了,可能真的隻是內分泌紊亂而已。”

“嗯。”霍靳西隻淡淡應了一聲。

“那……”慕淺本來想讓他做好心理準備,彆到時候太過失望,可是轉頭看向他的時候,又實在是說不出口。

畢竟,這並非霍靳西一個人的期望,她也在暗自盼望能有奇蹟出現。

也許,她也可能幸運一次呢?

所以又何必這樣早早地澆滅他的希望?

想到這裡,慕淺抿了抿唇,也不再說什麼。

這樣的時刻,兩個人詭異地保持了沉默,一路看著車子默默前行。

司機也有些被這股氛圍嚇到,默默抹了一把冷汗,將方向盤掌得更穩。

直至車子緩緩駛入海城著名的私家醫院,慕淺心頭的緊張情緒更加強烈,甚至忍不住捏緊了手心。

霍靳西伸出手來握她的時候,隻握到一隻拳頭。

他這才轉頭看了她一眼,慕淺回過神來,迅速與他對視了一眼,故作輕鬆地嘿嘿一笑。

霍靳西卻冇有笑,隻是道:“走吧。”

他這個樣子,實在是有些過於嚴肅了,搞得慕淺愈發地心虛,卻也隻能硬著頭皮跟他下車。

私家醫院舒服而優越的環境、貼心細緻的服務原本是讓人安心的,可是此時此刻,慕淺卻完全體會不到這種舒適,哪怕護士一臉微笑,醫生也笑意溫和,她卻始終都緊繃著一張臉。

而原因麼,除了她自己的內心情緒,更多的還是受旁邊那人的影響——

從頭到尾霍靳西都繃著一張臉,她能不受影響嗎!

醫生和護士見的人雖然多,可是麵對著他們這樣的臉色,一時也難免有些忐忑。

帶著這樣的臉色來醫院,以至於醫生一時都有些遲疑,這結果到底該怎麼公佈?

前後不過短短十分鐘,檢查結果就已經送到了醫生手上,而對於慕淺而言,卻彷彿已經過了幾天一樣煎熬。

眼見著醫生打開檔案,慕淺忍不住深吸了口氣。

醫生聽到動靜,忍不住抬眼看向她,卻隻對上四隻漆黑的眼眸,全都一瞬不瞬地看著他。

醫生見狀,壓力頓時又大了幾分,低頭看過結果,猶豫片刻之後,才終於用儘量平靜的語調開口:“從結果看,霍太太……的確懷孕了。”

霍靳西:“……”

慕淺:“?”

眼見著兩個人這樣的反應,醫生連忙又低頭仔細看了一遍報告,才緩緩重複道:“霍太太……懷孕了。”

慕淺忽然蹭地一下就站了起來。

然而,就在她站起來的瞬間,霍靳西猛地伸出手來握住了她的手,沉聲說了句:“坐下。”

慕淺難得這樣聽話,竟然真的乖乖坐下了,隻是仍舊盯著醫生,好半天才憋出一句:“你確定?”

“我確定。”醫生有些艱難地點了點頭,彷彿下一刻,就會有一出家庭倫常慘劇在他眼前上演。

慕淺懵了。

她真的懵了。

她居然懷孕了。

她居然已經懷孕了。

而她竟然一無所知,竟然還每天纏著霍靳西,鬨著要給他生猴子。

她已經不是第一次當媽媽了,她卻怎麼還是這麼糊塗?

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之中無法自拔,卻聽霍靳西開口道:“接下來該做什麼檢查?”

醫生原本以為自己會看到什麼不幸的事情,冇想到霍靳西一開口卻是這麼問,他立刻回過神來,道:“接下來我會安排霍太太做個b超檢查,因為她也不記得自己的生理期,所以可以通過b超檢查確定懷孕時長,以及是否正常懷孕。”

“什麼叫是否正常懷孕?”霍靳西一字一句地開口問道。

“通過b超檢查可以看到寶寶的胎心胎芽,以及確定是否是宮外孕。”

“哦。”霍靳西應了一聲。

慕淺有些發懵地聽著霍靳西和醫生的對話,腦子原本是不怎麼轉的,卻莫名察覺到,霍靳西好像不太對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