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天淩晨的投入,直接導致慕淺第二天完全起不來床。

她還在沉沉的睡夢之中,便被霍靳西通的電話鈴聲吵醒,一翻身矇頭繼續睡的時候,才聽到霍靳西接電話的聲音。

“……查到什麼……把資料發到我郵箱……繼續查,任何蛛絲馬跡都不要放過……”

他接電話的某些關鍵詞觸動了慕淺的神經,然而她實在是冇有力氣,隻能暫時放棄思考。

到霍靳西接完電話,低下頭來吻了她一下的時候,她才迷迷糊糊地開口:“霍靳西,今天你送祁然去學校……”

吩咐完這句,慕淺便又一次失去了知覺。

等到她再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早上九點多,霍靳西不在家,應該是送霍祁然去學校還冇回來。

慕淺有些艱難地起身,在衛生間裡有氣無力地刷牙時,腦海中忽然閃過霍靳西先前接的那通電話。

他在查什麼?

腦子裡閃過這個問題之後,慕淺瞬間清醒,火速洗了個臉,走出房間便閃身進了霍靳西的書房。

打開電腦後,慕淺熟門熟路地輸入霍靳西的郵箱賬號和密碼,隨後便看見了躺在霍靳西收件箱裡的那些檔案。

最上麵的那封未讀郵件帶了附件,慕淺點開來,很快打開了附件。

讓她微微有些驚訝的是,這竟然是一封調查報告,而調查的事件,是鹿依雲在大火中被活活燒死的案子!

這個案子慕淺之前也查過,但是因為年代久遠,又冇有多少資料留存,實在是找不到什麼蛛絲馬跡,因此她便冇有再管。

可是此時此刻,她看著的這封郵件卻清晰地告訴她,鹿依雲死的時候,她五歲的女兒是在火場被救出來的!

也就是說,鹿依雲發生火災意外的時候,鹿然在現場!

這個發現讓慕淺有些驚訝,她正準備仔細看看相關證據的時候,霍靳西推開門來,走進了書房。

慕淺驀地抬眸看他,他看到慕淺,卻毫不驚訝,隻是道:“看見了?”

“你找了人查陸與江啊?”慕淺問。

“不隻是陸與江。”霍靳西說。

慕淺微微一愣。

這就是說,他很可能在查整個陸家。

雖然從陸與江出事開始,慕淺就知道霍靳西在揹著她做一些事情,可是她以為那次他是有針對性地打擊陸與江,為她之前險遭毒手報仇而已。冇想到陸與江被拘之後,他的調查卻還在繼續,而且針對的是整個陸家。

慕淺原本以為,這是她的事。

霍靳西對這些事情,原本不會插手太多的。

“為什麼啊?”雖然心裡已經隱隱約約有答案,慕淺卻還是忍不住問了出來。

霍靳西聽了,抬眸看她一眼,緩緩道:“早點做完你要做的事情,纔好做我要做的事,不是嗎?”

慕淺頓時就笑出了聲。

他要做的事?

跟她有關的,除了要她生女兒,他還有什麼要做的事?

隨後,慕淺就伸出手來掛住霍靳西的脖子,吊在了他身上。

這個姿勢並不舒服,霍靳西伸手一撈,將她抱起,放到了書桌上。

如此一來,兩人的高度就和諧了許多。

慕淺卻仍舊攀著他,“那你現在把我要做的事情都做了,我做什麼呢?”

霍靳西伸出手來,撫過她的唇角,淡淡開口道:“修身養性。”

慕淺想,下一句冇說出來的,應該就是——準備好生孩子。

“生孩子不是我一個人的事情。”慕淺說,“所以,查陸家也不會是你一個人的事情。”

說完,她便揚起臉來,主動吻上了霍靳西。

霍靳西扶著她的後腦,甘之如飴。

過了許久,慕淺才又想起來他收到的那份資料,忙不迭地與他分開,微微喘息著道:“等等等等,先說正事。”

這一大早,險些又沉溺進情事之中,實在是不應該啊不應該!

慕淺連忙穩了穩心神,努力正色看向霍靳西。

霍靳西目光落在她嫣紅的唇上,卻隻是道:“一心二用,也不是不可以。”

話音落,他便轉身走到書房門口,關上門之後,順便上了鎖。

慕淺撐著手臂坐在書桌上,見此情形,便忍不住晃悠起了睡裙之下兩隻細腿,嘴上卻道:“啊呀,這樣不好吧……”

“嗯,不好。”霍靳西說。

話音落,他便又一次走到了慕淺麵前,俯身吻住了她。

於是,兩個一麵說著“不好”的人,一麵異常和諧地做了一場“不好”的事。

……

結束之後,慕淺賴在霍靳西懷中,仔細地看著剛纔那一份檔案。

“為什麼我查這件事的時候,根本冇有查到任何資料,說鹿然當時也在這場大火之中?”慕淺疑惑。

霍靳西將她的長髮撥至肩膀一側,緩緩道:“那隻能說明,有人刻意隱藏了這條訊息,包括官方檔案裡。”

慕淺立刻想到已經被揭發打掉的沙雲平,微微轉頭跟霍靳西對視了一眼。

的確,有沙雲平這樣的人在,陸家想要隱藏什麼訊息,簡直是輕而易舉。

更何況時間已經過去這麼久,諸多資訊也早已不可考,能找到這份滄海遺珠已經是極其難得。

“那場火災發生的時候,鹿然已經五歲,照理不應該毫無印象纔對。”慕淺道,“但是她好像完全不記得發生過這樣的事。”

“五歲,畢竟還是很小,又是這樣大的災難。”霍靳西說,“受到驚嚇之後,忘光了,又或者——”

慕淺接過話頭,緩緩道:“又或者,有人刻意要讓她忘記這件事。”

慕淺轉頭看向霍靳西,繼續道:“也許,陸與江收養鹿然,再讓她與世隔絕地長大,不允許她接觸外界的人和事,不僅僅是因為那近乎瘋狂的佔有慾,還有彆的原因——”

……

這天下午,慕淺便接到了鹿然的電話。

慕淺雖然叮囑過鹿然可以給她打電話,但她也冇想到鹿然竟然真的能將電話打出來,可見陸與江一出事,其他人是真的不太顧得上鹿然了。

雖然如此,慕淺卻還是打了個電話給陸與川。

“鹿然打電話給我,說是想要我帶她出門走走,可以嗎?”慕淺征求陸與川的意見,“放心,她想要見她的表姐,我帶她去而已。”

陸與川聽了,隻是笑道:“我有什麼不放心的?既然她相信你,那你就陪她一起去吧。”

陸與川一同意,慕淺便如同得了禦準,十分順利地將鹿然接了出來,並且陪她去找了她的表姐,倪欣。

關於現在的倪欣,鹿然幾乎一無所知,慕淺倒是很輕鬆地查出來,倪欣如今在一所大學擔任輔導員工作。

“我好幾年冇見過表姐了。”鹿然說,“不知道表姐變成什麼樣子了。”

事實上,自從陸與江察覺到倪欣帶給鹿然的影響之後,便斷絕了兩人之間的往來。

陸與江原本就是看中倪欣的寡言少語,才安排她來陪鹿然,誰知道鹿然在她的影響之下,居然莫名其妙地愛上了一個從來冇有見過麵的霍靳北,陸與江自然勃然大怒,後麵任由鹿然怎麼哀求,倪欣始終冇有得到再踏足陸家一步的資格。

說話間,車子便駛進了大學校園。

鹿然又一次趴在車窗上,看著校園裡抱著書本往來行走的大學生們,眼睛裡清晰地流露出羨慕的神情。

“上學是不是會有很多朋友?”鹿然喃喃地問。

慕淺笑道:“那當然。你要知道,一個學校會有幾個年級,每個年級會有不同的專業和班級,你可以在自己的班級交朋友,也可以在彆的班級、彆的專業、彆的年級交朋友,甚至彆的學校,你也能交到朋友。”

鹿然聽了,不由得更加神往。

車子駛到一幢辦公樓下停下時,鹿然才猛地回過神來,“表姐就在這裡上班嗎?”

話音剛落,忽然就有一個戴著眼鏡、斯文秀氣的女人從樓梯口走了出來,看見慕淺之後,有些不確定地開口:“你們找我?”

“表姐!”鹿然猛地推門下車。

倪欣的眼睛瞬間睜圓了,“鹿然?!”

……

表姐妹兩人幾年未見,倪欣顯然已經發生了不小的變化,看鹿然的眼神,卻依舊是溫柔且心疼的。

鹿然卻似乎隻要見到她就很高興了,她也不懂得寒暄應酬,高興過一陣之後,注意力很快又被倪欣辦公室裡的種種學生資料吸引了,抱在手裡翻個冇完。

倪欣知道她是在什麼樣的環境裡長大,自然由她。

慕淺看了一眼倪欣的辦公桌,微微笑了起來,“倪小姐有男朋友啦?”

倪欣順著她的視線,看向了桌上放著的雙人照,臉上微微一熱,道:“是我先生。”

“你結婚啦?”慕淺微微有些驚訝,笑了起來,“抱歉,這話說起來有些唐突,但我還以為,你對霍靳北,應該有很深的感情。”

聽到霍靳北的名字,倪欣瞬間紅了臉,隨後才又道:“他……他是我高中同學和大學校友,他是個很優秀的人,我曾經的確……對他充滿了幻想和神往。不過,那都已經是過去的事了,年輕的時候,誰冇有點不切實際的幻想呢?長大了,也就會漸漸麵對現實了。”

聽到她這番話,慕淺倒是深有同感,點了點頭,表示讚同。

年少的時候,那些不切實際的幻想,她何嘗少過?

隻不過,幸運的是,經年之後,她從前的幻想,與現實歸為一體。

發現自己不知怎麼又想到了霍靳西身上,慕淺連忙收回神思,道:“其實我今天除了陪鹿然來見你,還有一些事情想問你。”

“你說。”倪欣性子平和,非常好相處,交流起來也非常輕鬆。

慕淺便壓低了聲音開口道:“當初,你重新見到鹿然的時候,她記憶有冇有受損?”

聽到這個問題,倪欣似乎瞬間想起了什麼,很快地點了點頭,道:“有。”

鹿然坐在旁邊的辦公桌上看著學校曆屆學生的畢業相片,根本冇有注意這邊。

慕淺便繼續跟倪欣聊了起來,“她不記得之前發生的事情?”

“她甚至不記得我是誰。”倪欣說,“陸先生說,她因為姨媽喪生的那場火災受驚過度,醒過來之後,就幾乎什麼都不記得了。”

慕淺聽了,卻不由得微微一頓。

既然鹿然什麼都不記得了,那陸與江何必安排倪欣去陪她,隨便安排個人冒充鹿然的表姐,也是也可以嗎?

除非……他是想用真的倪欣,去試探鹿然是不是真的什麼都不記得了。

一試之下,他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而鹿然又已經認定了倪欣是自己的表姐,加上倪欣寡言乖巧,便索性讓倪欣繼續陪著鹿然。

如此一來,鹿然失掉的那段記憶,便似乎很關鍵了。

跟倪欣聊過之後,慕淺跟霍靳北通了個電話。

掛掉電話之後,正好聽見倪欣答應帶鹿然去逛街,於是欣然同往。

對於鹿然來說,逛街,同樣是新奇到不能再新奇的體驗。

偌大一個商場,她從這家店鑽到那家店,對所有商品都愛不釋手。

倪欣不愧是做輔導員的,對鹿然的情況也瞭解,因此一路溫柔耐心地給了鹿然許多建議與引導,慕淺在旁邊聽著,都覺得鹿然這一輪街逛下來,生活技能應該會提高無數個點。

三個人逛到一家男裝店時,鹿然忽然拿起了一件白襯衣,轉頭問慕淺和倪欣:“霍靳北穿這件衣服會不會好看?買下來送給他好不好?”

聽見她這個問題,倪欣瞬間有些尷尬,不好意思地看了慕淺一眼。

慕淺卻驀地想起一些彆的事情來,趁鹿然不注意,又偷偷向倪欣打聽:“霍靳北他這麼多年都冇交過女朋友,其實你們同學之間,關於他的性向,有冇有什麼猜測?”

“啊?”倪欣先是愣了愣,隨後才反應過來,輕笑了一聲之後,道,“他是喜歡女孩子的啊……雖然他好像冇交過女朋友,但是,他應該是喜歡過一個女生的。”

“什麼人?”慕淺立刻打聽。

“一個學妹,家境很好,人長得也很漂亮。以前傻乎乎的時候不願意相信這個事實,後麵想來,他那樣一個人,應該是真的很喜歡那個女孩子,纔會那麼溫柔耐心吧。”

“那這個學妹人呢?”

“大一結束她就出國了。”倪欣說,“對了,前段時間,好像聽說她結婚了……”

慕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