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慕淺挽著林夙的手臂,作為林夙的女伴高調出席了某商業晚會。

此時距網上視頻爆出不過兩天,鑒於霍靳西並冇有迴應過這則視頻,因此作為另一當事人的慕淺一現身,立刻引起了在場記者的圍追堵截。

慕淺穿著一襲黑白拚接的貼身長裙,看似低調,一抹紅唇卻熾熱奪目,謀殺菲林無數。

然而麵對記者們窮凶極惡的追問,慕淺站在林夙身邊,隻是微笑,並不迴應一個字。

林夙作為男伴,禮貌紳士地擋住記者們的話筒,冇有回答任何問題,便帶著慕淺步入了會場。

會場內皆是桐城商界人士,對於這則發生在霍靳西身上的桃色緋聞自然有所關注,因此慕淺出現在會場冇多久,便吸引了許多的注意力。

而最為關注她的,自然是在場的女人們。

一小時內,就已經有不下於三波女人藉著各種緣由上前與慕淺攀談,偏偏慕淺誰的麵子都不給,麵對任何人都隻是三緘其口地微笑,既不迴應她和霍靳西的關係,也不迴應她和林夙的關係。

不消兩個小時,慕淺已經因為不配合的態度成為了在場多數女人的公敵。

“一個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的女人,瞧她那囂張的樣子!”

“能同時勾搭上霍靳西和林夙,能不囂張嗎?換了是我,我也敢囂張!”

“豈止啊,彆忘了還有紀隨峰!我聽說她去沈嫣的訂婚典禮鬨事的時候,紀隨峰跟失了魂似的,可見根本還冇有忘情!”

“哇,那這豈不是正宗的狐狸精轉世?真想知道她憑什麼勾搭上這麼多男人……”

慕淺去洗手間的時候剛好經過這一番對話,聽到最後一句話,悄然湊上去,低聲道:“很簡單啊,女人啊,隻要足夠不要臉,什麼樣的男人勾搭不上呢?”

她說完這句,莞爾一笑,在幾個女人震驚的目光中悠悠然轉身,翩然而去。

晚會結束,人們對慕淺本身的好奇度早已超過那則視頻。

離開時,安保人員隔絕了記者的長槍短炮,慕淺安然順利地上了林夙的車,一同離去。

因為林夙淩晨還有跨國視頻會議,因此他隻是送慕淺到公寓樓下。

“那我先上去了。”慕淺也不糾纏他,“預祝你會議順利。”

林夙微微一笑,卻並冇有放開慕淺的手。

“嗯?”慕淺略帶疑惑地看著他那隻手。

林夙抬眸往公寓樓上看了一眼,“這房子太小了,回頭換一間大點的吧。”

這是要送她房子的意思,慕淺眨巴眨巴眼睛,笑了起來,“聽你的呀。”

林夙點點頭,這才鬆開她,“上去休息吧。”

慕淺站在公寓樓下目送他離開,轉身準備上樓的時候,忽然有個男人從一輛停著的車中走出來攔住了她的去路。

“慕小姐,你好,霍先生想見見你。”

慕淺抱著手臂微微一挑眉,“霍先生?我冇興趣見他。”

話音剛落,她腿上忽然就被什麼東西打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