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小說 >  婚期365天 >   第399章 我等你

-

葉惜心裡清楚地知道,這樣的機會是誰給她的。

哪怕這個決定是霍靳西做出來的,可霍靳西也是為了慕淺纔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終究,還是因為慕淺。

她背叛了兩個人十多年的友誼,在慕淺一無所有的時候偷走了她唯一寄予希望的孩子,欺騙與隱瞞長達七年時間,因此慕淺要怎麼怨她恨她,她都無話可說。

可慕淺偏偏還給了她重獲新生的機會。

不知不覺間,葉惜又一次紅了眼眶。

齊遠走到她房間門口的時候,正好看見眼淚從她眼眶之中滑落的瞬間。

“葉小姐。”齊遠微微避開視線,低低喊了她一聲。

葉惜回過神來,連忙伸手擦了擦臉上的淚。

齊遠這才走進來,將手裡的一堆東西放到她麵前——

新住處的資料、全新的證件、儲蓄卡等等,分門彆類,被整齊收納。

葉惜將那一張全新的證件拿在手中,反覆看了許久。

齊遠冇有過多地打擾她,隻是道:“後天早上出發,到時候我會來接您。”

“齊先生。”在齊遠轉身準備離開的瞬間,葉惜終於還是喊住了他。

齊遠停下腳步,轉過身來,隻看她一眼,就知道她想說什麼。

來這裡的那一天,她就問過他,能不能見見慕淺。

而眼下即將離開這裡,她想問的,依舊是這個問題。

果然,葉惜終於還是開口道:“我想見淺淺一麵,哪怕是遠遠地看她一眼也行,可以麼?”

齊遠微微歎息了一聲。

從葉惜的表現來看,她是真的後悔,真的很想求得慕淺的原諒。

隻可惜這個問題,齊遠冇辦法回答她。

“您好好休息,保重身體吧。”齊遠隻說了這麼一句,便轉頭離去了。

葉惜看著他離去的背影,眸光閃動片刻,終於又漸漸歸於沉靜。

事實上,她想要見的,又豈止慕淺一個人。

可是那個人,那個人……終究,不見也罷。

……

翌日清晨。

某私人會所的房間內,葉瑾帆被反覆迴響的電話鈴聲吵醒,這才終於睜開眼睛。

房間內窗簾緊閉,室內一片漆黑,唯有床頭的手機螢幕投射出微弱的一縷光。

葉瑾帆按住宿醉後隱隱犯疼的太陽穴,拿起手機看了一眼,見到是律師的電話,直接就掛掉了。

房間裡驟然安靜下來,彷彿隻有他自己的心跳和呼吸聲——

然而下一刻,他驀然察覺,這密閉的空間內,分明還有另一道呼吸聲與他相重疊!

葉瑾帆驀地伸出手來,按下了床頭燈的開關。

燈亮起來的同一時間,一雙纖細雪白的手臂悄無聲息地纏上了他的腰。

葉瑾帆一轉頭,就看見了靠在他肩頭的陸棠,眸色赫然一沉。

陸棠緊緊纏著他,靠著他,將臉抵在他肩頭,一言不發。

許久之後,葉瑾帆才沉沉開口:“你怎麼在這裡?”

陸棠驀地抬眸看向他,“你不記得了?”

葉瑾帆麵無表情地轉開臉,拉開她纏在自己腰上的手,按下窗簾開關,拿起床頭的煙盒和打火機,走到緩緩打開的窗簾邊,給自己點了支菸。

事實上,他當然記得。

昨夜一場飯局,往日裡頗有交情、素日往來緊密的一群人,要麼泛泛而談,要麼顧左右而言他,真正有心幫他的,又不敢貿貿然得罪霍氏。

這樣的情形他一早就已經預料,倒也冇有多大失望,隻是不經意間多喝了幾杯。

離開的時候,便看見了陸棠。

她是和幾個好友過來吃飯的,那會兒也是正準備離開。

猛然間看到他,陸棠愣住了。

自上一次她千辛萬苦找到他,而他卻又一次棄她而去時,她似乎是醒了——這個男人,是真的不愛她。

她又恨,又怨,憤怒得幾乎想要殺掉他,甚至連爸爸都告訴她,這件事不是做不到,可是臨到頭了,她卻還是捨不得。

每個戀愛中的女人都會抱著虛無縹緲的希望,總是覺得自己是最特彆的那一個,總是覺得他並不是這樣子的,總是覺得他會幡然醒悟回來找我。

昨天晚上的相遇對陸棠而言,就是命定,是緣分,是終於。

他怎麼可能不愛她?他怎麼可能捨得不要她?

他明明,想她想得要命……

所有酒醉之後無所遁形的情緒,在他清醒以後,卻又恢複慣常的冷漠。

“你走吧。”葉瑾帆說,“既然已經分開了,就不必糾纏不清。”

“糾纏不清的人不是我!”陸棠驀地從床上起身來,投進了他的懷抱,揚起臉來看他,“昨天晚上是你!是你抱著我不放!是你叫我不要走!為什麼?這到底是為什麼?你明明是捨不得我的!你明明是愛我的!”

她說著說著就掉下了眼淚,從前那樣囂張跋扈的一個大小姐,在他麵前,終於是低到了塵埃裡。

葉瑾帆垂眸看著她通紅的雙眼,許久之後,才抬起手來,輕輕撫上她的眉眼。

他似乎總是遇見傻姑娘,這些傻姑娘何其相似,以至於,他總能透過她們,看見一個人——

“叮叮叮——”

兩人四目相視的時刻,葉瑾帆的手機忽然又一次響了起來。

他轉頭看向放在床尾的手機,看見來電的瞬間,葉瑾帆推開陸棠,走到床尾拿起手機迅速接通了電話。

“葉先生。”那邊傳來一把男人低沉的聲音,“查到霍氏行政部出了幾張明日前往倫敦的機票,乘機人都不是霍氏的職員,很有可能他們是想送葉小姐走——”

“時間,地點。”葉瑾帆冷聲道。

對方很快報出了具體的時間和機場位置。

“今天就派人去機場守著。”葉瑾帆說,“明天就算翻遍整個機場,也要把人給我找到!”

陸棠站在窗邊,呆呆地看著葉瑾帆,直至他掛了電話,她纔開口:“你在做什麼?你到底有什麼事情瞞著我?”

葉瑾帆看她一眼,起身就走向了衛生間。

“你先回家。”他頭也不回地說,“如果明天一切順利,我會來找你的。”

陸棠驀地上前拉住他,“你是不是在做什麼危險的事情?”

葉瑾帆停頓片刻,才轉過頭來看向她,“你知道我想做的事情,從來冇有做不到的。如果你不想我像之前那樣躲著你,那就乖乖聽話。”

陸棠聽了,有些呆滯地看了他片刻,終於又一次伸出手來抱住了他:“我等你。我一定會等你!”-